[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光诚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白丁
(博讯2006年07月03日发表)

    戏演到这里,是一个中场休息,不该抓的抓了,不该打的也打了。动嘴皮子的说了他们要说的,而且几近无话可说,动手的已经大打出手,也完成了逮捕的法律手续,并暗示,还要开杀戒。
    
     因为饱看世间的坎坷和悲惨,人性的反复和挣扎常常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所以每每看正在上演的悲喜剧时,慢慢地见怪不怪,少情寡义。中场的时候,实在希望能够有个地方,忘记这些起伏跌宕的故事,换个一身轻松,嬉戏调侃的场景。可是那里去找一个休憩舒心的地方呢? (博讯 boxun.com)

    
    打开网络,中文的讯息无非三个字,“权”、“财”、“性”。在君王时代,想要成为有话语权的人,就必须掌握统治的权力,科举为官,官场倾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为奴甚至为阶下囚。不过按着统治者的标准,忠孝的美名和出众的学识仍然可以得到一官半职,因此人们那时也追名,求学,这样可以到“权”力市场里买卖交换。可是伟大的共产党在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后,一朝实权在握,一次又一次给人贴标签,把人群按比例划出恶名昭著的人,进而消灭。于是那个年代,为了一个阶级名分,多少良家妇女下嫁贫农,以求平安。就连好总理,癌症手术前还要为“伍豪”事件高声喊冤,可见“名声”在那个年代是立足的根本。所以江青为三十年代的风流往事,不惜杀人灭口,身手不凡。那时候“财”、“性”倒成了洪水猛兽,唯独有“权”力中人方能享受。
    
    不过这污水泼来泼去,到了最后,大家发现大家都很脏,不但自己原本内心不纯,而且为保存自己,顺从上意消灭敌人,用了很多古训上不齿的作法,令大家都觉得心理负担过重。可能是为毛主席的指令,当年表现太积极,邓老不愿在毛祖宗身上泼污水,为自己留一些面子,又可以以受害人的身份面对满心疮痍的人。但是人们不再狂热地追求统治者要的“名声”,而是想实实在在地过日子。于是80年代允许人们求财,积财,甚至巧取豪夺。89年怀有毛时代理想革命主义遗风的民众要与统治者分权时,又被泼了一身“反革命暴乱”的污水。踏入90年代,官方对性交易明处喊打,暗中放任,因为只要民众对“财”对“性”的迷思,才能削弱人们对“权”的要求和渴望。终于达到目前的局面,党人拜“权”为偶像,国人拜“财”“性”为至尊。
    
    面对如此价值观,奢谈人权,公平,正直,岂非贻笑大方。看见京城五杰穿着陈光诚像的衣衫,走上街头,仿佛当年挪亚在山上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建造巨船,因为及其的罕见及怪诞,令人不解。但是在永恒的上帝那里,他明白光诚的价值,他了解光诚的未来,正像他知道挪亚造船一百多年后的惊涛骇浪,能把邪恶诡诈的人一同卷去,还世界一片光明的土地。
    
    中场休息,让我整理思绪,明白更多。独行者,他独行是为了见证自己心中不灭的光明,他可以不为众人的丑陋而动摇,更不为逼迫者的残忍而退缩。个人的身躯何等渺小,不足与人潮对抗,但是在上帝的眼中,却是一颗明亮的晨星,投入更宽广、更自由的世界中去。
    
    劝光诚这出戏的老大,不要在这件案子上创出个世界纪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7/2006070310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