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楚一杵: 陈光诚事件与越来越黑社会化中国
(博讯2006年06月29日发表)

    
    
     作者楚一杵 (博讯 boxun.com)

    
    6 月11日,山东警方正式宣布对陈光诚进行刑事拘留。陈光诚的母亲带着陈光诚的儿子上京,准备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陈母妇孺两人被临沂地方当局强制押回原地,并且一直受到软禁。6月20日,由北京多名律师组成的辩护团第一批成员李劲松、张立辉、李苏宾律师抵达临沂,按计划前去陈光诚家里的李劲松、李苏宾律师下午2点到达陈光诚家村口,刚刚下车,便遭到20多名“不明身份者”的围殴,将二人推搡进车内。第二批律师团成员程海、孟宪明律师等人坐车前往看守所,欲与因陈光诚事件遭关押的村民见面,但警方未予安排。途中,十几个不明身份者,以“刮了他们的车、撞了他们的人”为名,堵住李律师的车,对三名律师推搡、厮打。晚上10点左右,不了了之。程律师等人无奈准备返回宾馆,走到刑警大队大队长的办公室门前,还没下刑警大队的二楼,拥上来一伙人,一部分人将还没走出房间的两名律师和警察隔在办公室里,另一部分人将程律师围在走廊里,夺走了他的照相机,拿出储卡,并将照相机摔坏。返回到宾馆已经是半夜12点左右,这伙人再次闯进了程律师等人的房间吵闹,拔掉了电话线。23早日早晨,刚刚走出宾馆的程海、孟宪明律师,再次被昨日十几名壮汉围住,声称程律师拍了他们的照片。程律师说:“像机被你们摔坏,东西被你们抢走,哪还有照片?” 但对方挡住两位律师的去路,不停地推搡、抓打两位律师,程律师的手被打青……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一幕就发生在高扬“以法治国”的中国大陆,就发生在自我标榜“三个代表”的中共眼皮底下。
    
    律师的天职是依法协助当事人进行诉讼,出庭辩护,是处理有关法律事务的专业人员,他们的权力是一个国家法律赋予的,是国家和人民给予的。在他们的权力范围内,任何人都无权干预他们依法办事。临沂当局阻止律师的行为说明了什么?这些干扰、阻止、甚至殴打李劲松、张立辉、李苏宾等律师进行调查的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拼命阻挠?说穿了一句话:他们怕律师将陈光诚维权行动的更多内幕曝光,他们阻挠律师进行调查,就象另立山头的匪寇一样霸道,就象二十世纪初上海滩的黑社会组织一样恐怖,就象占山为王的虎豹一样穷凶极恶,弱肉强食。
    
    江泽民执政以来,当权者以经济利益赎买政治权力的路线方针,导致了从上到下的官权更加贪婪,他们肆无忌惮地掠夺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他们穷凶极恶地侵吞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资源,他们蝗虫般凶猛地抢夺工人的工厂、农民的田园。由于掠夺与侵占,中国社会矛盾急化,草根阶层的呐喊也更为强烈,导致中国社会进入暴力浪潮的边沿。
    
    官商集团越来越对他们非法得来的财富与资源喘喘不安,越来越需要“强大力量”的保护,而这股“强大力量”就是应运而生的、不断膨胀的、大有市场的黑社会组织。正象刘晓波所指出的:贪婪使人变得不可理喻,走向贪婪的权力尤其疯狂,而邪恶的制度却让权力疯狂畅通无阻。地方官员的无法无天、滥用权力、穷凶极恶,得到了来自独裁兼黑箱的制度的保护、甚至鼓励。所以,极端贪婪且无法无天的官权已经使中国进入最为可怕的状态——官匪一家。黑社会以贿赂收买官府,官府利用黑道力量摆平麻烦。公权力变成私权力,官府也必然变成黑社会,意味中国已经步入末世的分裂和疯狂。
    甘地、杨建利都是非暴力的积极倡导者,他们不希望看到暴力,不愿意看到血腥,杨建利曾经说过:“在中国的民主化变革中,如何避免走入恶性循环的轨道?答案取决于中共,也取决于我们。任何一个暴政都随时制造著仇恨、随地埋下下一轮恶性循环的种子。等仇恨积压突破极限,爆发革命,替代暴政的往往是充满复仇的暴民政治或新一轮的暴政。因此,仍然实行高压统治的中共,只有逐步放弃一党专制,改善人权状况,才能化解四十余年来所制造的仇恨,才能避免统治集团的个人被‘铲除’。”但是,他的善良愿望不能唤醒当权者的麻木与冷漠,临沂地区地方官权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们,他们寄希望于拳头保护他们的特权,他们依赖黑社会组织维护不合理的地方社会秩序。他们不停地使用暴力,不间断地调动中国人之 “恶”——黑社会力量来干扰法制秩序正常执行。他们嘴上喊着依法治国,然而又使用粗暴的、非法的手段阻止执行法制的法律工作者,这种做法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他们超越法制,所以,痛恨拿法制标准来衡量、检验他们行为准则的律师,他们要以他们的黑恶方式“治理”自己的地盘,在他们的地盘上,他们就代表法制,他们就是具有特色的中共制度的执行者。
    入选《时代杂志》 2006年百人榜“最具影响力人士之一”的光明之子陈光诚是新时代的英雄,他的维权举动感动中国,也感动世界。他的一切行动,都是理性的,他是非暴力维权运动的播弄者,然而可悲的是,他已经被中国地方当局限制自由一年多了。他是用中共的法制制度再回过头来检验操作法制体系的行动者而已,用过去的说法:用你的矛、刺你的盾。结果这个法制是漏洞百出。这说明,中共地方势力不仅不要法制,而且不要正义。从陈光诚一次次受暴力阻挠、殴打,到现在律师被阻挠、殴打,十分清楚地表明,中国的法制秩序,是建立在天边上的海市蜃楼。
    
    从维权律师郑恩宠揭露不法商人周正毅勾结上海官方徇私枉法、严重侵害民众权益,到三峡移民维权人士傅先财坚持不懈地揭露三峡移民的种种黑恶,5月19日接受了德国记者的采访受到警察的威吓、在公安局接受恐吓与威胁回家的路上遭 “不明身份”的人重器袭击,倒致瘫痪,因为上访而一穷二白的傅先财在医院里拿不出钱来做手术,德国政府为傅先财垫付了6万元的手术费才得以治疗;从失去工厂的工人、失去田园的农民上访北京的维权行动一次次被当地地方政府粗暴地截访、打骂甚至关押、劳教,到今天围攻、阻挠、殴打调查陈光诚案件的律师。这一桩桩、一件件用暴力、用恶毒的手段对付非暴力的行为说明,是中共当权者对地方诸候恶行的放纵造成的,他们对于膨胀的地方黑恶势力要么是鞭长莫及,要么是睁只眼闭只眼。另一方面,不想用文明来说服自己的人民,更不想真正地用法制来保卫社会的稳定。
    
    黑人人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曾说:“我们有道德的责任服从正义的法律。另一方面,我们有道德的责任不服从不正义的法律。因为不与恶为伍是一种道德责任,正如与善相谋。”我们人民的律师李劲松、张立辉、李苏宾等人“有道德的责任”去维护陈光诚的权利,他们做到了不“与恶为伍”,但是,豺狼当道,安问狐狸?地方官权偏偏要借助黑社会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并且表现得理直气壮。
    
    一个放纵黑社会组织猖厥横行的社会秩序,只能将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引向更大的灾难之中,而始作俑者是中共当权者。正象张伟国先生的一针见血指出的:中共为了维护一党专政的既得利益,宁要“黑社会化”也不要“颜色革命”!
    
    2006-6-25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903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