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朴:谣言损害不了张戎的《毛传》
(博讯2006年06月29日发表)

    《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中文版的出版,在臺灣一波三折,至今書都不能與讀者見面。由於我一直在協助作者張戎與哈利戴翻譯和整理中文版,成了這場風波的見證人。
    
     自去年7月作者與遠流出版公司簽約以來,雙方合作本來很順利。今年3月27日,遠流還在《中國時報》上宣佈此書“五月正式在臺上市”。但剛過20天,遠流老闆王榮文卻單方面解約。 (博讯 boxun.com)

    
     王榮文的解約與胡宗南之子、臺灣前國安局第一副局長、現駐新加坡代表胡為真的施壓有直接關係。張戎在書中披露了她的多年研究結果:胡宗南有可能是“紅色代理人”。据王榮文3月30日給張戎的傳真,3月28日胡為真來見,“他[胡為真]口罵混蛋,直説不能接受。他說,‘為了維護父親名節,什麽事都可以做!’‘出版前我們是朋友,書出版後你是共犯。’”王榮文還寫道:“為了使當事人的子女不爲此‘抓狂’,我不得不建議你[張戎]放棄在第29章寫胡宗南將軍。”就在這封親筆傳真裏,王榮文第一次提出:“我恐怕不得不放棄出版《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
    
     那些想阻止這本書在臺灣出版的人,沒有停止活動。他們連發行商也不放過。據悉臺灣一家出版社曾詢問某書籍發行商,該發行商說,他們早就接到警告,所以不會發行張戎的書。
    
     考慮到王榮文所受到的壓力,張戎對他在解約後為自己辯解時,所說的一系列傷害張戎和《毛》書的話,都給以原諒。但《蘋果日報》5月22日報導的“遠流人員”的言論,使她忍無可忍。報導說:‘遠流人員透露,中研院近代史所所長陳永發與張戎溝通中提出許多質疑,讓張戎“招架不住”。張戎還對陳永發說:“這只是一本小説,何必當真。”’
    
     這完全是子虛烏有,造謠誣衊。張戎已經跟陳永發教授聯係上了,陳教授在電話裏明確否認曾發生過這樣的事,特別強調他從未聼張戎說過這句話。作爲張戎的前中文出版社,遠流散佈這樣的謠言,對張戎的書的可信度,以及對張戎本人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損害。張戎與哈利戴已經給王榮文寫信,要求“遠流人員”立即登報辟謠、道歉。張戎與哈利戴保留進一步採取法律行動,要求經濟賠償的權利。
    
     根據《蘋果日報》的這篇報導,胡為真在臺灣的代言人叫李永中,據稱是“軍史專家”。他聲稱張戎的書謬誤甚多,“騙騙外國人還行”。他擧的例子是:張戎書中引述了與當年胡宗南部下徐枕的電話訪談,但“徐枕是個聾子,怎麽講電話。”
    
     事實上,張戎的筆下,沒有一個字涉及她對徐枕的“電話訪談”,徐枕也不在書中多達數百位的被採訪人名單上。李永中是在憑空捏造。
    
     張戎的確與徐枕先生通過一次電話,這在徐枕最近的文章[讀張戎所著《毛澤東傳》稿有感]中明白寫著:張戎1993年在臺灣宣傳她的《鴻》書時,曾與徐枕通電話,兩人當時的談話内容,以及談了多長時間。十多年前的徐枕是聾子嗎?怎麽不僅通了電話還能記住交談内容?李永中急於想證明張戎的書不可信,只是這盆髒水最終潑到他自己身上。
    
     在同一篇報導中,還提到香港傳記作家胡志偉的話。此人聲稱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向他否認曾對張戎說過:蔣介石在晚年“對黃埔軍校的人都不願談起”。張戎在書中引用過這句話。當年張戎在採訪郝柏村時,曾經郝先生同意做了錄音,由我逐字抄寫謄清。這次我們又做了核對,確認是原話。
    
     張戎的寫作宗旨是“言必有據”。她在書中引用的被採訪人的話,全部根據錄音,而每次錄音都獲得對方的同意。她的所有引文都有出處,沒有一個字是凴想象。她对资料来源都有详细注释。李永中不是說在張戎的書中,除胡宗南部分外,他至少可點出1200処以上的錯誤嗎?請李先生以“軍史專家”應有的職業道德,一一舉出。只是千萬別再拿“徐枕耳聾”式的杜撰來充數,以免貽笑大方。
    
     爲了不使“謬誤”流傳,我願意與李專家對陣,在任何一家報紙、雜誌或網路上,共同討論張戎的《毛傳》。我等待著李先生回應。我的電郵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901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