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博讯2006年06月27日发表)

    
    朱虞夫是一九七九年民主墙时期就参于民主运动的民运老战士,他是一位激情洋溢的诗人和艺术家,虽然他一直处在底层,也没有受过科班教育,但是他的艺术才气,是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都有深刻感受的。也由着他的诗情艺才,使他天生和他所处的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他可以说也是一个天生的叛逆者。他这样的性格使他在这个制度中吃尽了苦头,但是他始终对自由怀有不渝的爱和为自由而战斗的勇气,他参加民主运动可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
     从民主墙开始他就成了公安局榜上有名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也受到监视,每有政治上的风吹草动,他都会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一九九九年他和一批浙江的民运人士组建民主党,虽然以完全公开的形式,在宪法所允许之内申请组党,但还是被杭州公安部门以“颠覆罪”判刑七年。七年对于在监狱外的人来说,可能是一晃而过,但对于狱中的人来说,却是度日如年,凭他的性格,在狱中一定吃尽了苦头,但是七年总有一个盼头,二千五百多天的日子不好过,但有娇妻爱子等待着他,他总能将日子熬过去。但却没想到当局竟然到时不放人,余下的日子让他怎么过?法院方面称,有关刑期还有三个月,要到九月十五日才放人。杭州中院所说的九月十五日是朱虞夫被正式逮捕转起诉的日期,朱虞夫实际上在九九年六月十六日已被羁押。按照刑法规定,有期徒刑执行前,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天。因此,朱虞夫应该在今年六月十六日,也就是上星期一就被释放。 在凄风苦雨中苦苦等待了七年的妻子却不能与丈夫团聚,对于她的打击是如何之大,万般无奈之下,他的妻子就此提出抗议。他的妻子姜杭莉是一位性情非常温和的女子,为了丈夫搞民运,从结婚那天起,可以说没有过上一天安宁的好日子,但是她仍然默默地支持着丈夫的事业,她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性,但更美丽的是她的品性,她品性的美丽可以和十二月社会党人的妻子媲美。面对这样一位女姓,当局方面没有一点恻隐之心,竞无赖地答覆说,没有证据显示朱虞夫在九九年六月十九日至九月十五日这三个月里失去自由。判七年当局一句话,再关三年当然也是一句话,面对强权一个弱女子又能怎样,再关三个月,但对于狱中的朱虞夫,狱外的妻女,是何等样的残酷。 (博讯 boxun.com)

     七年加三个月是朱虞夫为自由付出的代价,朱虞夫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就读着贝多菲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读这首诗的人千千万万,但能象他这样,读诗而身体力行者却是凤毛麟角,而朱虞夫就是在诗意中承受苦难担当道义的人。朱虞夫处在江浙,也非民运之星,他和江浙和地方上的民运人士一样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较少,因此,他们所受中共的迫害也更为深重。希望国际社会通过朱虞夫刑期被无端延期事件,给于地方民运人士更多的关怀,给中共当局加大压力,让他们早日出狱与家人团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714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