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曾宁
(博讯2006年06月24日发表)

    曾宁更多文章请看曾宁专栏

    谁,会把“文革”当作“伟大的革命”、“人民的解放”、“国家的梦想”、“民族的光荣”。

     面对“文革”,一个没有“犯罪感”、“罪恶感”的国家、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前途的国家、民族。 (博讯 boxun.com)

    革命,是指历史的巨大进步,而不是相反。倒退,则是历史的反动或反革命。革命或反革命的标准,只能是历史的进步或倒退。

    在中国,革命名义下的反革命,数不胜数、周而复始,中国历史也就原地踏步、或绕圈反复。这是由于作为母体的民族文化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孕育而出。中国文化一开始就认为“人”可以成为“完人、圣人”,既然,人可以成为“完人、圣人”,那么,成为“完人、圣人”就成为最高目的,而怎样成为“完人、圣人”则不过是助纣为虐的手段,此为中国文化的先天不足。须知,人是有局限性的,人性是有缺陷的,因此人类需要普遍的宗教信仰,秩序制度之下并无尊卑贵贱。中国文化之后在漫长的演化进程中,终于走上了专制主义文化的颠峰,“存天理、灭人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毛泽东思想一句顶一万句”,“毛主席就是人民的大救星、不落的红太阳”,民族精神的脊梁被彻底的砸断,也就势所必然,此为中国文化的后天失调。

    笔者依稀记得“文革”中有这样的歌词:“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长、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这算什么?多么生动的词汇、撼人心魄的语言,就像辽阔宇宙间美妙的天籁,让人中邪、使人灵魂出窍,除了让人只想砸烂万恶的旧世界,就是使人只想为了空想不顾一切、仿佛人间天堂就在眼前。

    空想,这是人类世界最大的一贴精神膏药。人类从童年时期的神圣幻想、到青年时代的空想美梦,东方民族在劫难逃。空想正好迎合了一个因营养不良而身患“富强饥渴症”的苦难民族的心理需求。“大中国梦”深深扎根于国人心灵的深处,一遇温度、机会就会发酵、膨胀,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蠢蠢而行。

    文化、犹如强悍的男人,人民、更像柔弱的女性。中国弱女子始终难逃强势男人诱奸的劫数,难道这就是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的宿命?

    西方文明建筑在《圣经》传说之上,人类始祖被魔鬼撒旦诱骗偷食禁果,人类犯下了原罪。承认人的原罪,成为了西方文明兴盛的秘诀。东方,一个古老的民族,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既是专制文化之树结出的“毒果”,更是“人民”被诱奸之后的永久耻辱。传说毕竟只是传说,传说怎比得了一个民族活生生、血雨腥风的群体“罪恶”。诱骗又怎比得了诱奸惨痛、惨烈。如果,天崩地裂还不足以惊醒一个民族蒙昧中的昏聩,那么,等待这个民族的恐怕只有毁灭及象孔龙一样灭绝。对“文革”的彻底反省,既是民族崛起的必要条件,一个民族的全面忏悔以及每一个国人个体的自我悔罪,更可以成为民族文明新纪元的起点。

    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德意志民族,真诚面对自己的历史,忏悔、谢罪、悔过,始有德意志民族废墟上的快速崛起。德国,既赢得了受害民族的谅解,更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的普遍尊重。

    中国,能否真诚面对自己的历史,既检验民族面对历史的勇气,更影响中国现实的存亡强弱,甚至决定中国走向未来的能力,民族文明、崛起的成败。

    和德国相比,日本是个很好的比较。日本始终不能真实面对自己的战争历史,虽也复兴,却和周边各国摩擦不断,更得不到亚太各国人民的广泛认可。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现代国际秩序下的努力,何况还并不具备类似日本复兴的宪政条件。

    有人说,国人下贱,需要有“皇帝”来强奸。也有人说,“文革”既非“人民”被诱奸,更谈不上强奸,而是“通奸”。笔者认为两种看法均属不妥。

    2006-6-23于贵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405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