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思想是不能统一的--兼答郭知熠先生/王童
(博讯2006年06月21日发表)

    郭知熠更多文章请看郭知熠专栏
    王童
 看完郭知熠先生与我商榷的文章《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一文,我深表谢意,也很兴奋。郭先生文中的观点我并不表示反对,因那篇文章是写于“911”发生后的5年前,此文当时在国内一些网页发出就引起过广泛反响,引起过热烈讨论。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针对当时国内甚嚣尘上的“反战浪潮”而写的,除了此文外,我还写了诸多的与极左分子较劲的“挺战”文章。诚然,我也知道此文的逻辑不严密,有些需要斟酌的地方,但在当时针对那些大叫大嚷的“反对帝国主义霸权”的言论,这不过是正话反说,其目的就是要对那些成天高喊共产主义口号,并认为无产阶级不仅要解放自己,而且要解放全人类的说教进行一种认识上的颠覆。马列主义有关帝国义三个阶段的论述,不仅写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并成为政治课让我们必须要学习,要背要记住其中的教条,而我们却反过来成天指责人家的“霸权主义”岂不可笑。而且,你们天天反对的国家与体制则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社会福利关怀备至,那些蓝领群体在法律享有的权力下,经常用罢工示威等手段维护自已的福利人权。可我们这里早成了相反,而我们却在成天批判人家,有什么说服力呢?
当然,若说到共产主义理论云云,那大概是应在学术层面上讨论的问题。至于“大跃进、人民公社”那种所谓的“共产主义”不过是农民起义杀富济贫般的均、平、富—是瞎胡闹,在这一点上也证明包括毛泽东这类自诩为马列主义的继承者根本就不学习马列主义理论--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那你们为什么要让老百姓坚定不移地坚持和信奉呢?至于鼓吹的共产主义美好的前景我想与基督教、与佛教、与各种追求人类大同的理想目标都有殊途同归的能指。而这就应该阐明,并不是这一套的斗争哲学才是最好的--什么样人类优秀的思想体系都有其存在信奉的价值,蒋介石喜欢中国文化、追随“三民主义”,却也信奉基督教,毛泽东的母亲信佛,毛泽东则去“闹革命”,这本来是一个什么人有什么信仰的问题,可我们非要强行的统一率。官方的宣传机构及各级党委经常教育各阶层人民的提法就是要统一思想--要统一在什么什么样的指导思想下。其实,这类说词本身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因思想是每个人头脑中固有的,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想法,怎么会统一呢?如若说,一项方针、一个决议、一条法案是需要举手表决通过的,是要少数服从多数,那是另外一回事,但又何至于“统一思想”呢?思想如若统一了,就会发生“焚书坑儒”、就会出现“纳粹法西斯”、就会爆发“文化大革命”、就会产生“反右”、“大跃进”这样的怪胎。事实上,历史上董仲舒“废除百家,独遵儒术”的提法和施行就己带来了诸多遗害。而诸子百家、九流十家的被压抑,已将一个欲有“创新性”的民族沦落到了亦步亦趋的行尸走肉的状态中。有趣的是,今天我们也在倡导“创新型”社会,但在一个钳制舆论、时时都提醒你要按照某种指导思想行事的环境中,怎样又能去进行“创新”?“六四”镇压的恶果除了表面上的稳定最致命的就是将整个民族创新型的理想追求给掩割了。试问,在一个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创新性冲动的思想框架里,小心亦亦地上行下效,看着领导眼色行事,奢谈“创新性”弃不是异想天开?当你将“稳定”借口的强制细胞渗透到了社会的每一个层次里,犬儒主义的生存方式就已替代了创造的想入非非。
然而,话虽说到此,我还是提倡重新举起中国传统文化这面旗帜,这或许是一个悖论,但这是相对于占统治地位的马列主义而言的,是康德式的悖论。恢复传统文化的活力,这不仅是我个人的想法,也是梁启超、蔡元培、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都力图想实现的目标。中国传统文化,被西方科学思潮破一下、冲一下,甚至与此融合在一起都是必要的,但冲后破后过滤后,应在思想领域里与西方的民主科学思想结合在一起,成为主流。对此,我非常赞同李泽厚先生的“新儒学”观点。实际上,就是儒家本身也存有众多流派,战国时就有孟子与荀子之争,在两汉有以董仲舒和刘歆为代表的今古文经学以及谶纬之学;在魏晋,有王弼、何晏以老庄思想解释儒学的玄学;在唐代,有韩愈倡导的儒家“道统”说等等。可上千年来,人们听到的只是一种陈腐的声音。其实,今天执政者“以德治国”、“建立和谐社会”的提法,无非就是孔孟之道“德治”和“仁政”的翻版。只是我们非要罩上一件马列主义的外衣。
反传统文化,自“五四运动”始,在共产党斗争哲学盛行的今天已不是什么勇敢的反潮流和有独立思考了,它已成了一种时髦、一种人云亦云的流行病。“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唱词,更是将中国传统先进文化进行了人为的割裂。此歌刚唱起来时竟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据毛泽东女儿李纳回忆,50年代,当她把这歌唱给毛泽东听时,毛泽东给加了一个“新”字。对此,毛泽东还算聪明,没有落入更荒唐的自吹自擂的地步。但事实上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唱词,也是不合逻辑的,因照此推释,你完全可以说没有秦始皇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康熙大帝就没有新中国,进而没有孙中山、没有袁世凯、没有蒋介石就没有新中国的谬误里。现实是,没有谁,没有哪个政党,都会有新中国,新中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要到来的,东方不亮西方亮—歌德不是说太阳每一天都是新的吗?
我这里所说的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并非是要恢复封建专制主义及其糟粕,实际上,在民主潮流占主导地位的今天,谁想恢愎那类独裁统治也是行不通的。当年袁世凯利令智昏地想要称帝都被打下了宝座,更何况在今天?要说反传统文化,通读古书的毛泽东在文革中砸烂封资修的举动,比任何一个人破坏传统文化都破坏得彻底,而现实是造成了更大的独裁与专制。今天,台湾非常注重中国传统文化,蒋介石当年逃台时还带去了大量的文物古籍,台湾故宫博物院的精华不也映照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生命力与辉煌吗?但谁又能说台湾不是一个民主体制健全的地区呢?同时,我还注意到,外蒙古在苏联解体后,当时其执政党的指导思想就是儒家文化,而据报道,今天外蒙古最受欢迎的书籍是《论语》,但外蒙古却被人们称为亚洲最西化的国家。
今天的执政者如若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来考虑的话,应勇敢地举起自已曾大批特批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旗帜,你就是再批它都已渗透在了中国人的血脉与骨髓中,想西化也西化不了。在东南亚、韩国、日本、新加坡等都笼罩在华夏文化圈里的这一事实上来看,我们还用防止西化吗?那时,不仅台湾回不回归已不是问题(它本来就在中国文化里),外蒙古也有可能回归,而且我们很容易就会撑起整个世界的半壁江山,这样的美好前景为什么不去追求呢?
再有,在“六四”十七周年过去的今天,我很想对民运人士提个建议,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只停留有所谓的“反思”、“声讨”的阶段中,也不要总囿在疑神疑鬼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思维里,那是毛泽东的逻辑,你既在批他,难道还要按照他的逻辑行事吗?我们应该学会与狼共舞、与虎谋皮。当年,梁启超不是还任过“戌戌变法”罪魁祸首袁世凯的财政部长吗?当袁一旦要称帝,便策动蔡鄂操戈而反了吗?难道我们今天就没有这样的大智大慧大才大德了吗?在执政者今天已提出了相对温和的“德政”与“和谐”的治国方略时,我们是否也相应出台一个与之相呼应的切实可行的声明草案,那怕就是不能达到既定目标也要去试试,万事要先走出第一步、要水滴石穿。
写了这些,说是要和郭先生商榷实在也是在云里雾中,但这确是我的一些真实思考。至于共产主义何时能实现能不能实现,无论在美国或是在中国实现,那都是一个遥不可以的事,可先不要去管它,重要的是要推进这个国家的思想进步。
(Modified on 2006/6/21)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21152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