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林彪坠机迷案:孙一先代办没有说出的秘密
(博讯2006年06月15日发表)

    在张宁、张聂尔等人相继指出飞机上的“黑匣子”,在破译林彪坠机迷案中的极端重要性之后,原中国驻蒙大使馆二秘孙一先(当过两年代办),以当年现场飞行事故勘查人之一的身份,于2005年著书:《在大漠那边》,着重介绍他的这段经历。洋洋几十万字,却只在第九章,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关于飞机上的‘黑匣子’,许大使没有向蒙方提出索要。因为我方人员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而国内来电中,也没有提到此项要求。”
    
     请注意,从孙代办今天这句显然经过字斟句酌的话语中,我们似乎又一次感悟到“黑匣子”问题的高度敏感性,以及隐藏在它背后的秘密。 (博讯 boxun.com)

    
    事情真的是这样么?我们可以按“最小概率原理”,对此作一考证。
    
    (1) 孙一先并不是一般的使馆二秘。他在该书中,对乌兰巴托和现场周围蒙方军事设施的关注,和在73年,被调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团长的经历,就充分说明,他是有着明显军方背景的外交人员。因此,孙一先说,当时他对“黑匣子”,“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是不可信的。
    (2) 孙一先等四人,从9月15日15点15分到达现场,到17日下午回到使馆, 整整两天时间。由于是专门到现场勘察事故原因,他们对各种可能原因,进行过从充分的讨论。期间,没有提及寻找“黑匣子”,以查明坠机的确切原因的可能性,很小。
    (3) 该书多次提到“有限外交授权”的原则,并说,期间,与国内保持电报联系。在和蒙方就“飞机是民用,还是军用”的激烈争执问题上,就是由于周恩来的干预,终止了争论。另外,在遗骨处理等许多问题的处理上,都受到国内指示。外交部与许大使之间,在“黑匣子”问题上,没有“互动”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要知道,周恩来在9月13日凌晨,就已经通过技侦八团,得知林彪坠机的消息。此时,周恩来最关心的就是坠机的真实情况。难道以谨慎细心著称周总理和老练的外交家们,也都会缺乏“黑匣子”的常识?
    (4) 就算当时没有提及“黑匣子”问题,那么,在孙一先9月21日在人大会堂向周总理汇报时,也没有人提及“黑匣子”吗?要知道当时在场的,不仅有李耀文、杨德中、李德生,这些军队高级干部;有姬鹏飞、韩念龙、符浩,这些老资格的外交家;还有空军司令吴法宪和副司令邝任农。特别是时任空军副司令兼民航总局局长邝任农,对民航空难中最常见的“黑匣子”,也会“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吗?汇报中,周恩来还为他们没有将林立果的“讲用本”拿回来,对孙一先进行了人们熟悉的那种“善意而严厉”的批评。
    (5) 对林彪坠机原因的查证,并没有就此结束。后来,还经历了李耀文调查组,对专机师的飞行干部的当面查证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飞行专家们,也会对“黑匣子”问题,“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吗?也会一言不发吗?这种可能性,实在是非常小的!
    (6) 可以想见,在这些过程中,只要有一个人,提及“黑匣子”问题,“黑匣子”就不可能以“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为借口,加以回避。那么,为什么对于孙一先没有将“黑匣子”取回来,这种明显的低级错误,周恩来却始终没有追究呢?
    
    由此可见,“黑匣子”问题,要通过上述6道关口的过滤,而不被涉及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今天,孙代办是否能告诉世人,后来,当他第一次了解到“黑匣子”时,是否与71年的难忘经历,产生过闪电般的联想呢?是否在心灵深处激起过一丝的震撼和后怕呢?当孙代办在“煞有介事”地谈论这段传奇经历时,难道他脑海里没有为当年历史性的“失职”而忏悔?抑或其中还隐藏着不可示人的秘密。
    
    事情还没有完。据了解,后来我国还有记者、军事博物馆人员,个体老板和香港商人,造访过坠机现场。并取走不少飞机残骸。在以后的几十年中,难道官方始终没有考虑过取回“黑匣子”的必要?显而易见,这已不是孙一先那种一时的“疏忽”,而是为保持某种“政策连续性”的需要。
    
    孙一先并没有象他在书中所承诺的,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向世人说出他当年在坠机现场所经历的全部秘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6/2006061510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