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共「护法」压制普选「新思维」/艾克思
(博讯2006年05月19日发表)

    香港的政治似乎难以平静,因为中共的黑手不断在香港搅动。这是因为市民对普选的诉求像幽灵一样在中共领导人的脑海里徘徊。最近聚焦在中共老少两个护法对香港的普选提出前提条件,这应该是他们又一个企图压制香港民主政治发展的「新思维」。 普选条件是「爱国者」当选 这两个老少护法,老的叫许崇德,少的叫做王振民。他们均出身号称「第二神学院」的中国人民大学,许还是王的导师,因此不但是老少配,还是最佳拍档,只是对香港民主政治的发展来说,不是最佳,而是最差。

    起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护法,现在已经凋零,至少是从政治生命来说,许崇德是硕果仅存。活到这个年纪,他的脑筋僵化也就罢了,应该去颐养天年,却还喜欢对香港说三道四,误导港人。他的弟子王振民可是年轻一代,同他的老师完全一样,没有与时俱进,未免「未老先僵」。之所以如此,可能还不完全是个人因素,而是党的因素。在共产党底下混口饭吃,稍微少一点骨气,或者私心杂念多一些,还不是被共产党当枪使?

     在四月二十七日举行纪念香港基本法通过十六周年研讨会上,许崇德说,普选是有条件的,并不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随便采用。这句话不完全错,例如在精神病院里,当然不能举行普选。但是当许崇德揭出他的普选条件时,却使人吃了一惊。因为他说:「今天你跟我打保票,肯定能把爱国者选出来,我主张今天就普选。」除了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保证他以接近百分之百的选票当选,恐怕也没有人敢举行打保票的普选。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自己也不敢打保票,否则怎么至今仍然不敢推行普选呢? (博讯 boxun.com)

    谁来决定「爱国者」标准? 但是问题还在于,甚么叫「爱国者」?由谁来决定标准?例如那个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能够担任如此「海上长城」高职者,不论当年的军委主席江泽民,还是军委副主席胡锦涛,都认为他是爱国者,因此委以重任。结果他却是贪污腐化分子,挪用公款上亿元,包养五个情妇。成了国家蛀虫的人,还是爱国者吗?即使委任也不能避免委出一个坏蛋,为何普选就非选出一个「爱国者」不可呢?那些千千万万的中共贪官,不正是没有普选,被上级提拔,才得以横行党内、国内,甚至卷款外逃吗?为何没有美国贪官如此做?许崇德要香港向他打保票,口气也未免太大。难道他一个人就可以代表党,代表中央政府?如果因为他是「护法」而代表「法」,那不是「朕即法律」吗?

    忘乎所以的固守一党专政相对于许崇德的直率,一语道出共产党的最担心所在而发表出来的「许一保」,王振民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兜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归结到反对普选上。他为普选提出六个前提条件:一,政治上,除社会各界要认同普选外,这个认同也要取得中央的认可;二,经济方面,普选要有利于香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保证香港经济不会衰落;三,法律方面,必须先完成二十三条立法工作,进一步完善有关政党发展的法律;四,教育方面,香港必须有足够的国民教育;五,香港社会要寻求积极的、建设性的政治文化,而不是简单的对抗式政治文化;六,生活方式上,假如香港实施普选,很多生活方式会出现变化,特别是普选特首会面对更大民意压力,届时社会办事方式会有所改变,香港需要足够时间接受新的生活方式。

    先不从内容上来探讨,这些条件,香港会比菲律宾与印尼差吗?如果因为他们的血缘与香港不同,那么台湾又如何?这些条件中最荒唐的莫过于「普选要有利于香港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保证香港经济不会衰落」。经济的盛衰起落不完全取决于有没有普选,这是常识,身为教授,讲出这种话居然不害臊。这种说法反映了中国一些官僚、商人与御用学者的暴发户心态: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使他们忘乎所以,以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取决于中共的一党专政。难道他们忘记了,启动这一轮中国经济发展的外来资金,主要是从自由的香港、民主的台湾以及西方民主国家那里来的?普选要保证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更是废话,西方民主国家如果没有普选,哪来的经济繁荣?在政治与经济方面,民主政治与自由经济是相辅相成的。印度经济崛起,并非依靠一党专政。如果没有西方国家的经济、技术、管理的援助,专制体制下的中国,绝对不会取得经济发展的成功。这正好说明有普选的民主政治,是发展经济的必要条件。即使因为其他原因导致民主国家的经济衰落,也不会出现像中国与北朝鲜一党专政国家那样的大饥荒,造成百万、千万人的死亡。

    也许王教授学的是中共的法律,不应该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的问题多表态,在一党专政下当然可以捞过界,但是自暴其丑,对党对己都不好。

    争议可由香港居民公决这六条标准,犹如整风鸣放期间毛泽东所规定区别香花毒草的六项标准。在「毛六条」中,本来最重要的是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道路两条。时至今日,别再拿「社会主义道路」开玩笑了,最根本的一条只剩「党的领导」。而「王六条」中,最重要的也是第一条,那就是「要取得中央认可」。「中央」就是党中央,也就是党的领导。「基本法」的解释权永远在中共手里,因此,王振民实在没有必要绕那么一个大圈「劳民伤才」,甚至可能还要讲出一些违心的话。

    动向 2006年5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5/2006051922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