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曾宁
(博讯2006年04月19日发表)

    
    
     中国之痛——痛苦万状、痛不能生。 (博讯 boxun.com)

    
    中国之痛——至痛无痛、火浴重生。
    
    中国患的是“病理性、心理性、生理性”的“中国文化、中国人心灵、中国社会制度” 三重疾病综合症。
    
    中国文化的创新、中国人心灵的革命、中国社会制度的变更就是中国之痛。
    
    清末以来,中国专制旧文明走到了它历史的尽头。自由萌芽、人性苏醒。科学、人本、人道、平等、博爱
    
    等等人文精神象初升的太阳刺穿了古老东方的茫茫黑夜。如雨后春笋般的中国仁人志士们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希冀将一个垂暮老者重新焕发年轻人勃勃生机的不懈努力。民主化,成为中国的方向和目标。民主,更是解决中国所有问题并开启中国万世太平之门的金钥匙。
    
    然而历史坎坷曲折,道路泥泞崎岖。中国从旧历史的终点出发,反反复复、艰难跋涉,历史在走了一个圈,绕了一个圆之后,中国又回到了旧历史的终点。
    
    这是怎样一个异常痛苦的历史进程。其间充满了多少流血和死亡。为何?中国新历史的起点,走的总是圆圈,而最后又总是回到旧历史的终点。
    
    从“家天下”到“党天下”,专制的形式不同,而奴役的实质丝毫未变。难道,中国人永远也摆脱不了专制与奴役的噩梦。
    
    中国民主化的过程是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中国的新生与复活,是一项如补天填海般的浩大工程。启动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改革则是中国民主化最稳妥的方案和唯一的捷径。
    
    中国文化反民主的本质特征和历代专制统治者自私、愚昧、残暴、顽固等决定了中国民主化的异常艰难曲折。好在文化不是决定一个民族生死盛衰的全部因素。例如同样是东方的日本,自明治维新始,日本首先通过社会政治制度层面的民主改革逐渐走上并最终实现了大和民族的强大兴盛。虽然,日本文化本质上至今仍然属于专制文化的范畴。
    
    中国文化的彻底革命既不现实也不可能。但中国人心灵的革命对于构建一个民主新中国而言则是必不可少。没有中国人从肉体到灵魂的脱胎换骨就不可能会有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民主、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和中华民族的万世太平。注意,基督教文化精神的中国本土化并不等同于中国社会的基督教 化。中国社会的基督教化同样是既不现实也无必要。同属一个中国文化地域的台湾和香港的历史与现实就是中国民主化及中国文化创新、中国人心灵革命、中国社会制度变更的最好注脚。
    
    纵观以西方文明为代表的人类主流文明史。文艺复兴、思想启蒙、宗教改革成为了西方新文明的基石及人类主流文明的转折点。正是这三块基石奠定了西方新文明的基础并构成了人类主流文明从黑暗走向光明、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转折。没有这三大基础性的文化宗教运动就不会有之后的人权和民主大变革的现实和可能。
    
    再反观东方的中国。新文明的路途上,有的却是太平天国、义和团运动和毛泽东革命。有的却是从“五四”到“六四”历时七十年之后争民主、要民主同一个主题的反复呐喊。有的却是洋务运动的寿终正寝、戊戌变法以失败而告终、孙中山三民主义不敌毛泽东共产主义、蒋介石新生活运动不及毛泽东文化大革命等等等等的悲闹剧。
    
    健康力量之所以始终不能主导中国社会情绪并占据主流,主要原因就是在历代专制统治者的蹂躏、践踏之下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已经严重的病态化。而中国民众又根本丧失了抵抗各种社会病毒的免疫能力。
    
    危险矣!今天的中国,病痛已经到了大病需用猛药,重病必须断根,绝症只有病亡的危险时刻。
    
    11:28 2006-4-19于贵阳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4/20060419121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