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选举,荒唐的不毛之地先走之举/万生
(博讯2006年04月10日发表)

    温家宝4月6日在新西兰访问时表示,中国的人权记录并不完美,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他也强调中国向全球开放的同时,正推动民主发展. 可能选举的“选”字由先走组成,所以温总理去年9月5日第八次中欧领导人峰会召开前的一个记者会上说:“中国将推进其民主政治发展,坚定不移地重新构建(民主),包括举行直接选举. 如果中国人民能够管好一个村子,我相信几年内他们将能管好一个镇.”. 虽然温家宝同样难以摆脱大家长的傲慢,要把民主和人权当成礼物分期赠给“子民”,但能坦承此方面的不足,总比中共外交部系统的“好五倍的人权”有所突破,他的上番言论自然不在李肇星总结的亚太四国出访五项成果之列,大陆各大平面媒体更不敢向国民透露有关信息.
    
     与此同时,来自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巡视员戚锦芳4月5日表示,民政部今年将继续落实村民自治的核心,即“四个民主”: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 但是,一位不愿透露名的民政部官员表示,国内有些地方,村委会选举时轰轰烈烈,选完后便万事大吉. 虽然建立了村务公开栏,但公开的内容“云山雾罩”. 村里的大小事情还是干部说了算,村民自治往往变成了“村干部自治”. 去年发生村民抗争流血事件的广东省太石村是广大学者所期望的政治改革的“小冈村”,就这样一个在国际媒体聚焦下经济发达的小村,中共大可乘机以“四个民主”对外现身说法,可最近经过两次投票的镇人大代表选举,外界已有大量的报道,官方舞弊行为实在露骨到让人难以置信,中共也许是为了向国内人民证明选举不符合中国国情. (博讯 boxun.com)

    
    笔者也赞同目前的乡村民主确实和中共政权无法接轨. 老毛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而村委会的选举显然要入不“毛”之地,就象一个只往上的螺丝不能和一向下的螺丝对接. 因此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教授王金红振振有词道:“由于乡镇政府是国家设在农村的基层政权组织,而村委会不是政权组织,所以村委会的权力容易受到乡镇政府的限制. 二者之间是指导与协助的关系.”,也就是说,村民可选的是无实权和又无否决权的协助组织,如同只会鼓掌和会举手的“两会”人代,村民原先对选举的好奇将要流逝成厌恶.
    
    笔者曾经比喻民主为树(见《超级女声,低级民音》),其中人权是根基,自由则是赖以生存的空气,而选举只是定期更换的绿叶. 在下再补充几点,博爱是阳光,信息是水分,文化是土壤. 当前大陆的状况是如活在马列污染封闭、干燥的环境及专制的土壤里一棵夭折的树,中共却想用人造绿叶鱼目混珠. 选举的法文是ELECTION(动词为ELIRE,选举人ELECTEUR),字面上都与读书识字相干. 据统计,中国同时又是世界上文盲半文盲数量最多的国家,十五岁以上人口中,有一亿八千万名文盲或半文盲,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五点八八,绝大多数集中在乡村. 要在不毛之地的土壤插叶接枝,中共除了要控制和愚弄选举人,实在找不出其它理由.
    
    “改革年”、“改革攻坚年”等的分赃不均出现了“审判贪官的高峰期”,以一叶遮目掩盖既得利益间黑箱里的争权夺利,2006年被中共伪装为“选举年”. 近年来,互联网上的信息渗透给中国干枯之树带来雨露,民主枯竭的支杆有发芽的迹象. 有识之士开始关注今年的换届选举区县级人大代表,深圳、北京、湖北等地相继出现了一些以自荐形式参选基层人大代表的公民,一些媒体称之为“独立竞选人”现象,欲投身实践的网络大侠也在互联网上首次掀起一场“竞选风暴”. 笔者异常敬佩他们假戏真做的勇气,但正如以上所说,假如缺乏自由的空气、充裕的雨水,沙化的土壤即使会有萌芽,最终也不会开花结果.
    
    4月10日于巴黎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4/2006041022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