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战略、反恐、鲜血/一氓
(博讯2006年03月24日发表)

    前言:
    
     为何美国总是陷入暴力灾难? 为何美国总是被迫东讨西压?为何美国士兵的血总是在流淌?为何强大的美国连国土的安全竟不能自保?我们还会遇到更大的危机吗?我们士兵的鲜血还要流淌多少;我们的士兵还要继续付出鲜血,还要多久?骄傲的星条旗啊,他何时才能成为胜利的象征,而不是悲哀的覆盖在士兵们的棺木上? (博讯 boxun.com)

    
    今天的鲜血为昨日的错误而流。
    
    明日的鲜血将为今日的无为而淌。
    
    韩战数万士兵的生命,数十万人的伤残,
    
    越战数万士兵的生命,数十万人的伤痛,
    
    “九一一”的创伤、基地的威胁,哈马斯的崛起、北韩的无赖、伊朗的“核”阴影,难道还不能让我们反思一下问题到底出在那儿?我们还要与魔鬼的影子英勇战斗到何时?我们何时才能将利剑对准魔鬼?
    
    我们又如何将美国和世界带入和平的世纪?
    
    战斗的胜利是否可以抵消战略的失误?是否可以掩盖牺牲的无谓?是否可以避免或减少明日的牺牲、是否可以让我们的明天更加安全?
    
    揭开伤口是痛苦的,可我们有其他的选择吗?
    
    第一节:美国的大战略是完美的吗?
    
    一九四八年, 美国放弃了民国政权,使得中共得以全面占据大陆;因美国当时战略目标重点是欧洲,当然作为非重点的东亚自然可以放弃了,从此,美国又诞生了一个永远的战略对手,并且美国的亚洲噩梦也开始了!
    
    随着对中国大陆的放弃,继之而来的是韩战爆发,这场惨烈的战争为放弃中国大陆的战略性失误作了一个很好的注脚,数万人的牺牲,数万人的伤残,天文数字的战争费用,既是战略失误所付出的代价。但这只是第一步,接踵而来的是又一场残酷的越战,中共作为北越的战略后方,使得这场战争成了一场永远无法取胜的战争。又是数万美国士兵的牺牲,数十万人的伤残,天文数字的战争费用,当然,历史没有如果,但是,如果美国没有放弃大陆,这一切还会发生吗? 美国不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且用沉重的代价孕育出了一个更加自信的天然对手。
    
    从此,美国虽然仍然保持了强大,但多事之秋也来了。深入分析美国所遇“麻烦”背后总隐现着中共的身影,美国避免与中共直接对抗,但富有进攻性的中共又何日停止过给美国在世界所有角落制造“麻烦”。
    
    基地的剿而不灭,哈马斯的崛起,北韩的疯狂,伊朗的不安分,古巴的顽强;哪一个又没有隐藏在背后的中共的魔影。
    
    是的,美国东征西讨,忙个不亦乐乎;牺牲惨重;耗资巨大;而中共却只要付出一点金钱,一点武器,就让美国头痛不已。虽然美国经济军事力量强大无比。可如此下去, 美国还能陪中共“玩”多久?如此下去,美国的“麻烦”是会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答案是肯定的,美国未来的“麻烦”会越来越多,而且强度会越来越强,最终美国所面对的恐怖组织是一个个有着核生化能力的恐怖组织。如果真陷入这种境地,美国将无法脱身,一步步衰弱下去,直到国家实力衰弱时,面对强壮的恶魔中共,这是一种符合中共全球战略的推演,是中共在世界范围内对美国进行的另类非对称战略,既中共的传家宝,世界性的人民战争战略——超限战。
    
    美国在中东所进行的反恐战争,是以在中东建立民主政治,给予人民的自由为基础的特殊战争,但作为一个有着根深蒂固伊斯兰暴力思想基础的民族会接受这种民主和自由吗?是否可能会徒然增加美军的牺牲而又为保守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提供了发展空间,以至于为世界埋下了下一轮不安定的因素呢?此点虽不能肯定,但综观历史上的十字军东征,是否这又是一次不能最后成功的十字军东征呢?
    
    中东的问题彻底解决,笔者认为应以下列战略步骤实施。
    
    一、以猛烈的,不可抗拒的暴烈的战争手段彻底摧毁伊斯兰世界的抵抗意志和信心基础。
    
    二、扶植改良化伊斯兰新教派。
    
    三、建立民主政体。
    
    三者缺一不可,但第一点又是最难作到的,难在美国作为世界民主自由的代表受限于战争的手段、模式、限制而无法进行,只能在后两者上下功夫。
    
    第一战略的实行应以美国之外的力量进行,未来民主的中国和中国军队是执行这一战略的最佳角色,回顾历史,伊斯兰世界真正恐惧的是来自东方的“成吉思汗”式的西征,而不是文明的西方世界“十字军”式的东征,此为中东问题的关键。
    
    因涉及宗教问题,在此不深入阐述,但如不出所料,局势当如以上结论,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和明了宗教真谛的战略家应能明确判断(虽无法明言)。合适的温度和湿度条件下,生长最迅速的往往是有害植物,非正常宗教环境下人民的选择往往是罪恶。
    
    反恐之战必将最终演化为宗教冲突性战争,文明冲突的战争,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战争演进方向。若对此无清醒认识,将使得反恐战争愈来愈被动,最终无法取胜,并为潜在的更加强大的对手“中共”所利用,终尝苦果!
    
    虽然历史不承认“如果”,但“如果”对世界的明天却具有决定性意义!
    
    如果将注意力转移一下,如果将反恐战争费用的一部分用于建立、培植推翻中共的力量;利用中共的内部危机,一举推翻中共,则大势可定。北韩、越南将随之倒下,古巴亦难独立支撑,中东恐怖组织亦失去了背后的战略支撑。而此时已成为军事盟友的中国及其庞大的军队就成了美国巨大而可靠的军事伙伴,她将以东方的方式、以泰山压顶之势,彻底打烂中东恐怖主义基础。将一个颤栗的、无助的、精神上垮掉的中东交给美国;由美国以建设者、拯救者的姿态接手中东;即可在几乎空白的纸上描绘新中东的美好画面。
    
    如不能完全达成上述目标,也可将中共注意力引向国内,弱化中共对美国全球战略的干扰能力。
    
    第二节:反恐、制共,何者为重?
    
    一国家、一民族,乃至一个人;总是对明显的创口更为关心,但却往往忽视引发创伤的潜在原因;而肩负着美国未来安全、利益的战略家们如此认识问题,将是美国的灾难。
    
    应当承认,美国的强大并不能说明美国军力与战争潜力的损耗是可以无止境的;随着中东战事的发展,3—5年后这一问题将渐渐显露
    
    如只坚持反恐而忽视制共的单一战略,将极可能陷入以下被动局面:
    
    1)由于战争长期化与扩大化,美国内部反战情绪上升。
    
    2)兵源紧张问题将逐渐显露;
    
    3)反恐战争消耗巨大,伤及美国战力基础;中东战事将成为“持久型”、“消耗型”、“非盈利型”战争;
    
    4)美国将沿着中共预期的战略设想陷泥沼于中东,大耗于北韩;而为中共乘机坐大留出了时间和空间。
    
    5)此消彼长,在未来必然的中美对抗中,美国将无法战而胜之;中东伊斯兰恐怖组织将在中美对抗中死灰复燃,美国的反恐战争将前功尽弃,并最终陷入全球战略上的全面被动。
    
    结局将是:老牌恐怖组织破而不灭,新生恐怖组织不断出现;中共一支独大,成为美国的最大战略对手。美国国土安全将面临具有核、生化、能力的恐怖主义和中共的双重威胁,美国主导世界的地位将一去不复反!
    
    综上所述,美国目前所执行的反恐战略过于单一化;如不将中共列为战略敌方而进行有效遏制,美国必将陷入战略被动。
    
    第三节:反恐战略——扬汤止沸,还是釜底抽薪
    
    由于地缘因素、宗教因素、世界政治因素的交互作用,在未彻底解决中共问题之前,“反恐战争”必然演化为“制恐战争”;恐怖活动通过“有限”战争手段、在目前的世界大格局的框架下,只能某种程度上得到“压制”,而无法“根除”。反恐战争将不可避免的进入“持久化阶段”。
    
    如欲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恐怖主义对美国的威胁,同时确保美国在世界的强势地位得以继续。必须采取反恐、制共“两翼齐飞”的战略;
    
    1)以“实体战争”手段打击恐怖主义组织及国家,压制恐怖活动发展的势头;
    
    2)以“虚体战争”手段解决中共问题;美国对中共的国家政策应迅速调整为“外交上的对手,战略上的敌国”。并据此制定对中共的外交、政治、军事对策,以结束中共独裁统治作为美国全球战略的一部分,反恐战略的一部分;着眼于8-10年后的中美对决,制定切实可行的“倒共”战略步骤。指导组建能够威胁到中共独裁统治的民主政党及军事力量;以资金支持、军事技术支持并有效掌控中国国内民主斗争进程。
    
    确立在中国民主化前提下实现中美军事一体化的战略目标。
    
    以共后中国庞大的军事力量作为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力量,以彻底铲除恐怖主义存在的政治基础,国家基础,宗教基础。
    
    总之,美国国家战略应为扬汤止沸与釜底抽薪并举,即压制恐怖主义活动与倒共战略并举。
    
    第四节:反恐战争扩大化、长期化所带来的兵源问题
    
    反恐战争扩大化与长期化已成定局,战线拉开,战事久拖不决,如美国国内反战情绪上升,将会带来并加剧美军兵员不足的问题。如何保证美军兵力充足,战力强大,是美国目前应当考虑的相当紧迫的问题;
    
    如何既能满足反恐战争的需要,又能为将来与中共对抗准备一支精锐的、不受国际战争规则所限制的、纯中国化的海外军事力量。答案是肯定的。
    
    美国目前国内华人移民数目庞大,非法移民众多,且非法移民完全处于国家监控系统之外,大量消耗社会资源却又不必担负社会责任。不能融入美国社会却又肯定会在美国长期居留,造成社会问题且又为中共的渗透提供了土壤。美国将长期受其弊而无从得其利。
    
    如果换一种思路,结果就会完全不同。在这一问题上美国将会得其利而避其害。
    
    答案就是在华人移民中招募兵员,尤其是庞大的非法移民群体。如配套政策到位,将相当程度上弥补反恐战争的兵力缺口。
    
    这支军事力量可以营为单位,混编于美军,参与美军反恐军事行动。在需要时可归建于海外中国民主革命政党,灵活运用于倒共战略进程中。
    
    “以军养军,以战代训”,一军两用,一是反恐,二是制共;
    
    可最大程度上避免美军与中共军队直接对抗,将倒共战争严格限制在中国国内;拖住中共军事扩张的脚步,瓦解中共的核、生化捆绑战略。
    
    此构想有以下优点:
    
    1)建军而不增加额外军费,(列编于美军并执行美军反恐战斗任务)
    
    2)解决美军反恐战争兵员不足问题。
    
    3)解决华人在美非法移民失控的局面,变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同时消除中共对美渗透的社会基础。
    
    4)为美国提供了一种解决中共问题的灵活有效的手段和破解中共核、生化威胁的“安全的”途径。
    
    5)奠定了未来中美军事一体化的世界安全军事构架的基础。
    
    兵员来源:在美华人非法移民;
     中国大陆贫困家庭高中毕业生;
    
    社会待遇:服兵役三年可获美居留权;
     服兵役六年可获美公民权;
     退役后全部转入美军预备役建制,需要时征集。
    
    组军员额:5-10万名;
    
    训练方向:以反恐特种作战为主,兼顾情报等;
    
    结合各兵役阶段兵力总数,在数年后可视情况迅速组织一支十多万人的强大的中国民主政党所属的中国人组成的海外军团,灵活运用于与中共对决的战争行动中;可使危机化解于中国境内,而不必冒险与中共进行不可测度的正面军事冲突。也使得共后中国成为美国紧密伙伴国家的预想有了人员结构上的保证。
    
    相信中国人的作战能力没有人会怀疑,如加以正规训练,当成为美军中战力较强的部队。
    
    因为笔者即为华人,自然感同身受!非法移民中藏龙卧虎,蕴含着极大的力量,且具有强烈的效忠美国以融入美国社会的强烈的内、外在动力;在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比较而言更加热爱这面象征着自由民主的星条旗!他们也希望能为捍卫这面旗帜流血牺牲!
    
    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她没有理由、也不应该拒绝这些华人群体的报效美国的热情和要求!
    
    虽然他们的“身份非法”,但他们要求保卫美国、为捍卫民主自由而牺牲的心愿却不会随着他们的“身份”而成为“非法”!
    
    美国——这个伟大的国家和她伟大的人民能接纳他们吗?
    
    我们祈祷:让我们的血流在一起吧!因为对美国的爱,请不要拒绝我们!让我们为保卫这个伟大的国家一起战斗吧!
    
    第五节:关于筹建美、日、台合作制共体系的构想。
    
    中共独裁政权的存在, 是未来世界和平的巨大威胁;首当其冲的应为美、日、台无疑。 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核心,历来为中共战略上的最大敌人,中美对决不可避免。
    
    日本有着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和民主化的政治体系;但中共为维护政权需要,一直无视这一事实,紧紧抓住日本二战时的作为不放,对国内民众的欺骗宣传中仍把日本描绘成二战时的形象;煽动反日民族狂热;在未来的中共战略中,日本这个美丽的、穿着和服的少女随时会被中共当作化解危机的祭品,她面临着已不是一般军事上的压力,而是核生化打击头号选择对象的巨大危险。
    
    台湾的局面更加悲惨,终日生活在数百枚导弹威胁下的国家和人民将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共同的敌人能让人们站在一起,共同的目标能让人们紧密结成一个整体;在现实和未来的威胁下,三方合作的基础已然形成。
    
    究竟何种合作模式和合作制共战略才是适合现在的世界环境要求的呢?
    
    在战略思维上,西方应向中共学习一点东西,即人格分裂式的战略思维和战略执行方式,无论是在三年国内战争中还是在朝鲜战场,中共的这一战略特点表露无遗,换成中共自己的话就是:“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打打谈谈,谈谈打打”,“敌人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在战场上同样得不到”等等... ...似友实敌,实敌似友;中共的两面手法一直是其发展壮大、战胜对手的法宝,使用手法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对付中共这一人类历史上超过所有同类的超级魔鬼式独裁政党;最好的方式即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在友好合作的关系氛围中,采用经济入侵,政治入侵,文化入侵,宗教入侵,思想入侵的全方位“入侵”战略。消融中共独裁统治基础于无形。即所谓:“软性入侵战略”。
    
    协助、领导中国国内民主政党,筹建秘密美、日、台军事倒共同盟,共同全力资助、训练中国国内反共民主力量及所属武装力量。为推翻中共进行实质性的行动。有计划,有步骤的开始倒共进程。即所谓“隐性硬杀伤战略”。
    
    在表现形式上一明一暗,在具体策略上一软一硬,将是自由世界战略指导原则的有利选择。
    
    美、日、台倒共联合体的组织形式及任务:
    
    1)成立美、日、台倒共联合体秘密常设机构。
    
    2)联合体下辖:战略情报中心;指挥中心;训练中心;协调中心。
    情报中心的任务为分析、研判、搜集中共情报。指挥情报网络运做。分析行动效能。
    
    指挥中心负责具体倒共战略实施及过程指挥。
    训练中心负责建立训练基地、训练人员。
    协调中心负责三方合作关系协调,确立合作方式及资金、技术、武器装备的各方任务分配。
    以上为成立倒共美、日、台三方合作构架的基本设想;(不详述)
    
    第六节:美国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着力点有效吗?
    
    美国历来支持世界各国、各民族地区的民主化进程,其诚可感,其情也真,效果明显(如俄、东德、东欧等);但对中国却效能有限,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对中国人民的民主素质估计过高;导致政策效能下降,甚至导致民主力量的快速瓦解;比如“六四事件”后,美国出于道义和理念的原因,为中国留学生发放“绿卡”,形成所谓“六四血卡大军”。这一举措并未如美国所料能够壮大中国民主力量,相反,却加速了这支中国民主力量的迅速瓦解、消失。
    
    2)缺乏对中国社会的了解;误认为对俄、东欧有效的方式对中国同样有效;对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缺乏了解,过于相信外部力量的挤压引导与国内的和平主义的颜色革命;对中国社会的民主化必须通过血与火的洗礼方可诞生的必然性没有清醒的认识,由此产生了对中国民主党派选择、支持的指导思想的偏差、政策的无效和结果的失败!九十年代初壮大的民主力量今已几乎全军覆灭,只余多说百人左右的民主政党还挂挂牌子、骂骂街而已!
    
    3)未将中共对美国的威胁提高到能够危及整个自由世界特别是美国的未来安全的高度加以考量。导致美国在全球战略指导思想上滞后于实际的战略威胁,也必将导致美国因未能超前运做引发的美国与中共战略对决的灾难。
    
    4)在应对中共威胁时,过于迷信自身军事实力的威慑力,却又在战略层面上缺乏与中共正面对抗的决心与准备。劳师糜费,东挡西压;对同样面临中 共威胁的日、台,提供保护却又无视日、台制共的愿望与经济实力;将战略利益共同方的联合制共、倒共的现实优势抛弃,等同于自动放弃战略的联合优势。
    
    5)对中国历史、民族性、地域特点、社会结构、军情特点、工农问题、知识分子、官僚体系等缺乏全面的、系统的、透彻的、尤其是正确的了解;导致制共战略与战术手段脱节,长期以来,未能找到解决中共问题的有效方法。
    
    6)战略思维被动,丧失对中共的战略主动权。
    
    应迅速变应对式战略思维为先制式战略思维;也就是说既要制定中美对抗的的应对计划,更重要的是如何瓦解中共与美国对抗的能力。化解核、生化对抗危机于对抗发生之前。非如此不能确保美国未来的战略安全。
    
    7)对中共独裁政权与美对抗的必然性和对抗方式的疯狂性估计不足,使得倒共战略制定并执行的紧迫性因误判而降低。
    
    8)由于判断上的滞后,使得美国对中国民运的支持停留在低层次、低强度的层面上,而未能有效的领导、指导、帮助建立一个真正能够实现倒共目标的民主政党,也就更谈不到帮助组建民主武装力量的可能了!
    
    综上所述,支持、帮助建立倒共民主政党,建立民主武装力量等已成为美国保持对中共战略主动、确保美国未来战略安全的相当紧迫的任务。机会正在失去,但仍可抓住,历史将不会给美国和世界第二次机会,如果机会从我们手边溜走。我们将不得不准备接受难以忍受的后果!
    
    
    第七节:魔鬼的弱点
    
    中共军队历来是防内乱而轻御外患,布兵特点不可避免的采用“居重御轻”的部队分布与防卫策略。即以首都为核心, 将军队的依战力大小由内向外延伸。中共军队精锐也大都布置在京畿、华北、中原地区,其两个防卫重点。一为中原, 二为京畿。余者装备水平,训练水平,战力均不可与以上部队相比较;如此布防可有效防止地方省份驻军的异动,确保中原稳定,京畿的安全;如此虽然达到了中央掌握精锐威压各方的态势,但这也恰是中共军队分布上的缺点。一旦京畿,中原有事,各方观望的可能增加。如“内军”无法应对局面,而借“外兵”入卫则是中国历代王朝覆灭的主要原因,因而为中共之大忌。非非常之时,不会采取如此“下策”。中国民主革命应以中原,京畿也区为工作重点,将大部精力投向这个地区;人民起义所面临的并不是中共全部军事力量,而只是京畿和中原地区的军队;而如以上两个地区部队有起义之举,则中共政权将一夜之间轰然倒下。
    
    中国历代王朝莫不将中原视为国家之根本;即所谓“稳定中原”之说。中原稳定,则全国稳定。中原失则政权亡。
    
    而历代推翻前朝莫不是以中原决战而达成的。即“得中原者得天下”;“问鼎中原”之说。
    
    中共在军队对内使用上,基本遵从以南制北,以北击南,以农制工,以工压农,居重御轻的军队使用原则。
    
    居重御轻;防止军队内乱.
    
    以农制工;以农村兵为主体的部队镇压城市维权;
    
    以工压农;以城镇兵为主体的部队对付农村抗暴;
    
    以南击北,以北制南;以南方部队镇压北方暴动。以北方部队弹压南方举义。
    
    这是中国社会分裂型社会结构所决定的。如南北不认同,城乡二元化所造成的工农不相交,城乡不相合;如此与其说是为了保证军队的镇压效能,不如说是为了确保军队能执行镇压命令而不会哗变的举措。
    
    但这也暴露了中共军队的致命弱点,即分裂型社会结构导致的军队兵员结构的结构性分裂,期间可资利用的成分颇多,如以土地制约农民,以城市拖住军队,利用农村起义迅速实行土地再分配,以土地分配形式瓦解农村士兵斗志。如军队调往农村镇压,则以城市起义迅速扣押军队军官家属及财产,瓦解部队,拖住部队的镇压脚步,凡此等等。
    
    中国社会结构形态,不同于任何国家,就如同中国传统结构房屋构架与西方各国截然不同,设计理念即不相同,中国社会结构如同中国木结构房屋,当受外力推撞时,结构的应力特征为相互支撑,而在系统内部则表现为互相牵制和制约,亦如木结构中的柱、梁、枋,结构,而这种木结构本身强度虽不如钢筋水泥,但防震能力超强,对于居住于其中的人来说安全性颇高,再加上中国几千年大一统的成熟的结构体系,使得熟知西方建筑的人想要破坏相当困难,几无从下手;震动吗?不管你如何震动,瓦片随脊滑下,墙体向外倒塌,屋内相当安全,拆毁吗?四梁八柱式结构不怕你动几根柱子,房屋亦不会因为失去几根柱子而到下;中国社会结构如同木结构中国传统建筑,绵延几千年,精巧已达极至,不了解者不知其如何可毁坏,其实,答案也简单,蛮力无用,其最大弱点是畏火,火势一起将极难扑灭。但木结构防火涂层(霸王膘)十分有效,引燃极难!
    
    这个比喻恰当的说明了中国社会结构的特征,外力无用,最忌火烧,引燃困难,火起难灭。
    
    如欲引燃,多加引火干草与木柴,一根火柴即可。
    
    即推翻中共这个政体构架,必须采用内部人民起义的方式,而引发起义须进行大量的工作,创造起义条件,一举而成功!
    
    中共亦深明此理;“将动乱消灭于萌芽状态。建立和谐社会等”即是消灭 火种,撤去干草木柴而已!
    
    中国人的人性弱点有别于其他国家的人民和民族,长达数千年的封建大一统专制统治,制造了当代中国人的复杂的民族特性。
    
    主要表现为超乎理性的趋利避害。他们不会为理想而牺牲,却会为利益而搏命,其表现特征为:怯于公愤而勇于私斗;怯于出头而又勇于跟从;重利而轻义;宁死不出头;面对邪恶柔若无骨,一旦举事却又嗜血暴戾;因此,要使中国发生全民动荡,须以义为旗,以利益为主要驱动力,方可成大事,利之所在,众必趋之;为保已获利益不失去,则可舍命血战,其勇武暴烈无可阻挡!
    
    不了解中国整体国民心态、性格特征,则无从唤起全民的跟从,全民起义则更无从谈起!
    
    中国民主革命必然是以利益导向为主要动力的暴力革命,以剥夺与获得利益为特征,以暴力推翻独裁政权为实现这一社会利益再配置的手段,方可实现推翻中共独裁政权、建立民主制度的最终目的。
    
    民主、自由的口号无法或不会成为中国全民响应举义的主要原因,利益驱动才是真正动因;
    
    这是纯理想主义民主革命者所难以理解的,也是内心不愿承认的;可这就是中国的现实,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这也是中国历代乃至现代知识分子难以担负历史变革的领导任务的根本原因所在。
    
    因而,中国民主革命的难点在于首义,而一旦首义成功,则必应者如云;各省旁观者有之,中立者有之,独立者有之,响应者有之;却惟独没有与中共独裁政权共存亡者;中国民主革命面对的是独裁利益集团寡头与其利益相关的反动军官集团。中国历代更替乃至清亡,莫不如此!
    
    中共军队除去军官阶层,下级军官及士兵大多来自于中国社会的弱势群体,利益指向与中共统治寡头集团相对立,他们将是推翻现政权的重要力量,他们的枪口将毫无疑问的指向全中国人民的敌人——中共!
    
    中共军队貌似强大,实则军心不稳,上下离心。对于这支庞大的军队,真正感到恐惧的恰恰是中共自己。
    
    这支军队将会是对外战争的雄狮,对内战争的绵羊;如运作得当,甚而至于掉转枪口,倒戈相向;使中共陷于军党亡之于军的宿命;对此,中共统治者比大多数民主斗士们有着更加清醒的认识。实际上,此时的中共军队已具备了发生兵变的所有的内外在条件。只是缺乏有力的领导与运作而已!
    
    中共核生化捆绑战略在内战中将无用武之地,恐怖主义超限战亦将淹没于人民起义的怒涛中。
    
    结语:自由的选择
    
    美国应从单一反恐的固有思维中跳出,变单一反恐为反恐、制共“两翼齐飞”战略。
    
    建立美、日、台秘密制共联合体及其常设机构,直接参与、指挥运作倒共战略的实施。
    
    借反恐战争兵源不足之机,组建倒共政党及其军事力量;参加美军反恐战争,以战代训,迅速形成战斗力。
    
    将支持鹦鹉似的只会说说话或只会骂骂人的所谓民运政党转为帮助、支持建立一个真正有战斗力的中国民主政党及其军事力量。以实现不需中美直接对抗而击倒中共的战略设想。
    
    制订切实可行的倒共战略步骤及实施方案,大强度,多方位,全面启动倒共战略。
    
    为最终解决恐怖主义对人类的威胁准备终极解决方案。以共后中美军事一体化作为保证方案实施成功的战略保障。
    
    今日之选择,将决定美国明日之安全!
    
    今日之选择,将决定明日之美国能否保持强势地位!
    
     愿上帝保佑美国!
    
     愿上帝保佑中国!
    
     愿上帝保佑世界!
    
     阿门!
    
    
    作者:一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3/2006032402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