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南方周未》因物权法贬低巩献田教授的短评/刘钢
(博讯2006年03月15日发表)

    2月24日《南方周未》记者赵蕾一口气在该报连续发表两篇因物权法而贬低、挖苦、讥笑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巩献田的文章,即“巩献田:英雄还是罪人?”,以及“一封信挡住物权法草案?”
    
     昨天,也就是3月1日人大法工委就物权法将要继续进行调查研究的新闻正式发布后,笔者认我们现在很有必要对巩教授的呼吁和《南方周未》报发出的讥笑声发表一些看法了。 (博讯 boxun.com)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巩教授关于物权法草案应当加强国有财产保护力度的意见是否正确,物权法是否应当在这个方面需要进一步加以修改和改进?也就是说物权法起草是不是需要在认真贯彻执行宪法关于国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方面,还要不要再进一步进行探讨。
    
    要谈这个问题,笔者认为我们应当认真的回意一下,改革开放以来国有资产在国有企业改革的过程中所处的境地。应当说我们的国有企业在改革的过程中遭到了严重的侵害,大量的国有资产遭受了严重的流失,情况应当还是触目惊心的。而且,每当我们的国有资产遭受严重侵害时,我们工人、我们的民众基本上是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只能站在一边任凭那些犯罪分子们对国有资的非法损害、掠夺和侵犯。
    
    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了起草物权法,无可否认我们的法律工作者和法学家们为此负出了辛勤的劳动和汗水,对此我们应当深深的对他们表示敬意。
    
    但是,既然物权法草案已经向全社会公开进行了征求意见,那我们每个公民都应当认真积极参与,并发表自己的意见。那么,我们的物权法草案到底写得怎样呢?笔者认为该草案在保护国有资产不受非法侵害方面的的确确做得不怎么样,确实存在有待进一步改进的地方。
    
    现在,我们可以拿出物权法草案一条一条的进行分析比较。请问物权法草案有那一条在保护国有资产方面比过去已有的法律更有新的创意和要求吗?笔者认为没有,可以说毫无任何有效的、具体的措施,它的保护权仍然被掌握在少数官员的手中,国家公民仍然没有什么实际的、有效的监督权利。
    
    恰恰相反,我们的物权法草案在保护集体财产和个人的私有财产问题上却重重的涂上了一笔。比如,国有财产与集体、私有财产在物权法草案中放在了同等的地位,国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特殊地位在草案中被依法剥夺了,这不能不说这是此次物权法起草中的一个亮点和重点;其二,集休财产在遭受损害时其成员可以就此依法行使保护权利,但是国有财产在这一方面却没有任何的长进和更有效的措施;其三,关于私有财产的取得,特别是重大国有财产转为私有财产时,是不是需要经过特别法定程序和登记审查程序方面也没有必要的、具体的要求。所以说,物权法草案确实在保护国有财产方面是有马虎了事的嫌疑,他们确实过分的只注重了私有财产的保护,而忘记国有财的大量流失。
    
    好吧,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南方周未》和记者对巩教授的讥笑是不是笑得漂亮,是不是笑出了水平。
    
    笔者认为,当国有财产被大量流失时,国人对此进行大声呼吁的时候,《南方周未》和记者赵蕾却向世人发出了对巩教授合理呼吁的讥笑声?我们应该说《南方周未》和记者赵蕾他们确实是笑得很不好,笑得太没有水平了。
    
    也许,我们对《南方周未》和记者的讥笑有很多的想法和评论。但是,笔者认为他们无非有以下两种可能性:
    
    一是为了保护公民合法财产的私有财产,而急于要建立和健全我国私有财产保护的法律制度。改革开放快三十年了,在这激烈的改革中我们有些私有财产确实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公民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损害,国家确实应当加快立法进度和加强对公民合法财产的保护。如果说《南方周未》和记者赵蕾是出于上述用心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只能质怪他们没有注意到国有财产也同样需要进一步的加强保护力度。
    
    二是为了少数的利益集团和个人非法取得的财产的合法化,而急于出台一部划时代的保护私有财产的法律。要知道在我国改革过程中,一些犯罪分子通过各种非法的手断掌握了大量的钱财,他们急于要将这些非法财产进行合法化。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应该说我们存在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确实急需要通过制订新的法律来加以解决,而物权法正是要解决这些问题而决定起草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有些人和一些利益集团为了他们的非法利益,也急于想借此次物权法的制订而达到其非法财产合法化的目的。
    
    当然,以上毕竟是猜想,至于《南方周未》和记者赵蕾到底出于什么目的,那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6/03/20060315003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