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魏民生:一锅端掉中宣部
(博讯2005年11月27日发表)

      中宣部是什么,勿容置疑是把中国共产党的声音,把共产党的奋斗目标传播给广大人民,让全国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为已任的职能部门。而如今,只要一提到中宣部,人们很容易把它与正大集团,或者希望集团划上等号。
    
       正大集团和希望集团是做什么买卖的,占中国八成人口的农民阶层是再清楚不过的。那是以生产猪饲料而在中国晓有家喻的企业。据说其生产的猪饲料能让猪吃了就睡,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不仅让猪长得快,更让养猪户不用担心猪会挑食拱槽。这一来二去,养出的猪是听话了,可是这样的猪却只知道等人来宰割。 (博讯 boxun.com)

    
      欲把国人当作猪来圈养,这便是现今中宣部上下的作为。“要帮忙,不要添乱”,这是中宣部上下对媒体使用频度最高的训词。言外之意,这“乱”都是因媒体的恣意妄言所致,殊不知正是媒体的不敢尽言,数十年来积下了这冰冻三尺的“乱”;而令媒体不敢畅言的则正是中宣部。数十年的积寒已令中宣部腐败不亦,所以现在已到了非得下决心,一锅端掉现在的中宣部,铲掉现在的中宣部的根根脚脚,让新鲜的血液重新注入国人精神之中的时候了,否则面临党将不党,进而危及国家决不是危言耸听。
    
      有人曾给中宣部罗列了十四大罪状,其实这些罪状都实在是肤浅。作为主管中国意识形态的中宣部,其最大的失职其实是让中国人丧失了信仰。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的中国共产党,曾经以共产主义这一人类最崇高的信仰教育了好几代人,使得他们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而抛头颅,撒热血。这才在刑场上的婚礼中,出现了“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革命故,二者皆可抛。”这样掷地有声的慷慨诗词。
    
      但是,随着苏联的解体,特别是1989年春夏之交后,共产主义这一信仰已淡出普通中国人的意识之中。随信仰危机而来的,是中国人的道德危机。一些在建国初期已经根除的诸如毒品、黑社会组织、妓女等毒瘤又卷土重来。而以廉洁治党的中国共产党则不间断地出现腐败丑闻,中宣部上下,部省级主管宣传部门的党委书记、宣传部长落马者不在少数。只是令人不解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宣部何以还有底气耀武扬威?
    
      “本地无新闻”是中国媒体对自身的自嘲,原因是一旦披露了涉及本地的负面新闻,就有可能吃不了篼着走。然而到了现在,中宣部已然又开了“全国无新闻”的先例。就在数月前,一家非四川省的省级媒体因为没有听当地宣传部的招呼,在头版刊登了法院对成都火车站警匪勾结一案的判决新闻,结果总编受到停职三月的处罚,编委会成员则集体被取消编委资格。在反复强调宪政治国的中国,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宣传部是依据哪条哪款,做出这样的处罚的。中宣部真的是不得了,看看中央电视台周围的说情攻关机构,就可以看出其中一二。有人怕丑闻曝光,自然就得去打点中宣部。于是党的新闻纪律,成了中宣部摇钱树。从前“跟着宣传部当心犯错误”的话,变成了“混进宣传部抱上摇钱树”。
    
      从1989年至今,已过去了15年,这就是说中国人已失去了信仰15年。而在这15年中,中宣部竟树不出一个象样的信仰。树爱国主义,结果变成了民族主义。引来了一场浩大的反日示威,最后不得不草草收场。祭出“神洲飞船”,却也终是一时之计。这样一头把自己养得猪头大耳的中宣部不一锅端掉还留着作甚呢?
    
      中宣部是否看到,在中国当记者很悲哀。跑时政新闻的成了党政文件的缩编器,还得当心一不小心写出“清风不识字”这样的文字,就可能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跑经济新闻的成了房产商、证券商等的代言人,颇有些骗死人不犯法的嘴脸;跑社会新闻的无异于在写地摊文学,似乎除了打打杀杀、打点黄段子的擦边球就不是吸引眼球的新闻。一个重病献爱心的题材在全国上下写了一百遍,还是停留在献爱心的基础上,而无人敢去碰一下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这样的话题;最低级无聊的是跑文艺的记者,把看那些戏子们的肚子大没大,穿和是什么颜色的内裤也当作了新闻来写。而文艺批判在中国已经完全被荒废,说来原因很简单,要当文艺记者的前提条件就是,看你掌握有几个戏子们的联系电话。反之,你要是开罪了这帮戏子,就等于你就没有了当文艺记者的本钱。
    
      对于这些,中宣部难道真的是视若不见吗?对于只知道“此地乐,不思蜀”的中宣部,对连自己都失去信仰,甚至不知信仰为何物的中宣部,是不是还要这样继续维护下去,非要见到棺材才长叹晚也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2723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