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南方周末》是怎样由愤青变成小资的
(博讯2005年11月17日发表)

    文/王人龙
    
     有人说《南方周末》堕落了,这种说法对于《南方周末》来说实在一种是抬举。《南方周末》怎能算堕落,你凭什么说它堕落了。如果按照新闻报道的内容来解读《南方周末》的现状,过于牵强。不披露官场黑幕,不揭露事实真相,不报道底层民众的生活,就算“堕落”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报纸都不幸堕落了。不过我这样讲话可能中国在媒体的从业人员不愿意看到。他们会一致的说,“我们可是人民的代言人呀!”这不是一个玩笑,不过我更喜欢把它看成是一种玩笑。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任何代言人都不可能代出什么实话,有的也只是毫无意义的谎言。如同巴尔扎所言,”这个世界是由骗子和傻子组成的”。 (博讯 boxun.com)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这是1984年的崔健。那时的中国恰逢思想解放之旺盛之时,面对正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那一代的青年人发出了愤怒的吼声。很显然,年轻人的脚步正被时代拖入另外一个时空。面对过去,如同25岁的崔健所言,“25岁来我仅学会了忍耐”。同样是在这一年,中国媒体上诞生了一份报纸,名字叫《南方周末》。年轻的创报人如同那时的青年一代一样,对着眼前的变化既惊讶又不安。初生牛犊不怕死,所以就有了那样的《南方周末》。愤世的人创办了愤世的报纸,然后大家开始进入到另外一个天地中,与所有不真实的事情去做了抗争。这个社会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这是一句歌词。不过用来形容年轻的《南方周末》并不过分。在“南周”的人们就像古罗马的角斗士,他们斗志昂扬,他们无所畏惧,他们一马当先,他们不是牛人而是一头牛。尤其在姜艺平时代里,“南周”如同一个不怕死的战士,越危险的地方,便要冲破。呼之欲出的是一个个见不得人的勾挡、阴谋,那些做作的艺术行为在真实面前不攻自破。与此同时,中国的“改革大潮”也拍打着任何人的胸襟。“南周”就是在这样环境下被“洗礼”的。这也正是无数人怀念她的一个原因,可惜曾经的“愤青”到了中年的时候变成“小资”了。
    
    翻阅近半年的《南方周末》,看不到一丝的“愤怒”。也许有残余的“愤怒”,不过却被埋藏在内心深处,无法流露吧。今天的悲哀正是如此。耳边又想起了崔健的歌声,“我光着膀子,我迎着风雪。跑在那逃出医院的道路上,别拦着我,我也不要衣裳,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南方周末》已经由“愤怒的青年”不幸变成了“幸福的小资”。可惜,她辜负了人们对她的寄托,甚至她自己也忘记了来时的路。不过,这并非她的悲哀,可能时代将她推到这个位置吧。有句伟人的话说的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南方周末》就是那一部分“富人”,但是“富”起来之后呢,又忘记了“本”。
    
    《南方周末》现在真的变成“周末报”了。一份很优秀的休闲报纸。写到最后,我祝贺“南周”改版改变风格取得成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1700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