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要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主导地位/王子恺
(博讯2005年11月11日发表)


——在“刘国光经济学新论”研讨会上的发言提纲
    
     我想在今天的会议上讲以下三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一、刘国光同志“7.15讲话”的重要意义
    
    刘国光同志的“7.15讲话”,就马克思主义在当前我国经济教学与研究领域中所面临的严峻挑战,一连讲了九个方面的问题。将这九个方面的问题归结在一起,其中心就是讲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正在“被削弱”、正在被“边缘化”。虽然,这个问题只是就一个小小的领域来讲的,但实际上,这不仅仅是存在于“经济学教学和研究”领域之中问题,而是在全国各个领域都普遍存在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正在“被削弱”、正在被“边缘化”,不是现在才出现的问题,而是由来已久了,可以说,从“改革开放”之初就开始了,而且,这种情况是越演越烈。对此,我搞过一个长时期的跟踪调查。不仅清楚了解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正在“被削弱”、正在被“边缘化”是如何越演越烈的,而且,也清楚了解为数不少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作者、媒体工作者、实际工作者和离退休老干部,为此,他们进行了长期的坚持不懈的斗争。结果哩,他们的言论和文章,被束之高阁,不予理睬;他们的研讨和纪念活动,被制止,被监控,被逮捕,甚至被判刑;他们所办的报纸和刊物;被查封,被取消;他们所办的网站,被封杀,被关闭。从而出现了,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中国,不能宣传、坚持、捍卫马克思主义的怪事!广大马克思主义者早就对此怒不可止了!正是在此时此刻,刘国光同志发表了他关于我国经济学教学与研究中的九点意见。这就象极强冲击波,横扫了整个中国大地,有人形容它是在中国大地上又一次刮起的比“郎风暴”更强、更大的“刘风暴”。为什么刘国光的“几点意见”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引起那么大的震动呢?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这个讲话准确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严重被削弱、被边缘化的现实;二是因为这个讲话,极大反映了广大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长期以来那种坚决捍卫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心声。只是由于这种心声长期被压抑、被遏制,不能表现出来而已,刘国光同志的这个讲话,却很好地反映了广大党员干部和革命群众长期被压抑、被遏制的心声,从而点燃了一场捍卫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熊熊烈火,刮起了一场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风暴。
    

二、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是怎样被削弱的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一直都在受到严重挑战。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一直走到像今天这样被严重削弱和边缘化的程度,是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它是究竟是怎样被削弱、被边缘化的呢?刘国光同志在他的“7.15讲话”中,从内外两个方面的原因作了较为详细地分析。这里,我只想从领导者的责任方面作些分析。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之所以造成像今天这样被严重削弱、被严重边缘化的情况,从领导者的责任来说主要有以下三个的原因:
    第一,纵容自由化思潮大泛滥
    自由化思潮,是随着改革开放而产生的一种专门崇拜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自由”,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潮。从它产生那天起,邓小平同志就采取了积极反对的态度。尽管如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并没有得到制止和遏制,相反,这一思潮却在胡耀邦、赵紫阳错误政策的庇护下得到进一步膨胀,直至发生了“八九政治动乱”。我们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方才将其平息。我们本应该吸取这个惨痛教训,长期地开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如邓小平同志所说的那样,至少还要搞它二十年。可事实完全相反。从平息“八九动乱”以来,至今快十六年啦,一直不提反对自由化问题,好象自由化思潮在“八九动乱”之后根本不存在了似的。不仅不提,相反,还在或明或暗的一直纵容自由化思潮的泛滥。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否定、贬低、攻击马克思主义言论,必然膨胀起来,并且形成为一个相当强大的势力。
    
    在这方面,广东黄浦海关职员、中共党校函授大学毕业生的复转军人王志华,可算个典型代表。他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写出一部题为《大系统价值学说——政治经济学的变革》的专著,全面否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这个“基础”和“基石”。他说:“商品价值的实体不是社会必要劳动的凝结,而是商品功能对人类生产生活需求所产生的作用”;“资本不是生产剩余价值的价值,而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基础上的实实在在的物质生产力”;“剩余价值不是无偿占有工人剩余劳动的产物,而是科技发展的产物”;“雇佣劳动并不必然等于剥削,而是资本协作的形式之一”;“剥削的根源并不是生产资料的占有,剥削的本质是主权的剥夺”,等等,等等。如若这些观点能够成立,马克思的《资本论》就被彻底推翻了,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也不存在了。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如此彻底地否定,恐怕连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也不敢想象的。奇怪的是,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的邹东涛见了如此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的专著的手稿,欣喜若狂,一气呵成,为其作了个《序》(此书,后来于1999年由香港国际政治经济出版社公开出版)。更为奇怪得是,该书在国内本属禁书。可是,《中国改革报》胆大妄为,公然于1999年7月22日和27日,分两次以头版头条的显赫位置全文刊出了邹东涛为该书写的《序》。
    
    无独有偶。《中国改革报》向公众推销王志华的《大系统价值学说》还不到一年,《羊城晚报》于2000年3月8日又登出了一篇题为《40年“老店”亟待重修》的短文。该短文北大经济系某教授在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小组会上的发言。这位“从事《政治经济学》教学已有4 0年”的教授先生认为“现在的《政治经济学》已经不是改革的问题,而是应该推倒重来,重新编写一本与中国改革实践一致的教材。”
    有的自由化代表人物,如钱里群、摩罗等人,直接把矛头指向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说什么“1949年以后,我国最大的失误是独尊马列学派”。他说:“马克思主义是外来的,没有在中国生根。我主张用儒家学说取代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还有的自由化代表人物,如张五常等人,仇视马克思主义甚至到了恨之入骨的程度,公开叫嚣他要埋藏马克思主义,并说什么他要为马克思主义钉上最后一个钉子。
    可悲的是,如此这般否定、仇视、攻击马克思主义的人,竟然到处受到吹捧,经常被某些高校请去讲课,这不是纵容是什么!许多对查封马克思主义刊物和网站非常积极的当权者,对此却置若罔闻,这不是纵容又是什么!纵容自由化的结果,必然会造成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被削弱、被边缘化。
    
    第二,培养提拔干部只问能力
    
    我们党为了保证我们国家坚定不移的走社会主义道路,不仅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明确规定在宪法中,而且,一再重申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权一定要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可是怎样才能保证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权一定要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呢?这就要看如何培养提拔干部的问题了。
    从培养干部来说,各级党校在着力提高“执政能力、执政水平”的思想指导下,马列的经典著作不学了,中共党史课删除了,政治经济学改为西方经济学了;相反,什么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管理学、财政学、金融学、会计学等等,这样一些实用性较强的、对提高实际工作能力直接有关的学科,大量充斥到干部培训的内容之中。这样培训的结果,方方面面的知识可能是丰富了,可是马列主义水平却大大降低了。前几年,我曾在,局处级干部中搞过一次调查,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不了解或不甚了解的,占30——40%;马克思主义基本著作,如《共产党宣言》等,根本没读过的,几近一半。让这些人掌权,我们能放心吗。(将干部送国外进行培训的问题,就更严重了。)
    从提拔干部来说,各级组织部门都在不同程度上单纯以“高学历、强能力、有魄力、有思路”为标准,选拔大批年轻人进入了各级领导班子。其中,有许多是好样的,但是,也不可否认其中有相当多的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脑子里根本没有一点坚定不移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想法。最近报纸上介绍了一位“海归派”市委书记。他1998年获得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及管理硕士学位。回国不久,即1999年5月,就被提拔任命为广东西部的一个山区市的市长,接着,又于去年6月底被提拔委任为该市市委书记。到现在为止,他已在该市工作了六年了。在这六年中,他扮演了一个改革家和“布道者”的角色,实现了该市的“系统工程改造”。他究竟怎样在该市实现“系统工程改造”的呢?从他一直倡导的国企改革就可看的一清二楚。他说:国企改革,“改的越快越好,只要有税收有就业就好。不要管它是谁办的企业”。目前该市最后的一个企业,在他的这种思想指导下也即将被拍卖。假若我们各级的领导岗位都是培养提拔了这样一些干部采掌权,我们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还能保持不变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道路还能坚持不改吗!所以,我们为了保证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在培养提拔干部时应该注重其能力,但是更要注重其对马克思主义的信奉程度和实际掌握的水平。
    

第三,离开本质谈发展和创新
    
    我们国家的领导人,特别是高级领导人,在最近的十年中,应该说在其发表的言论里,在其领导下制定的重要文件里,还是一直高举着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红旗,始终坚持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在最近十年还出现了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被严重削弱、被严重边缘化的情况呢?原因是,我国某些高级领导人,打着发展和创新的幌子,根本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核心和精髓。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不断发展的、不断创新的。发展和创新,是马克思主义永葆其生命力根本原因。可是,发展和创新不能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核心或精髓。如果发展和创新,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核心或精髓,这种“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就成为各个阶级都能接受的什么“主义”或“理论”,因而,它也就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了。
    当今,我国某些高级领导人一再表白说,我们现在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是“最高发展阶段上的马克思主义”、是同原来的马克思主义是“一脉相承”的。这种表白是不能服人的。既然“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已经变成了各个阶级都能接受的理论,那么它也就丢弃了原来马克思主义中最本质、核心或精髓的东西,因而它就不可能与原来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有什么“一脉相承”的东西了。
    谁都知道,本来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最本质、核心或精髓的东西,就是在阶级存在的社会里,就得承认有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存在;在这个社会里,无产阶级就应运用阶级分析方法观察问题,并通过阶级斗争或革命的方法夺取政权;夺取了政权之后,还应坚持运用阶级分析方法观察问题,并按照国家的实际情况,一步步将中国最终引导到彻底消灭私有制的道路上去。虽然,当下还允许私有制一定程度上的发展,但最终目的是彻底消灭私有制,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的、核心的或精髓内容。可是我们现在高举的马克思主义,所说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早就把这些内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正因为这样才出现了许许多多咄咄怪事:在现在还存在阶级的社会里,别说“以阶级斗争为纲”不能提,就是连阶级分析方法也不准用;在我们现今社会中,通过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并存,明明产生了一个比所有制改造之前强大得多的资产阶级,硬是不承认其存在;这个阶级明明在残酷剥削、压榨劳动人民,可当权者硬是不承认其剥削;国家宪法中明明规定我国实行“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可现在我们国家的公有制已经下降到了25%以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的某些职能部门还在声嘶力竭地叫嚷:“要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看样子,他们非要把公有制彻底消灭不可。既然他们对公有制采取了如此坚决消灭的态度,他们所说的“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就同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共产党把自己的理论归结到一点就是‘消灭私有制’”这一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不是相差甚远了嘛,它们之间能找到一丝一毫的“一脉相承”的地方嘛!
    由此可见,我们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必须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但是这种发展和创新,决不能丢弃马克思主义中最本质、最核心、最精华的东西。这几年,在我们国家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被严重的削弱、被边缘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国家某些领导人打着发展、创新的幌子,根本丢弃马克思主义中最本质、最核心、最精华的东西。
    
    三、如何全面恢复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
    
    根据上述分析,我着重从领导人的职责上,提出如下意见:
    (1)各级领导人必须坚定不移的、长期的开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应该明确当前主要任务:是反右,同时注意防“左”。
    (2)各级领导人要坚定树立“各级领导权必须牢牢把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中”的意识,切实把提高马克思主义水平,当作培训干部的主要内容,把是否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当作提拔干部的首要条件。同时,要注意发现在现在在职的干部中有没有不真正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如果有,立即罢免,或送党校学习。
    (3)各级领导人要注意联系实际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坚决反对借口发展、创新马克思主义而丢弃马克思主义最基本、最核心最精华的东西。要求各级干部认认真真的学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著作。中央要制定统一的读书书目。对当前正在实行的各项方针政策,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则,逐一进行审查,正确者继续执行;不正确者立即纠正。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1123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