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泄密的四大“罪魁祸首”,从禽流感说起/万生
(博讯2005年11月01日发表)

    万生
    
     禽流感成了世界的发烧话题,但中国媒体却噤若寒蝉. 中共官方于10月25日虽然证实已有五个省份发生禽流感疫情,到目前为此只提供三处有名有姓的事发地. 有关于人感染的疑似病历,中共则断然否定,而对世卫组织的检验机构要求参与检测尚未置可否,据香港媒体:中国卫生部日前表示禽流感流行地区湖南湘潭的女孩贺茵死于肺炎,但该女孩父亲贺铁光表示,贺茵遗体没有经详细检验就被火化,贺茵居住的村庄现在仍然被封锁. 又据10月31日的中国第一财经日报,中国大陆有关疫情消息只能通过“出口转内销”,中共都是在禽流感疫情得到控制后才给予通报. (博讯 boxun.com)

    
    禽流感应该也算是自然灾害,上个月国家保密局与民政部宣布,自2005年8月起,对全国及省、自治区、直辖市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 原《民政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中的相关内容予以废止. 看来所谓的解密不过是一招“空城记”. 在过去,既然为国家机密,政府别有用心的“泄密”当然不可信,中共干脆宣称秘密“公开”,反正禁止记者涉足其间,政府的谎言于是无形中“真实化”了.
    
    这次大陆禽流感,海外媒体与其说泄密,不如说是又充当了一次《皇帝的新衣》中的小男孩. 因为它们又不是中共权力机关的情报所,如何能掌握国家机密?如今信息传播途径的多样化和快速性,东南亚、俄罗斯和现在的日本都发现了禽流感,疫情出现夹在其间的中国已是公开的秘密,中共对谁泄的密似乎无心去追究.
    
    极权国家的事无巨细都可能被统治者当成国家机密. 象朝鲜之所以对外界人士来说是个神秘的国度,并不是人家不想了解,普通百姓和外国人交流得冒着里通外国罪名的风险,老毛时代的中国也是如此. 现今这只是中共对付异议人士的一个工具,师涛、程翔等只不过拥有或透露一些常识性的信息,就因此背上了所谓的“泄密罪”或“间谍罪”.
    
    而与百姓日常生活无关的中共神六工程,应说绝对是国防机密,不会属于可解密的范畴,他们倒是现场直播,二十四小时追踪报道等等,令外国人跌破眼镜. 以一隅之辉代替“盛世之荣”,兴奋得脱了裤衩任人看,这最高级国家机密的泄露罪又该由谁承担?
    
    贪婪是人的本性之一,越是得不到,反而越想,对秘密的探究也是一样的道理. 秘密的知情百姓大多不敢去捅破这层窗户纸,证据也不太足,而政府能透露的仅供参考,互联网用化名传出的又很难确定其真实性,因为中共网特会故意造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搅混水. 可笑的是,多年来,几乎所有贪官的“东窗事发”都是栽到江湖大盗的手上,经常有梁上君子顺手牵羊而泄露天机. 比如:江津市电力公司几江供电所所长赖维书贪739万国有资产发奖金,这桩大案竟是因被抢而牵扯出来的; 几年前秦皇岛市原财政局局长姬向午被几位窃贼牵了出来;万宁市原副市长林礼深巨额财产却是因妻子在家中意外被杀、公安机关介入而暴露,原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因黑龙江原政协主席韩桂芝牵出,韩桂芝因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而落马,马德案(涉案数百人)则因原黑龙江省农行副行长丁志国牵出,丁志国因东海龙宫袭警案事发…….
    
    泄密的四大“罪魁祸首”,可能只有异议人士最倒霉.
    
    11月1日于巴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1/2005110110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