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阿衍:人民都再说,社会是该变变了
(博讯2005年10月11日发表)

    前几天,我去会文友,在河南郑州火车站“胜达宾馆”居住,与一服务员聊天,作为观察社会的人的我,当然最想知道与我交谈者的思想、工作情况、所给予的条件了,等等。当我问到她的收入时她很尴尬地告诉我不过700元左右,作为一个将要退休的铁路工人,在郑州火车站,工资是低了许多,但她不敢提意见,以提就能下岗,因为她没有后台(中国大陆最可悲的就是生活在下层社会的人民,他们是没有维护其权力的条件的,有几个威权人士,也是杯水车薪),而且还要工作12个小时,中国大陆的《劳动法》狗屁不是,老百姓都是这么认为的,现在,中国大陆的法多如牛毛,就是管用的没有一个,都是为权威者服务的,没有一个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不信仔细对比一下就不难看到这一特色。
    
     江泽民时期,有三个代表,含义应该是:压迫剥削人民的,不择手段的,卑鄙的。到了现在,谁要一提三个代表,就如同谁提到了大陆贫民窟的公厕一样。 (博讯 boxun.com)

    这位女工原来是做勤工的,很辛苦但又不被多人高看的职业,到了快要退休的时候,她真的怕下岗,300块钱,还要供应一个大学生,老公已经下岗在家赋闲,她真的没有勇气与“领导”叫劲,再说,没有一个没有背景的人与官吏叫劲能获胜的,这样的例子这么多,她也不傻。
    
    她还说:“现在与毛泽东时代不同了,毛泽东时,一线工资最多,做办公室的最少,现在相反了,而且有人的就能在办公室闲聊或上网,工资还比我们的多,经理更多,每月几千块还是明的,暗的就更多了。这年头,没有理。又不需竞争。我们只有被宰割的份了。就连国外的都不如。人家受到损害时有法庭啊?可我们的呢?象我们进去了,还不是受害者吗?根本不用去考虑了。”
    
    同时间,我在北京到南京的车上,国庆节,人很多,有一位小同乡就在北京火车站做保洁员,也就是洗理火车上的被子、座罩什么的,每月600元,临时工,她家里有事,回家,也和我一样,挤火车箱,和我一样,根本买不到座。我说,你在这工作,应该照顾你,甚至车票都应该报销。她笑着摇头说:“根本不可能,”我对她说,《劳动法》有明确地规定,同工同酬,她说:“没有这个事,”我心里就明白《劳动法》就是几个屁人放出的几个臭屁而已,哪里是为人民服务的?
    每每与底下的人们交流,都再说,社会是该变变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10/2005101108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