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王朔到李敖——流氓心态初析
(博讯2005年09月24日发表)

    
    《现代汉语辞典》对“流氓”的解释是:(1)原指无业游民,后来指不务正业、为非作歹的人;(2)指放刁、撒赖、施展下流手段等恶劣行为。由于现在无业游民已有“氓流”这个专用称呼,而不务正业的人则已有“二流子”这个专用称呼,所以“流氓”一词现在可以简化为专指以放刁、撒赖、施展下流手段等方式为非作歹的人。
     (博讯 boxun.com)

    但据我观察,流氓除了具有上述属性之外,往往还具有既矛盾又怪诞的强烈的个性与同样强烈的奴性并行不悖的奇特的双重人格。对流氓的这种奇特的双重人格的最传神的描述当属人称“痞子作家”的王朔在其作品中对一个流氓(也许在这个流氓形象中就有他自己的影子)的刻画了----一个流氓极其嚣张地站在街头对路人吼道:“我是流氓我怕谁?!” 当他看到另一个块儿头比自己大的流氓走过来时,马上就向后者奴颜卑膝地点头哈腰,然后躲到那个块儿头比自己大的流氓身后对路人大吼:“我们是流氓我们怕谁?!”
    
    若我们不为名人讳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名气远比王朔大的当今炙手可热的刚刚以末席低票侥悻当选台湾立法委员的“超级痞子作家”李敖的人格颇有流氓的味道。
    
    说起来李敖早年的人生还算是可圈可点的----强烈的个性使他对台湾国民党政府的独裁专制统治极为反感,他用手中的笔作为武器,对台湾国民党政府的独裁专制的行径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猛烈的抨击。李敖觉得这还不解气,最后竟投入台独组织的怀抱,甚至直接参与了协助当时被国民党政府监视居住的台独领导人彭明敏偷渡出境的活动,并因此被国民党政府作为台独份子逮捕而坐了几年大牢。这段经历虽谈不上光荣,但其发展轨迹还算符合他的特立独行的强烈的个性而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就是这样一个台独背景浓厚、政治色彩绿得不能再绿的人物竟能因为看到中共的块儿头比台湾的泛蓝、泛绿阵营中的任何一派都大,而在一夜之间摇身一变,认了中共这个主子,变成狂热鼓吹由中共来统一台湾的急先锋----不但忙不迭地主动跑到中共设在香港的喉舌“凤凰卫视”,当了专门用生殖器不离嘴的脏话咒骂台湾泛蓝、泛绿阵营,而用肉麻得不能再肉麻的阿臾奉承之词对中共进行吹捧的所谓“李敖有话说”专栏主持人,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公开宣称自己“既不是‘泛蓝’,也不是‘泛绿’,而是‘泛红’(中共的代言人)”。以李敖这样聪明的人不会不知道中共远比当年的国民党政府更独裁更专制,不会不知道由中共来统一台湾对台湾人民意味着什麽,但他就是有本事像王朔作品中的那个流氓一样在一秒钟之内由一个具有特立独行的强烈个性的人突然变成一个奴颜卑膝、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奴才兼皮条客,这不是躲在中共身后向世人大吼:“我们是流氓我们怕谁?!” 的流氓又是什麽?!
    
    平心而论,政治本来就不是什麽理想的纯之又纯的圣洁之物,人们在政治舞台上混久了难免像在江湖上混久了一样身不由己地沾染点儿流氓气,这本不足为奇。一些历史伟人在这方面也不能免俗,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某些时候某些场合下有意识地流露点儿流氓气是任何政治活动的必要的手段。君不见叱诧风云的拿破仑的名言“统治的全部秘密就在于知道什麽时候作狮子,什麽时候作狐狸”和与此异曲同工的毛泽东的名言“我的身上既有虎气,也有猴气”,这里的“狐气”、“猴气”实际上就是流氓气。但拿破仑和毛泽东所以是伟人,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某些时候某些场合下有意识地流露出的一点儿流氓气,而是他们在大部份时间大部份场合下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的狮子气、老虎气这样的王者之气使然。而李敖之流所以堕落为流氓,是因为他们在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场合下有意无意地流露出来的全都是流氓气。
    
    俗话说“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同样道理,堕落为流氓容易,流氓改邪归正就太难了,而老流氓改邪归正就更难了。不幸的是,李敖正是这样一个晚节不保由才子堕落为流氓的老流氓。惜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9/2005092404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