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为什么不评论太石村罢免村官案?/冼岩
(博讯2005年09月05日发表)

     [冼岩投稿]

    近日,广州市番禺区太石村村民自发组织起来,依据《村民组织法》第16条规定,由400多人签名,要求罢免腐败村官。村民的维权行为及其遭遇,受到国内网络与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舆论普遍对村民自发维权的勇敢、非暴力不合作的理性表示赞赏与支持,有人甚至将其形容为新时期的“护法战争”。

     在此事发生后不久,即有网友将相关情况告之,我也尽可能将相关信息在网络传播。但是,我本人并没有就此事发表评论。不评论不是对事件不关注,事实上,我估计太石村事件对中国政治进程的意义很可能超过历次维权,我对事态进程极其关注。但上述估计只是在不完全信息下得出的,由于始终只能从村民及其支持者一方获得信息,对另一方的说法全然不知,我无法对事件作出能够令我自己确信无疑的判断。 (博讯 boxun.com)

    我很敬佩村民的勇敢与理性,这两种可贵品格通常很难统一于一身;我也敬佩以实际行动热心介入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所作所为,正是这个时代需要的--当权力与资本等强势群体对弱势权益构成侵害时,知识分子应该站在弱势工农一方,以求改变博弈中的力量对比;只有力量均衡,才能带来公正。但是,作为一个社会的观察者与中国命运的思考者,我不能在只掌握片面信息时即得出结论;这并非任何外在力量的要求,而是思想者必须的自我约束。虽然没有另一方声音的出现并非是村民的责任,这只说明另一方并不准备将事实的认定与解决诉诸公共讨论,但这并不构成可以依据单方面信息得出结论的充分理由。

    在所缺信息中最关键的是番禺区民政局不接受村民罢免动议的理由是什么,它必然有个说法,有种依据。就所掌握的信息而言,以我对中国国情的了解,我毫不怀疑村官腐败,镇干部试图毁灭证据,警察滥用职权、恶意伤害等情节发生的可能性。但在网络与海外媒体已广泛介入、事态必然已引起政府高层关注的背景下,按照相关信息的描述,基层政府一方的做法仍然没有任何改变,态度依然强硬、手法依然恶劣,这未免令我很不理解--他们这种顽固背后必定有一种拿得出去的理由,一种不仅仅能获得内部认同、而且能够说服正在提倡“以人为本”理念的中央政府的理由,一种符合当下“政治正确”的理由。要对事实作出全面判断,就必须了解此一说法和理由。

    不久的卢雪松事件可以作为参照,在事件的另一方吉林艺术学院发表《卢雪松停课情况的公开说明》前,舆论只有一面倒的声音;许多评论上纲上线,批评力度唯恐不及。《公开说明》发表后,舆论开始出现不同声音,批评者也趋于理性,讨论逐渐深入。对于当事双方颇有不同的表述,不同人生阅历、知识背景的人会作出不同判断。但是毫无疑问,在双方的证据、理由都摆出后,舆论的分析更有可能接近真实,其讨论也更有意义。

    社会是复杂的,同一事件可以有不同视角。一方拒绝公开信息当然并不构成公共舆论不得介入的理由,但同时介入者也应该有着“信息不完全”的自觉,应当把进一步探询真相放在重要位置而不仅仅只是忙于站队表态;知识分子在为弱势群体鼓与呼时,也应该持有更多审慎。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9/2005090508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