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浦志强:为冯彦伟绝食而作
(博讯2005年08月17日发表)

    
    ——世人在倾听着你们呐喊的回声
     (博讯 boxun.com)

    
    为抗议陕北石油投资者维权代表冯秉先被诱捕,其子冯彦伟进行了60小时的有限绝食。这一事件的发生,对于拚命加强执政能力以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政主旋律而言,显然不是一段和谐的音符。
    
    得知冯彦伟绝食的消息,我感到心情沉重。往事历历在目,作为当年北京数千名绝食者中的一员,我熟悉那种焦虑却不饿的感觉,往事并不如烟。既然连那场惊天动地的绝食,都未能唤醒当权者心中起码的人性,我知道对于这个饿死过三千万人的政权来说,再多的人绝食都无济于事。既然当年打土豪分田地乃至公私合营人民公社,都是一抢了之,未曾有丝毫犹豫和反省,而此番边区政府收回油井又是秉承中央精神师出有名,凭什么会对冯秉先父子低头?所以冯彦伟的绝食,无异于与虎谋皮。四十岁的我,早已没有任何幻想。
    
    一切问题的答案,都不是当权者已灭绝人性,而是在这个主义的骨子里,根本不曾有过人性!
    
    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了信仰和道德约束,权力便只剩下贪婪;失却了打江山的霸气,政坛便只剩下痞气。笃信死后不管洪水滔天,今世的民心向背能算老几!在边区政府看来,党的利益显然与公民利益此消彼长,只要前者得到了维护,只要自己能飞黄腾达,不管是鸡飞狗跳还是鸡飞蛋打,一切都无所谓。至于冯秉先们能否吃得上饭,告不告状;冯彦伟们是否吃得下饭,绝不绝食,既无足挂齿又无足轻重。所以,保护私有财产也罢,尊重和保障人权也罢,哪怕做成了天大的牌坊,边区老百姓所感受到的,都只能是做秀。
    
    中央的政策是收回油井,但前提是适当补偿,这样的安排似乎符合刚修的宪法。但补偿何为“适当”,谁能决定是否适当,是官民争议的焦点。假如投资者没有平等的谈判地位,边区政府的“依法征收”,与小混混欺行霸市的低价强买,又有什么区别?且不说当地政府明知油井即将收回,还要突击降低门槛大肆招商,明摆着要欺骗群众,单说当初投资者们信了政府,才肯冒着风险前来开发,这才换来地方经济如今的发展,莫非他们相信政府,就活该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吗?!一个如此轻诺寡信的政府,不可能长治久安。
    
    上梁不正下梁歪,别再说上边的政策如何好,所有的毛病都出在边区的谎话了。难以置信,仅凭边区政府欺上瞒下的雕虫小技,能够在资讯如此发达、沟通如此便捷的和谐社会中,令高屋建瓴的跨世纪领导人闭目塞听?除非你们根本不想倾听那愤怒的呼声!我们依稀记得,八十年代陕北最早的石油投资者,恰恰是受了国务院当时政策的感召。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天天要求百姓信赖,终日声称愿意取信于民的政府,可以如此辜负民间的期待!不知新政诸公如此改弦更张、食言而肥,将如何面对先总理赵紫阳乃至康世恩等前辈政要已有的承诺?对于陕北油田事件如此骑虎难下,中央政府显然难辞其咎。
    
    对于冯彦伟选择在内蒙绝食,我深深理解。天下乌鸦一般黑,哪里黄土不埋人!如今梁山已被朝廷“开发”,所以好汉们便无处落草!面对无处不在的苛政,百姓请愿有罪,上访有罪,游行有罪,示威有罪,请律师有罪,甚至连律师也有罪!既然来天安门自焚有罪,跳金水河寻死有罪,冯彦伟也只能选择就地绝食了。他用自己的健康,昭示了基层政权的恐怖和邪恶!虽然这场有限的绝食,不会有任何结果,但他们温和而谦逊的呐喊,在这黑夜的深谷中,恰如水银泻地润物细无声,我们迟早将会听到那幽远的回声!冯彦伟绝食的目的,已经实现。
    
    为此,本人谨对冯彦伟深表敬意,并祝福他身体健康。
    
    2005年8月16日于北京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转自大纪元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8/2005081716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