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文广: 国策之灾——八评一胎化
(博讯2005年08月09日发表)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以一胎化为核心的计划生育是中国现在的国策,这个国策给中国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其正确性,合理性,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质疑,“国策”遭遇国人的抵制。 (博讯 boxun.com)

    
    一、违背世界潮流的一胎化
    
    回顾近代世界历史可以看到,除了战争,和人为大灾难(如中国的大跃进、公社化),人口的出生率和经济水平密切相关,在人均国民经济生产总值(GDP)在 1000美元上下,各国人口都是高出生率。因为在低经济收入水平下,多数国民不可能参加养老保险,国家没有能力提供全民养老保障体系,人们为了安享晚年而要求多生子女,宁愿年轻时辛苦些。
    
    在小农经济条件下,家族的大小关系到家庭收入,社会地位,和应对风险的能力,人们希望多生子女。但是,当产业向技术密集型发展,第三产业进一步壮大,社会产出提高到一定程度,妇女多数成为上班族,当全民养老体制得到有效保障的时候,人们就不会要求多生子女。正像1974年联合国第一届人口大会上,印度代表团团长说过一句著名的警句:“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
    
    现在西欧的发达国家,人口出现负增长,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人口出生率已经很低,带来很多社会问题。
    
    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在产出水平很低的条件下,推行一胎化,强压人口出生率,脱离了国情,违背了世界历史潮流。
    
    二、强违民意造成灾难
    
    中国的农民为了补充劳力,为了防老希望有个儿子,这是农村普遍的民意,国家高层违背民意,强制推行一对夫妻生一个孩子的“国策”,定出人口出生率、增长率的指标,限定日期,执行得力的干部有奖,提升,贯彻不力的干部,则受到批评、处罚甚至撤职。农村干部在逼迫下,出现了大量侵犯农民人身权利的违法现象,抓人、关人、私设牢房,掠夺财物,伤人身体。一个国策,闹得农村鸡飞狗跳墙。
    
    这种景象,对经过历次运动的人来说,是似曾相识;这与合作化,公社化,大跃进,都极其相像。一样的最高层作决策,下文件,发社论,贴标语,动员会议不断,从中央到地方层层压指标。要求干部保证贯彻,定出达标日期。结果如何呢?不都是一样的破坏生产力,破坏经济。公社化,大跃进,在闹到饿死了几千万人,最后才“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但当时并不认错。
    
    直到老毛死后,才做出决议,说大跃进错了,公社化早了。合作社和人民公社都在无声无息中消失。
    
    
    但是这些运动的病根子是什么?中共上层不想深究,深究将会否定“伟大、光荣、正确”。于是在那公社化、大跃进过后三十年,在中国大地又兴起了“一胎化”的国策,兴起了一个不叫“运动”的运动。万变不离其宗,这些运动,都是同样的违背民意,不顾世界潮流,践踏人权,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三、指标祸国,强压人口祸无穷
    
    数十年来中共搞运动,一要标语口号,二要有指标。大跃进,要一年之内钢铁翻一番,各地纷纷提出超过一番的指标。合作化,公社化都有指标, 1958年只用几个月时间就提前完成了公社化任务。
    
    中共不但搞经济运动要有指标,搞政治运动也要有指标。1957年打“右派”,有的单位要争先进,超额完成任务,全国打了55万右派。22年后给右派分子改正,这才发现有的人被打成右派,根本没有什么根据,档案里没有相关文字资料。经查问,却说:那是根据指标打的,是凑数的。那个被打右派的倒霉蛋,只因为领导凑数,而到“阶级敌人”的队伍里呆了22年,妻子儿女一起受连累。
    
    搞计划生育当然也要搞指标,开始的指标是2000年总人口不得超过12亿,结果天时人意不作美,到世纪末还是没有完成任务。
    
    近年很多省份分别制定了本省的指标。2005年山东省制定的指标是2023年全省人口不过亿,年均人口出生率、自然增长率分别控制在1.3%和0.6%以内。出生人口性比控制在103—107:100的范围。(注1)各种现象说明,以一胎化为核心的计划生育并没有停止。强制执行必定造成更多干部违法。
    
    四、国策造就光棍群体
    
    世界各国婴儿出生时一般的性别比是105:100。人类每诞生105个男婴大约会有100个女婴出生,由于男性在战争、高危作业、意外事故中伤亡较多,使人口在中老年阶段,逐步达到平衡,这是人类适应大自然的结果。
    
    在农村,政府强制推行一胎化国策,很多农民会选择性地堕胎或致死女婴,从而制造了空前的男多女少,据报道海南省婴儿性比高达135.6比100(注2)。
    
    据抽样调查,2003年中国在0—4岁的人口性比为121:100,5—9岁的人口性比为119:100(注3)。如果按照这个十年中的性比数字估算,20 年后中国的20—29岁的青年中,120个男人将可能有20个找不到老婆,成为“光棍”。如果中国政府不改变政策,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中国几十年后, 70岁以下的成年人口中可能将有近一亿光棍。
    国策造成了男性光棍群体。形成可怕的后果。这在历史上、在中外都是空前的。
    
    五、中国的光棍祸国
    
    这样多找不到配偶的男性“光棍”,他们贫穷,受教育程度低,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难于找到工作,多数流落在城市中。
    根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文章分析“光棍始终是社会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经常造成重大的社会混乱,如果这些光棍联合起来,还会对社会构成更多威胁。光棍们往往集中在城市里,成为‘流动人口’。例如,在中国的流动人口中,80%不足35岁,72%至80%是男性。中国已经出现犯罪猛增的现象,而大城市中 50%以上的犯罪都是光棍移民所为。”(注4)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现象将越来越严重。大量处在青壮年时期的光棍,精力旺盛,在性饥渴的驱使下,他们还会走上性犯罪的道路,卖淫活动也必然应运而生,性病艾滋病可能会蔓延成灾。对于好动的青壮年男性来说,家庭、妻子儿女,都是稳定因素。一位农村进城的三十多岁的打工者,满肚牢骚,他对我说:“如果我农村家里没有老婆和上学的孩子,我真不知道能干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将来的青年,当他们知道了是因为一胎化政策,而使他们找不到老婆,无法建立家庭,他们是否会制造恐怖活动报复社会?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到那时制造这场人为灾难的人,如果他还活着,不知他是否能安度晚年?不知他是否会为自己的造孽而感到内疚、羞愧。
    
    六、国策造成人口提前老化
    
    一个国家,老年人口太多,会使青壮年增加负担,会使整个社会缺少活力;65岁以上的人口达到7%即被国际上公认为是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因为实行一胎化,出生率从1970年的5.8%降到2004年的1.23%,在欧洲人们用了100年的时间才完成的老龄化,在中国只用了1/4个世纪就完成了这个过程。
    
    中国又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成为世界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很多发达国家人均收入一万美元才进入老龄化社会,中国则还不到1000美元就提前进入老龄化。(注5)
    中国的老龄化速度比财富增长更快。如今,大约10%的中国人已年过六旬,而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25%,现在,每三个劳动者供养一名退休人员,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劳动者没有加入养老制度。存入的养老基金立刻被支付出去,而不是存起来已备未来之需。(注6)
    按现在的趋势,当大批老人退休时,要面对生活贫困,医疗保障不足等难题,专家计算如果没有突破改革,到2030年中国养老款将高达6300亿(注7)。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公报的数据,2004年,中国人口的自然增长率只有0.58%。社会科学家计算过,如果要让上一代和下一代人的数量保持一致,每个女性必须生育2.1个子女。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在欧洲的许多国家,数据更远远低于此。法国是欧洲女性生育率最高的国家,数字为1.8。根据中国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中国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已经从1949年的6.14降至1.4。也就是说中国妇女生育子女数目已经小于法国,但法国的人均总产值是中国的20 多倍。也就是说中国不惜以侵犯人权为代价
    ,强行压低女性生育率,使其低于很多发达国家,以致造成发达国家从未经历过的人口提前老化和空前的男女性比失调。
    
    七、国策将削弱国防
    
    中国的一胎化,造就众多的独生子女。很多国家都有独生子不当兵的政策。中国的古代,甚至在上世纪50年代,一般独生子女都可以不服兵役。独子不当兵,这是因为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战死,家中就断了根,家人的凄苦,晚年的悲凉,使人同情,为此仁慈的政府都会制定出独子不当兵的决策。而且独生子女上了战场,会有后顾之忧,难免贪生怕死,让他们当兵,会影响士气。中国制定独生子女政策的人,可能没想到,这个政策会削弱国防,会使他们建设军事强国之梦变成泡影。
    
    八、一胎化对母、子、家人的伤害
    
    推行一胎化,不但伤及孩子,还会伤及母亲、家人和亲戚。强制推行一胎化,农民使用各种方式奋勇反抗,于是在中国农村展开了一场超生和反超生的“攻坚战”。政府强制孕妇堕胎,强制有可能超生的妇女,结扎绝育。管计划生育的干部,将抓到的妇女塞到拖拉机上,拉到县、镇医院,甚至拉到附近学校(多半在放假期间),把她们关在一个教室中,进行绝育手术。临时拼凑的手术队技术水平很低,往往造成事故、留下后遗症。以至后来有些大医院不得不设立“计划生育后遗症门诊”,专门解决这类问题。农村妇女为逃避结扎、堕胎,离家出走,女方出走,计生办的人,就抓丈夫,追妻子,如夫妻一起逃走,就抓家人,包括父母、公婆、兄弟、妯娌、姊妹,甚至邻居做人质,追找当事者。为了再生一个孩子,使得全家,亲戚都不得安宁,伤及身心、耗费人力物力。其中对妇女的伤害尤其严重。特别是那些怀着身孕的妇女,为了逃避被抓,东躲西藏 ,不但损害自己的身体,也祸及母体中的胎儿。
    
    九、国策下的贩婴和拐卖人口
    
    强制一胎化,使有的农家抛弃或卖掉自家女婴,而富裕的家庭,因为种种原因愿意收养孩子。因此贩婴成为一种赚钱的买卖。不久前广西破获特大贩婴案。在一个大客车中,发现了28名被贩卖的婴儿,全是女婴,一名已经死亡。有的农家送出女婴是不要钱的,甚至要倒贴给接生婆,收养人,贩子等一些钱物,希望照顾好他们的女儿。有的父母即使收钱也是极少,如:88元或99元(取吉利数)不等。广西的贩婴集团案,法院一次判决六名死刑(四名缓期执行),5名无期徒刑, 40人被判有期徒刑。(注8)
    
    在这个案件中,买者、卖者大多出于自愿,有必要判这么重的刑吗?所以重判,主要是为了贯彻国策,杀一儆百。尽管严厉打击,但是贩婴案,弃婴案还是不断发生。这说明了社会一旦有了需求,难用严打来制止交换。
    
    有些富庶地区,农家要求收养男孩,一个男婴可以卖到13000到20000元。有的农村光棍找不着老婆,攒了钱,找门路买媳妇。于是就有人拐卖妇女。这些贩卖和拐卖人口的现象,所以会产生,与一胎化政策有关。
    
    十、国策下干部侵权
    
    在一胎化的国策下,中央制定了总人口,人口出生率,人口增长率等硬指标,要求干部按时完成。如果不能按期完成指标,要受到处罚。人口指标是非常明确的数字,有些基层干部为了完成这些指标,就私设牢房,抓那孕妇和可能“超生”的妇女,强行堕胎,结扎,绝育。如果抓不到当事妇女,就关押当事者的丈夫亲属做人质,追找外逃者,甚至不惜饿饭、拷打。这些侵犯人身自由的行为,当然是违法的,操作者应为此受法律惩罚。但是产生这种基层干部侵权、违法活动的行为的重要原因,是上级的不当政策,一胎化的国策。有些人,以为有了国策就有恃无恐。
    
    十一、某些干部借国策疯狂敛财
    
    计划生育能够维持那么长时间,产生那么多违法行为,除了上级的高压之外,还有干部借机敛财的主动性。
    安徽省人大一位副主任告诉畅销书《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说:“他们下去检查工作时,就发现濉(sui)溪县的一个村,短短一个月在计划生育的突击检查中,就罚了三百一十多万元。还因为那里搞的是以罚代法,给了罚款就能生,准生证变成‘摇钱树’ (注9)。
    “安徽利辛县有人以办人口学校为名,配备打手和专车,以‘超生’、‘无证生育’、‘妨碍公务’等莫须有罪名,甚至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将涉及到孙庙乡二十二个村的两百多名无辜农民从家中抓走,私设牢房,通过骇人听闻的非法拘禁手段,大肆敲诈钱财。”(注10)
    
    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成立计生执罚队伍,通过强制结扎、堕胎来侵犯农民人权,腐败计生干部,更成了“寄生干部”,靠罚款提成、收受贿赂、贩卖结扎证明和准生证敛钱,靠重罚,发了横财,他们才是真正地脱了贫,致了富。
    
    十二、造成很多农户一贫如洗,家破人亡
    
    为了强制推行一胎化,有强大的宣传工具造势、鼓动,有多种“文件”的层层贯彻,还有部分农村干部梦想发财的冲动,于是农村开展了一个不大不小,时紧时松的计生运动。原来计生口号是“少生致富”,但是二十多年过去了,有多少家庭是因为少生孩子致富的?但是因为农家超生,而带来的扒屋、杀猪牵牛、抢粮食,举家外逃,因为结扎留下后遗症,需养病,疗伤,这些农户何谈从事农田生产和经营?在农村迫切要求超生的多是贫困户,而巨额的罚款,使他们穷上加穷,最后一贫如洗,甚至家破人亡。现在看来少生孩子可以致富,只是骗人的昏话。
    
    当前中国,觉醒的知识分子和干部,正在向一胎化国策发出不同的声音。外界自由社会的评论报道,也会穿过封锁,进入国人的视听。国人对于制造灾难的国策的抵制,将会一波接一拨,不会平息。很多农民的抵制,出自生存本能,有些人的抵制是出于坚持真理、追求自由的理念。
    
    人们企盼,“国策”有所调整改革,更希望彻底清理中国的祸国运动,挖出病根。
    
    注1:《山东商报》2005-8-1
    注2:埃非社北京2002,10,29
    注3:2004年《中国统计年鉴》对2003年人口变动情况的抽样调查
    注4:根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2004年5月12日文章评论
    注5:《人民日报》2004.10.21
    注6:德新社北京2005年1月5日电
    注7:香港《信报》2004、10、20社论
    注8:2004年7月25日《齐鲁晚报》
    注9:陈桂隶、春桃著《中国农民调查》P154
    注10:《中国农民调查》P154_155
    
    2005年8月8日于山东大学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8/2005080906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