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浦志强:“有困难找民警”,我就死定了
(博讯2005年07月04日发表)

    
    
     阜阳警察陶伟出事被判了20年徒刑,是众多警界丑闻中的一个新案例,它的意义在于为常识提供了新的佐证。我们从中看到,哪怕是一个好人,只要当了警察就可能变得有多坏,以及一个警察国家,为什么会这么让人恐惧。 (博讯 boxun.com)

    
     有些警察成了黑帮的保护伞和马前卒,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警察都敢路见不平拔枪杀人,敢看谁不顺眼便乱棒打死一埋了事,几年前发生在霸州康仙庄派出所的荒唐事儿,不过是同志们的冲动之举,虽然恶劣荒唐但还算不上有多邪恶。警察们醉心于刑讯逼供早是家常便饭了,甚至连成都警察猫鼠同窝,伙同小偷把火车站开成黑店,也都没啥稀奇了。想当年飞将军李广能让胡人闻风丧胆,但他为了不见警察居然自杀了,所以我理解为啥一想到警察,好人坏人都就会脑后虎虎生风,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因为警察已经比所有的坏人都要坏了。
    
     警察对老百姓挺凶,但对自己人也不客气,完全是一副疯狗的嫫样儿,动起手来照样往死里打。当年云南警察杜培武差点儿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唐山警察李某人也是遍体鳞伤,假如不是真凶落网了,他们这黑锅肯定得背定了。但这些都还是些正义碰巧儿战胜了邪恶的大团圆结局,最惨的是两个月前北京有一位好警察,居然死于太原好警察的冲冠一怒,为的却是路上发生的一桩鸡毛蒜皮的口角,而这连最痞的小流氓都能很文明处理好。
    
     可怕是陶伟这样的警察,因为他从骨子里透着邪恶和刻毒。笔者不好意思用一般人适用的法治观念来要求警察,因为那对他们来说太难了点儿——公安部的禁令也不过是恳求弟兄们上班时千万别喝醉了,下班后进歌厅千万别乱来吗?只是感到陶伟也太离谱了儿点儿。好在他的这点儿黑,抹上去也显不出警察更黑。
    
     陶伟身为刑警,干的就是侦查犯罪的勾当,对什么是犯罪总有基本的常识,说他是法盲那是诬蔑他。但看看他做的,又都是些什么事儿呢?阜阳中级法院判了他20年徒刑,说他犯了强奸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和受贿罪,这真让人无从说起。假如陶伟仅仅是个恶棍,栽在这些事上是正常的,但问题在于他不仅是个恶棍而且是个警察,他是以警察身份来做这些事的。
    
     新华社的消息说,陶伟犯下的受贿、索贿和强奸、伤害罪,全都针对一桩伤害案件被害人的家属。他的受贿和索贿罪,缘于人家找他报案,他成了给人家办案的警官;他的强奸犯罪,是先逼着人家请客并将把人家灌醉后实施的;他的伤害犯罪是因为恼羞成怒,因为人家居然敢找他索还“借款”并且威胁要告他。笔者猜想,陶伟的倒霉,是因为阜阳中院刑庭的巫庭长前些日子被双规了,否则就他这眼前这点爱好肯定不算犯罪,因为巫庭长他老人家就经常强奸被告人家属,索贿受贿的事儿更是不在话下。
    
     笔者以前看到好多街道上挂着“有困难找民警”的幌子,连派出所的门里头都立好了“为人民服务”和“24小时服务”的牌坊,原来心里挺热乎觉得警察不是外人,但有了陶伟同志的教训后,我哪怕真遇到困难也不敢找民警了,否则一准儿死定了。
    
    2005年7月3日于北京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7/2005070401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