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传染病学者对安徽甲肝疫苗事件以及毛江森院士的分析
(博讯2005年06月30日发表)


一个传染病学者对安徽甲肝疫苗事件以及疫苗的“发明者”毛江森院士的分析

    安徽甲肝疫苗事件简介

     2005年6月16日到17日安徽泗县大庄镇防疫保健所组成8个接种小组对该镇19所中小学的2444名学生接种了甲肝疫苗,截至6月28日接种疫苗出现异常反应的住院观察治疗人数累计已达300人,其中1名死亡,已经出院41人,61人各项指标恢复正常,即将出院,11人临床症状仍然明显,病情还有反复。 (博讯 boxun.com)

    接种甲肝疫苗是否安全

    一般是安全的。但是任何生物制剂,均可能出现副作用,仅仅是程度和几率问题。甲肝疫苗以前在广东也出现过副作用,导致1人死亡(详见2004年12月29日的广州日报大洋网)。

    即使以前的甲肝疫苗都是安全的,也不能说以后的甲肝疫苗绝对不会出现问题。这次安徽事件的发生,在没有获得科学根据前,尚不能确定其原因。

    毛江森院士在新闻中的解释缺乏科学根据

    毛江森的观点:这次事件和他们的疫苗没有关系,只是发生的时间上出现了偶合。他说,6岁的李威在注射了他们的甲型肝炎疫苗后死亡“100%确定女孩的死是痢疾引起”。

    传染病学者的观点:

    毛江森院士的解释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诊断痢疾有其独特的诊断标准。没有提供任何根据,就肯定“100%确定女孩的死是痢疾引起”,得出这样结论的人,本身就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这就象2003年的洪涛院士说非典型肺炎(萨斯)是以原体引起的一样。毛江森的观点:对有关部门认定这次事件是疫苗注射后引起的过敏反应,毛江森的观点:过敏反应的说法我不认同,过敏的症状是什么?这要有科学的证据,而且这是个含糊的解释,不是内行人的讲话。

    先看事实:

    这是一个孩子妈妈的描述:这个孩子在注射两分钟以后就有不良反应,而且当时反映很强烈,很快几乎处于一种几乎昏迷的状态,到了医院之后最严重的时候是四肢麻木,浑身麻木,他当时的症状是浑身都麻木了,胸闷、头疼,现在今天我再去看到他的时候,他说麻木的症状已经减轻了……。经南京军区总医院、蚌埠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市立医院组成的专家组初步诊断认定,孩子们的反应确系接种甲肝疫苗引起。头晕、胸闷、四肢麻木是普遍症状,重症患者甚至出现呼吸困难,间歇性四肢痉挛。(摘自东方时空播出的节目)。

    传染病学者的观点:

    学医的人都知道上述孩子们的临床表现就是典型的过敏反应的症状。如果毛江森认为这不是过敏的科学证据的话,一种可能是他没有医学的基本知识(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就不能对自己不懂的问题给出解释),另一种可能是他刻意欺骗缺乏医学知识的公众和领导(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的道德品质已经彻底溃烂)。

    毛江森的观点:毛江森认为这次事件更可能是群体性心因反应,这种情况在初中孩子,特别是女孩子身上特别明显。

    传染病学者的观点:缺乏任何科学根据。事情的原因不是认为怎么样就是怎么样,所有的结论必须有科学事实为根据。

    以下是绝对事实:

    毛江森自称是个科学家,但是并没有基本的科学道德。毛江森自己非常清楚他的甲肝疫苗是如何研制出来的,网上已有文章说出来了。浙江医学科学院的某些人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毛江森在甲型肝炎方面是做过一些工作的。毛江森也曾经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进修过。但是,在没有任何预兆下,回国后毛江森突然就制成了疫苗,简直比58年的大跃进还快。后来,毛江森在国际会议上再次碰到他在美国的导师时,躲开了。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说得过去,下面的事情就能体现出毛江森的真实品德。

    甲型肝炎在我国比较常见,开发有效的甲肝疫苗对于国于民都是有利的。但是,在甲肝疫苗研制出不久,还是比较紧俏的时候,毛江森作为浙江医学科学院的院长、普康公司的董事长,他要求国内其他单位到他们那里买疫苗的时候一部分款项必须支付美元。这可是在中国的国土上啊!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他的儿子在美国,有一次他到美国看他儿子,出中国的海关时,海关工作人员从他的行李里查出20万美元,因为他是院士,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他多次出入美国,除这次被查到的外,其他到美国的时候有没有带出很多的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呢?

    从这些事实,可以看出毛江森的科学素养和人格品质。这次安徽甲肝疫苗事件的原因还没有查清,在毫无科学的根据上,他就通过舆论,敢肯定与他们的疫苗无关。所以,有必要将毛江森的整个人品让公众和有关的领导知道,避免受他院士高位的影响,对疫苗事件做出科学公正的结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3004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