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何新就是一思想骗局/幻影
(博讯2005年06月06日发表)

    对何新其人一直不想再谈,但偏偏有人被何新的表演所愚弄。而且这些人还信誓旦旦地为其辩护为敢反潮流、有独立思想等等。知道何新底细的人都知其政治投机和学术投机都结合在表面上大义凛然的恶劣品质下,别的不说,单就是刘再复得势时他肉麻地著文吹捧后又反目便可见一斑。至于说他抨击赵紫阳并不是他有什么政治勇气,而是他早径嗅出和摸到赵政治基础不稳的脉博,不过是提前表演了一下。再有赵身边的精英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让他很憋气。他很清楚赵不过是在邓小平的掌握之中----所以他从未大义凛然的批判过邓的一些过失,这种伎俩明眼人一看便知,可偏偏有人让其高超的演技给蒙骗了。

    还有,何新曾明目张胆地为日本军国主义撰文叫好!这在他《东方复兴》一书中便可查到,这也并不是他有什么卓而不群、敢冒天下之大不违的见解,而是他貌似深刻的分析也被日本人的表演给蒙骗了。今天当许多人津津乐道《中国可以对美国说不》这本书时,却并不知这不过是拾日本人的牙慧而己,因日本人早写过(这也是何新极力向人们推荐的书)《日本可以对美国说不》,在何新文中说是索尼公司董事长盛田昭夫写的,但实际上这本书的执笔人恰是死硬的军国主义分子石原慎太郎(用偷梁换柱的技俩是何新一大特长)。何新在文中说他欣赏这个书名,赞赏这种硬骨头,但殊不知日本人恰恰是以自虐虐人而在描画着自己的贱骨头----他们按此无赖逻辑可以说南京大屠杀“不”、可以说慰安妇“不”、可以说不让参拜靖国神社“不”,甚至还想借一些人之口说偷袭珍珠港是美国自已唆使的。在德国人在向二战受害者赔款认罪之际,日本人往往以敢“抗命”大放欮词,这不过是他民族性格深处的小人心态,虚张声势,欺软怕硬的表演罢了---二战中,朱可夫有一次斥责败将库力克时便称“有些人竟把德军每次的火力侦察当成进攻了。”实际上,他们从末敢对美国“不”过,无论是汽车贸易,还是冲绳美军基地的归属----甚至驻守美军强奸操了他们的娘们,他们仍不过是在“忍辱负重”。美日汽车贸易战中,有一次有一个日本官员曾对美国人抱怨说,美国的吉普车在二战时质量就不好时,美方的一位将军反唇相讥道:不错,我们的吉普车质量是差些,可椐我所知,原子弹的质量还是不错的---这也就是日本人为什么不敢在战争问题上对美国说“不”的原因。而何新在这里竟然为军国主义叫好了。

     综观何新“敢说”的言论,你往往会发现这样一个特点,他最终总是站在一个被正统官方意识形态保护的立场上,站在这个“立场”上,话怎么说的“出格”,也不过是虚假的“独立思考”,而且说到底,也不会让你受到惩罚,不是吗?一个学历不高的人,不是己经混得快手眼通天了吗?但这也吓不住什么人,文革中不是还出现过所谓“反潮流”式的人物杨荣国吗?(后来何新在另一篇文章又以访问日本的感受认为日本是中国的敌人了,那是后话)。何新后来被咎有自取地被免去政协委员后,又耿耿于怀地为一个虚头虚衔而愤愤不平起来了,于是他就又开始吹灰找缝地砥毁起朱镕基的施政来了。 (博讯 boxun.com)

    自己采访自已,自已编造自已,自已欺骗自已,用大义凛然的外表伪装其变色龙、又无思想体系是何新一大特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06231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