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博讯2005年06月05日发表)

    
    
     「六四」16周年已经来临,要求「平反六四」的游行在香港已经举行过了,要求「平反六四」的呼声也又一次从北京隐隐传出,但也同时传来了依然如故的否定平反的声音。 (博讯 boxun.com)

    
    人们对今年的「六四」是有些寄予厚望的,因为「六四」的悲剧英雄赵紫阳含恨逝世。人们以为这会促使中共中央深刻反思,期待他们改变「六四」铸成的大错,却又一次使人大失所望。据说,原中共高层的黄华、彭冲、张劲夫、郑天翔等人虽向大权在握的政治局要求,修正对89年「政治风波」的定性和处理,却在5月初被断然拒绝了。
    
    这是第10次的呼吁。89年以来,92年、93年、95年、97年、98年、99年、2000年、02年、03年、05年先后有过这10次的呼吁和拒绝,今年赵紫阳的逝世,人们认为正好是他们觉今是而昨非、改正错误的适当时机,但他们却依然坚持故态。这从对赵紫阳的丧事处理得不像样子,就已经可以知道他们仍是死不认错了。
    
    像「六四」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是不经过政治局最高的决策,就不可能翻案、平反的。
    
    人们在期待盼望中,却又发生了程翔事件,前《文汇报》副总编辑、现任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国(香港)首席特派记者的程翔,5月间在广州突然被捕,转送北京查究。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说他是间谍,为境外间谍机关搜集了大量情报,又特别说这事和赵紫阳无关,因为传说他去广州是为了取得赵紫阳生前好友、亲信宗凤鸣记录赵的谈话及手稿,这就又和「六四」扯上关系了。
    
    程翔爱国爱港好心不得好报?
    
    程翔到广州是为取得宗凤鸣所写赵紫阳谈话的书稿,这是程翔夫人刘敏仪首先说出的。刘敏仪在前天发表了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揭开了程翔的所谓「间谍」的秘密。他不但没有为境外的机构做间谍、搜情报,相反的,他倒是为中共搜集有关香港和台湾的情报,作决策的参考。他替北京来人约见了陈方安生以及香港民主派人士,听取意见,使中央实事求是地使用了前港英重要官员曾荫权,接替董建华,稳定了香港的局势。他又提出建议,请中央礼遇国、亲、新三党,促成了连宋的「登陆」,促进了台湾海峡的和谐气氛。这充分显示了他的「爱国爱港」。北京有人为了使他了解政策,把中央高层的讲话向他透露,这是工作的必需,他听取了,称不得「窃密」,向他透露这些也称不得「泄密」,因此要将他治罪,岂非好心不得好报?
    
    刘敏仪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说出真情,自是可信。她本人也是多年担任过《文汇报》的采访工作,是一名资深记者。程翔在为中共搜集香港和台湾的实际材料时,有些还是她也参与的。
    
    刘敏仪揭开了事件的内情,不免使人心生疑问:中共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把为他们所用的人指为「间谍」,加以折磨。
    
    从种种情况看来,程翔事件应是一宗冤案。如果把取得赵紫阳谈话的书稿也算是「窃密」,岂不冤哉枉也!「六四」已经过去了16年,赵紫阳也已经含冤15年以上,他的有关「六四」的谈话还能算什么高度的国家机密!程翔去取书稿是事实,但怎能予以定罪?
    
    总之,为赵紫阳平反,为「六四」平反,依然有待于人们的继续努力。而香港作为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上唯一可以有游行、集会自由的寸土,就更应该为此而加劲,让它为全世界所有的中国人社会生色增光。要不,中国人社会就不免大大失色了。虽然,无声有时并不是真的没有声音,人们其实是可以「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而无色的白,其实正孕藏吁多采的色泽。
    
    香港「六四」的游行已经过去了,但「六四」的晚会还来得及点亮那照破黑暗的闪闪烛光。
    
    「六四」16周年正在过去,但夜还长,还是「如磐夜气压重楼」,照夜的烛光依然需要点亮,让香港的烛光成为照亮中国人社会的永恒之光。
    
    ——原载《明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6/2005060515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