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越南战争结局看中国的“国家安全”
(博讯2005年05月06日发表)

    
    
     今年四月三十日是越南战争结束三十周年。近来世界各地新闻媒体对这一历史纪念日纷纷发表报道和评论。除了越南和美国以外,世界上和那场战争关系最密切的恐怕就是中国人了。而三十年后的今天再回首那场战争,世界上心情最复杂的可能也还是中国政府:中国为越南战争付出了天文数字的援助,也有难以计数的“援越人员”死于越南。中共支援越南的理由是如果美国打赢越南战争,就会威胁到中国的安全。这就是所谓中越的“唇齿相依”和“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在六十年代是妇孺皆知的。 (博讯 boxun.com)

    
    但越南战争的结局是对中国政府的绝妙讽刺:美国被打败了,而中国欢呼了没几天,就发现它的“国家安全”也随着美国人的逃跑而丧失了。从1976年到1979年中越关系不断恶化,1979年终于发生了中越边境战争。几年前还是“同志加兄弟”的北越共产党人,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不但是“越南扩张主义者”和“地区霸权主义者”,更是变成了“越寇”--这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对外国侵略者最仇恨的称呼,仅次于“日寇”。
    
    中越边境战争的残酷程度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也是罕见的,仅次于抗日战争和三年内战,在战争结束后的很多年里中越边境地区还有大量地雷有待清理,常常有人被炸死炸伤。当中国军队侵入越南时,遭遇到的正是毛泽东所提倡的“人民战争”,越南人不分男女老幼都是作战人员,所以中国军人也就把他们一概当作交战士兵,格杀勿论,甚至到了见人就杀的地步。当年美国国内舆论对美国士兵在越南杀戮平民大肆披露、穷追到底,而中国军队在北越到底杀了多少平民,中国人自己恐怕从来也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今天中国的宣传机器和新闻媒体仍然纪念援越抗美,但基本上不再提美国撤兵,中越交战那段历史了,中国很多八、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青年对那段历史如果不是完全不了解,至少也是十分模糊。今天他们很可能受官方宣传的影响,为中国帮助越南打败美国而自豪。但他们很可能并不知道,在越南,没有什么人对中国感恩戴德,越南政府顶多在接待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时候做做表面文章,感谢中国当年的援助,但却不会让它的老百姓了解中国援助的真相和细节。毕竟,迫使世界头号强国撤军的的光荣和民族自豪感是不能与他人分享的,正象北朝鲜也越来越不提中国当年的抗美援朝一样。
    
    不但如此,对于很多越南人来说,即使他们了解中国帮助的真相,也会把这种帮助看成是中越关系史中的一段插曲,而把1979年的中越战争看成是北方这个大国自汉朝以来对越南的兼并野心和侵略政策的继续。而这又是一段绝大多数中国青年所不了解的历史。中国人只被教育说中国如何被西方和日本侵略,而从来不提中国历史上如何侵略印度支那和朝鲜,如何杀戮西北少数民族。
    
    由越南战争带出这一笔历史旧帐,不仅仅是为了把被中共以及越共搞糊涂的历史清理一番,也是为了澄清一个在今天的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热门的话题:国家安全。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就被看成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不错,中共和美国在朝鲜打过仗,在越南也是间接的冲突,但也仅此而已。我们在这里不去分析美国出兵朝鲜和越南的理由是否充份,即到底有没有共产主义扩张。就算这两场战争美国是侵略者,但至今我们也没有证据,说美国一旦打下朝鲜或越南,就会象中共说的,把“战火烧向中国国内”。
    
    相反,历史的发展表明,这两场战争都是“有限战争”,美国在朝鲜达到了这个“有限”的目标,于是停战了。在越南,美国一旦看到连这个“有限”的目标也达不到,于是干脆撤兵了。如果美国想通过这两个半岛“侵略”中国,它只会不顾代价地扩大战争,决不会小心翼翼地把战火限制在朝鲜和印度之那半岛上。中共所谓“战火引向中国”的说法,一半是用来动员国内人民为它的政治目的服务,一半是用和世界头号强国交手这种想象来满足自己的虚荣。
    
    那么,这是不是说中国就没有“国家安全”的问题了呢?有还是有的,只不过都来自中共的盟友。苏联就是一个,它原来是“老大哥”,后来在中国的东北和西北都发生了边境冲突,甚至还想给中国的核设施动“外科手术”。吓得毛泽东赶忙请基辛格来访。印度也是一个,它曾经被中共看成是“反帝斗争”中的同志,还一起提出过“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没几年双方就在喜马拉雅山上兵戎相见,给“和平共处”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再一个就是越南了。和美国相比,这些国家才真正和中国的“国家安全”有关,因为它们都直接和中国军队在边境上冲突,并不是在第三国,而且都和领土纠纷有关。
    
    作者:寒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5/2005050615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