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博讯2005年02月16日发表)

    丘岳首更多文章请看丘岳首专栏
    
     (博讯 boxun.com)

    现在中年以上的中国人都会清楚地记得一幅曾经铺天盖地的画——穿长卦的青年毛泽东手拿一把伞走在去安源煤矿的路上,画名就叫《去安源》。
    
    且不论搞农运起家的毛泽东进入以刘少奇为主导的工运圈是否偷天换日违背史实,重要的是,毛或刘去安源干什么?他们是去那里告知矿工,你们的工作条件很差,你们挖出来的是你们的血,你们过的是牛马不如的生活,而这一切都是一个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所以,你们必须站起来,组织自己的工会,维护自己的利益,推翻不合理的剥削制度。这,是不争的史实。
    
    将近八十年过去了,中国矿工们的命运如何?这个问题的权威答案不在新华社的新闻稿,不在人民日报文章,更不在于地方官员的政绩表中,不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答案就在于接二连三的矿难,在于矿工家属撕裂人心的哀号声中。
    
    八十年后的今天,每一日由煤燃起的烈火中,有十四位矿工的生命。去年10月,大坪矿难夺走148条矿工生命,紧接着11月铜川矿难又埋去166位矿工,时隔不久,本月14日,203名矿工又魂断孙家湾井下。
    
    我想起一个黑色笑话:旧社会,我们是牛马不如,感谢党,我们终于过上如牛马的生活了!
    
    我想起那顶写有欠债数目的矿工帽。我知道,当面临死期的矿工写下给亲人的最后遗言时,我们的一些官员正在整理和杜撰有利于自己高升的“政绩”材料;当矿工家属发出揪人心肺的哀号时,我们众多的传媒记者正在按中宣部的定调赶写编排一张远比《纽约时报》“干净”的报纸文稿。
    
    没有多少人思考导致矿难的制度原因,没有迹象显示我们的政府真心想要打破一次次“要求全力抢救,领导亲自指挥……”的惯例,更没有多少人回想起“去安源”的画,相信“安源暴动”的历史会重演。
    
    中国人忌说个“死”字,故死者无言,活者也只有恸哭!但我愿把一个西方格言赠与我的同胞:“put the death beside your pillow. ”(把死亡放在你的枕边) 。 因为这样,人们才更清楚什么是生,才更懂得如何去活!
    
    鲁迅说:“死者是生者的不幸。”但仅是如此,更多死者就将完全白白死去,而生者的不幸就将持久延续下去。
    
    为了避免更多的“毛泽东”重新走上那条通往暴力革命的崎岖小路,为了防止痛到极处的家属们和相似命运的人们起而寻找“军火”,为了尽可能减少“如牛马”的人数……至少,为了减少与“盛世”主旋律不和谐的哀鸣,我想问明显失职的中国政府一声,你们准备和将着手做些有别以往的什么?
    
    我相信许多人与我一道拭目并且不会等待得太久!
    
    2005-2-15
    
    原载《观察》
    (2/16/2005 1:31)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1621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