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任不寐:胡石根一案及救援呼吁
(博讯2005年02月10日发表)

    任不寐更多文章请看任不寐专栏
    
     附件:胡石根案相关资料(赵 昕、任不寐整理) (博讯 boxun.com)

    
    
    胡石根,1954年11月14日生于江西省南昌市,1979年——1985年,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1986年——1989年,在北京语言学院做讲师、系副主任。他因参与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被免去副系主任职务。“六四”以后,他组织了“中国自由民主党”,这是当时国内最大的民运团体,其成员跨越数个省份。他还计划组织一些团体在1992年六四三周年纪念日,用航模飞机到天安门上空散发传单,并同时在沈阳、武汉、重庆等大城市散发宣传品。胡石根因此于 1992年五月底被捕,两年后胡石根被判刑二十年,为89年以后获刑最长的民运人士。
    
    目前胡石根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北京市第二监狱一直以关押政治异议人士而著名。胡石根因在监狱中不认罪曾被列为“二级严管对象的危顽份子”,比如,接见时,他要受到监听,每天24小时要受到政府委派的3~6名刑事犯的看管、记录,不许任何人同他讲话等等。胡石根无疑是目前中国在押良心犯中最需要给与援助的人之一,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刑期特别长,更由于他的身体状况确实十分糟糕。有难友出狱后撰文指出:1997年胡石根已是满头白发,全然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他的肾脏、肝脏功能都不好,听力也急剧下降,已需要助听器的帮助。他入狱后,原本就坚决反对他从事民运的妻子已经与他离婚,并拒绝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他远在南昌的兄弟姐妹,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工人,难以担当为他奔走呼吁的责任。
    
    2004年10月17日,胡石根姐姐胡风云女士就胡石根身体健康问题致信中国监狱当局,胡风云说,胡石根现在已经五十多了,已经服刑12年半,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胡石根现在患有多种疾病:严重的头痛,严重的失眠和严重的鼻窦,视力衰退以至多次摔伤。胡石根现在还患有严重的胃病,并已被确诊为腰椎3-4椎间突出,骨质增生,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此外,胡石根左手中指和双脚踝骨都出现过骨折。2004年12月9日,胡石根的弟弟胡水根致信定居在加拿大的学者任不寐先生和美国学者胡平先生,称胡石根的身体状况从2004年10月至今每况愈下,担忧体弱多病的胡石根可能熬不到出狱的那一天;因此呼吁国际舆论和人权组织“救一救”胡石根。
    
    根据上述情况,我们呼吁加拿大政府及相关人权机构,在人权普世价值之下,根据加拿大法律、国际法以及中加双边条约,敦促中国政府以保外就医等方式尽早释放胡石根,并为胡石根来加治疗和定居作出相应安排。
    
    任不寐于2005年1月9日星期日
    
    
    附件
    
    
    胡石根案相关资料
    
    赵 昕、任不寐整理(整理)
    
    目 次
    
    一、胡石根简历
    二、胡石根姐姐就胡石根身体健康问题致监狱当局的申请书
    三、王天成:胡石根为民建党入狱
    四、陈青林:胡石根,铁骨柔情也英雄
    五、韩 罡:难友胡石根
    六、支持胡石根获“杰出民主人士奖”的提名
    
    一、胡石根简历
    
    生于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62年―――66年,南昌市石头街小学
    67年―――70年,南昌市十一中学,后转入江西恒湖共大
    71年―――79年,进入江西汽车制造厂工作
    79年―――82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
    83年―――85年,北大研究生
    86年―――89年,北京语言学院讲师、系副主任
    92年―――现在,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因反对当局89年“6-4”镇压并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于92年5月被捕,被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胡石根女儿――君君 十三年来,只能见到父亲一面
    君君生于1988年10月2日
    95年―――99年 白云路小学
    2000年―――2003年 北京外国语学校
    
    胡石根姐姐就胡石根身体健康问题致监狱当局的申请书
    
    尊敬的监狱长:
    
    您好!我是胡石根的姐姐。胡石根现在已经五十多了,服刑也已经十二年半了。他现在患有多种疾病,体质也很差了。他这样年龄就满头白发,步履蹒跚,虚弱沧桑,目前的健康状况十分令人担忧!我们知道,同时也非常清楚和理解监狱多年来对我弟弟的监管和生活上的关照。我们家属再次恳请,监狱方面本着人道主义及完全彻底负责的态度,为我弟弟安排做一个全面体检,并积极给予治疗。
    
    据我们了解,我弟弟目前患有严重的头痛,经常夜间发作,发作起来头痛欲裂。他还患有严重的失眠和严重的鼻(原件空白,应为‘窦’)。由于他体内的许多疾病长期得不到及时稳妥的医治,反复发作,越来越严重,已经慢性化,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生活。他的视力越来越差,戴着眼镜也难以看清台阶了,多次摔伤。
    
    他现在还患有严重的胃病,且原因不明。由于没有机会做全面体检,心、肝、肺、肾、血液的状况也不得而知。如今由于长期监禁,营养不良,不能运动,象他这个年龄,在监狱的医疗条件下,可能稍一患病,如有闪失,就会有生命之虞。
    
    胡石根现在已被确诊为腰椎3-4椎间突出,还骨质增生,现在较为严重,如不及时治疗,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
    
    我弟弟左手中指和双脚踝骨都出现过骨折,原因不清楚。这可能说明他缺钙,骨折后,由于未能及时恰当的治疗,愈合不良,现造成左手中指和踝骨畸形发育,关节活动受限不便。从这一点来看,同时也说明了监狱方面所提供的医疗条件和医疗技术是远远不够的。
    
    据我们了解我弟弟所在的分监区伙食极差,且每况愈下,这让我们家属非常担忧,寝食难安。其他犯人每月可以采买200元食品及生活用品,而胡石根长期以来,每月只能采买80元,兼之我弟弟还有严重的胃病和其他……所以,我弟弟的身体素质很差,营养状况很糟。这种情况如果再长期以往继续下去,肯定会对我弟弟的健康状况产生难以想象的后果。
    
    现在我们家属别无所求,我们只能再一次肯(应为“恳”)请监狱长及全体干警本着人道主义、法治、公正且负责的态度,安排到社会上的三甲医院为我弟弟做一次全面体检,并允许家属陪同,对脑、心、肝、肺、胆、肾、胃、血液、免疫、内分泌等进行一次全面体检,将检查结果书面告诉我们,然后再对症积极治疗。只有这样,你们和我们家属才会对胡石根的健康状况做到心中有数,同时也让我弟弟感到监狱的关心和政府的关怀,也有利于我弟弟的身体健康和学习进步。
    
    去年的申请一直没有答复,今年再次申请,求求你们一定好歹书面有个答复。
    
    我代表我们全家人感谢你们!
    
    胡石根姐姐:胡风云
    2004年10月17日
    
    三、胡石根为民建党入狱
    
    王天成
    
    石根入狱已将近整整九年,并且还有漫长的刑期在等待着他。对于这样一位正在为民族的前途作出巨大牺牲、真诚为自由的事业而抗争的人,多年来我们不少人并没有尽到多少应尽的援助责任,而且还有人热衷于在背后进行无端指责,这不能不使人感到遗憾和痛心。
    
    石根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普通百姓家庭,入狱前是语言学界一位很有造诣的年轻学者。他作为一名教师积极参与了1989年的民主运动,秋后算帐时被免去副系主任职务。但这并没有改变他为自由抗争的决心。在“六四”后极度恐怖、反动、沉闷的气氛中,在许多人宁愿选择沉默的情况下,他考虑的是如何在新的形势下将抗争继续下去并付诸了行动。
    
    他以89年的积极分子为基础,联络了一批人,在当时的情况下选择了秘密组党这一特殊的抗争方式——组织了“中国自由民主党”——当时国内最大的民运团体,其成员跨越数个省份。他与当时国内另一个重要的民运团体——康玉春等人组织的“中华进步同盟”取得了联系,谋求两个团体的合并,而且已开始共同从事某些活动。他还牵头组织了“中国自由工会筹委会”,以作为自民党向市民中发展的形式。这三个组织计划在1992年六四三周年纪念日,用航模飞机到天安门上空散发传单,并同时在沈阳、武汉、重庆等大城市散发宣传品。
    
    不幸“出师未捷身先折”,从这年五月底开始,警方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抓捕了数十名活跃分子。两年后,在北京、河南和新疆等地,共有二十余人被审判,其中胡石根被判刑二十年,康玉春十七年,实为89年以后绝无仅有的长期人身迫害。截至最近,大部分当年的难友都已出狱,现在狱中还有胡石根、康玉春、王国齐和刘京生四人。
    
    作为自民党临时领导机构的成员之一,我也在狱中度过了五个春秋,1997年底才走出监狱的大门。我很快就发现,在民运圈子中对胡石根和我们的案件有不少非议,包括人身攻击。无论在狱中还是出狱后,我都经常在反省我们当年的事情,非常明显,在组织形式、战略策略、方式方法等方面都有需要认真检讨的地方。可以说,在我们当年的难友中,我是自我批判最激烈的人。然而,即便在我看来,一些人对我们的事情的评论也是很不严肃的。例如,他们竟然丝毫不考虑当时的历史条件,高谈 “公开抗争”来指责“秘密组党 ”,至于进行人身攻击则更是荒谬。
    
    回顾这些年来中国民运界在国际国内整体形象的下降过程,部分民运人之间的相互攻讦、相互贬低,正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考虑到我本人是自民党事件的当事人之一,考虑到民运圈子中颇为流行的相互攻讦、自我论断之风,我一直在保持沉默,今天也不想多说什么。但是,我不得不说,中国民运界这么多年来到底给了胡石根多少关心,尽了多少责任?一些人热衷于非议一个正在作出牺牲的人,却一点也想不起自己的责任,是否一种耻辱?
    
    胡石根无疑是目前中国在押良心犯中最需要给与援助的人之一,这不仅是因为他的刑期特别长,更由于他的身体状况确实十分糟糕。当我1997年底离开监狱时,他已是满头白发,全然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他的肾脏、肝脏功能都不好,听力也急剧下降,已需要助听器的帮助。虽然他的精神状况并不差,依然像过去一样充满热情,每天坚持读书、写作,注意锻炼身体,但长期的牢狱生活,恶劣的生存环境,正日复一日地摧残着他。他入狱后,原本就坚决反对他从事民运的妻子,拒绝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他远在南昌的兄弟姐妹,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工人,难以担当为他奔走呼吁的责任。他在狱中的状况,这么多年来外界并不十分清楚。
    
    当年的难友们每每聚在一起,都十分怀念石根。在那些难忘的岁月,石根的人品,他的朴素、诚实、谦让、热情、勤奋和义无反顾,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在法庭上大义凛然,慷慨陈词,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振奋。虽然当年的抗争没有成功,但与石根共赴国难并不遗憾。(选自《脊梁:中国三代自由知识分子评传》香港开放杂志社2001年出版,题目为任不寐加)
    
    四、胡石根:铁骨柔情也英雄
    
    陈青林
    
    我在七处看守所时,同号的一个大流氓犯人,常以钦佩的口吻向我提到胡石根:你们的胡主席是一个汉子,无论是警察的精神刁难,还是号里流氓的肉体折磨,他从没低过头。
    
    密云一个叫马占孝的死刑犯也曾与胡石根在一个号呆过,调过来后听说我与胡石根一个案子,就常与我聊天,他经常笑眯眯讲起一个故事,他一次调侃地跟胡石根说:树根长在石头上,不是胡长吗?胡立即正色回答:不是树,是金子和钻石,必须长在石头里!马占孝盯住胡石根看了看:敢捅咕共产党的屁股,是个金刚钻。
    
    马也常提起胡老师对自己的女儿君君深深思念之情,男儿有泪不轻弹,胡老师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拿出女儿的照片久久凝视。(2004.5.22于北京明心斋)
    
    五、难友胡石根
    
    韩罡
    
    我自89年“6.4”被捕后,一坐就是10来年的牢。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许多事,遇到了不少人。但至今仍让我时时牵挂的人,就是仍在难中的胡石根先生。
    
    北京市第2监狱是一所著名的监狱。所谓“著名”,在于它过去和现在,都是关押政治异议人士的处所。陈子明、王丹、包遵信、任畹町都曾在此坐牢。我是1993 年来到第2监狱的。我通过斗争,获得了很多人(包括狱警)的尊敬和理解。正是利用这个方便条件,我才能经常和一些异议人士进行沟通。大家虽然各自的背境不同,但在改善生存状况的态度上是一致的。当时,我们做成了两件事:一件是反对劳改产品出口,一件是反对封闭式接见。这使我们深受到鼓舞,影响也扩大了。
    
    后来,我通过内部消息知道“中国自由民主党”被判刑的一些人被送到2监,没经过入监队,刚刚下车就被分到各中队。通过偷听“外电”才知道他们中领头叫胡石根。因为组党和预谋在“6.4”纪念日时用模型飞机在天安门撒传单而被判刑。当时我很激动。“6.4”过了这么多年,社会上还有那么多正直的人不怕坐牢为之呼吁。这些人的人格是让人钦佩的!所以,我一直努力和他们联系上。
    
    但是,1995年的情况急转直下。我为了争取改善“6.4”良心犯,书写了《反迫害、反虐待绝食宣言》,被关了禁闭;出来后又被政府所派的刑事犯看住了,所以,与胡石根联系的希望也就断绝了。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结识了石根先生的“同案”王天成先生,和在集训队见到了他的另一个“同案”王国齐先生──两个非常正直的人。通过他们2人的口,我才初步了解到石根先生是一个性格倔犟、为人谦和、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来到2监后,他拒不认罪,拒绝参加“劳动改造”,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读书、写作。没有坐过牢的人是不能了解坐牢的艰难的。尤其是在中国监狱,能够矢志不改、勤奋读书的人,真是太少了。这就更加剧了我想认识老胡的心情。
    
    我曾托一名刑事犯看望过老胡。那人除了向我描述了老胡的生存状况外,还带回了老胡送我的一本书。书名我已经忘记了,内容是介绍人权的。这令我非常感激。因为,在狱中,政府为了“改造好”我们,禁止我们看政治方面的书。这样的书在我们手中简直是“无价之宝”。
    
    斗转星移,转眼到了1998年。这一年初,我又被调了队,恰好和老胡在一个大队。我们俩住上、下楼。这次可以说咫尺天涯了。
    
    按照监狱的规定,犯人分为5等,5等犯人的待遇各不相同。
    
    ◆1等宽管犯人──除有与家属团聚、留宿、打电话、通信自由等特权外,每个月还可以购买200元的食品(虽然价格很贵);
    ◆2等宽管犯人──次一些,每月可以购买160元食品;
    ◆普管犯人──更次一些,每个月可以购买120元食品;
    ◆2级严管犯人──除了不让与家属团聚留宿、打电话外,每月只能写一封接见信,消费额定为80元;
    ◆1级严管犯人──被抓到严管队,停止、接见和通信,每天吃窝头咸菜,每月只能买一些日用品。
    
    我同老胡因不认罪被列为“二级严管对象的危顽份子”,并且又有了一些特殊的待遇。比如,接见时,他要受到监听,每天24小时要受到政府委派的3~6名刑事犯的看管、记录,不许任何人同他讲话等等。中国政府为了不承认中国有政治犯,在各种文件中把我们叫做“特管犯”。
    
    事情又是凑巧:一个被政府任命看管我的刑事犯,恰好在北京市看守所时,与老胡同住一个监室。他对我们这些人深表同情。他说老胡受了不少苦,在北京市看守所时被流氓欺辱,右手的中指被拧断,得不到医治,手指已长成畸形。并且,他答应帮我尽快与老胡联系上。机会终于来了,我利用出早操的时间,想方设法接近老胡。由于没有见过老胡,我只能凭感觉去认。终于,我发现了一个在院子角落里踱步的人,个头不高,但很威严,雪白的头发根根挺立,戴着一副眼镜,一副脚上系着鞋带的大眼镜,习惯性地背着手在那里踱来踱去。我试探性地与他搭讪,最终确认,这个人就是老胡。四支手握在了一起,我第一次感觉到同志间相互支撑的力量,眼前的苦难仿佛天高云淡了。我们握手的情景引来了看管他的人的警觉。他开始厉声斥问老胡,为什么违反规定。我当即上前质问那家伙。看管我的人轻轻把我拉开,在我耳边小声说:“来日方长”。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后来,经过各种关系的协调,我同老胡偷偷谈几句,也就没人管了。那时,我才知道,老胡出身很苦。他出生在“老革命根据地”江西,9岁才开始上学,凭着个人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大学任教。如果这样下去,他可以说前途无量。有一次,我曾半调侃、半认真地问他,是党培育了他,为什么不跟党走。他却说,是祖国和人民培养了他,应该报答的是他们。
    
    老胡的身体很弱,可以说是弱不禁风。他除了生存条件不断恶化、食品来源紧缺、营养不良外,还要受到政府和刑事犯的时时打压。他一般每个星期都要去卫生所看病,有时甚至是被抬去的。40多岁的人,看上去象60多岁的。每当看到这些,我的心中总是一阵阵酸楚。
    
    但是,他的精神状态却很好,谈论起政治和学问来,滔滔不绝。记得我们俩都喜欢读的书是《顾准文集》。那是王天成先生费尽周折才送到我们手中的。我知道自己过不久就要出狱,所以把自己手中积下的一些书送给了老胡。为了怕政府发现,我只能一本一本地利用出早操的时候,偷偷地让他夹带回去,真是费了不少劲儿!
    
    老胡是一个大学问家,除了政治上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专业知识方面也是颇有成果的。那时,我就知道他正在发明文字编码技术。没有计算机,这种工作是非常艰苦的。后来,我们听说监狱办计算机班。老胡提出要去参加计算机学习,遭到了监狱的拒绝。1999年,老胡的发明终于完成了。他想向国家申请专利,但遭到了各方面的阻碍。首先,他属于在押犯,处在剥权期间。其次是监狱的压制,他们不希望让世人知道“反革命”能够出成果。所以,老胡同我商量能否把“专利材料”通过别的关系带出去。我说,试试看吧。
    
    在我努力的过程中,意外的事发生了。就在我即将出狱的时候,刑事犯对我进行了毒打,后来又被政府严密地看管起来。我想,这是政府为了断绝我和老胡的来往故意安排的。他们不准我下楼,也不允许我到处走动。每次出早操,我只能站在窗口同楼下的老胡挥手致意……
    
    我出狱的那天,向往自由的心早已飞出了高墙。但我恋恋不舍的就是老朋友胡石根先生。两年10个月的相处,使我们的友谊不断加深。在这段日子里,我从他言传身教中懂得了不少道理。我感谢苍天给了我与他相识、相伴、相知的机会。
    
    保重,老胡──我的良师益友!朋友们都在牵挂着你,为你奔走呼告。
    
    坚信,我们总有一天会在自由的世界中相聚!(2001年6月8日)
    --------------------------
    原载《议报》第18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9/2005 4:5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1001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