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林保华:赵紫阳逝世的各色反应
(博讯2005年02月06日发表)

    
    
     赵紫阳病逝,作为中共前总书记,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开拓者,作为反对六四镇压的中共良心犹存的代表者,作为六四后被软禁十五年的受害者,国内外有各色不同的反应是必然的,从中也给我们作为观察各色人的镜子。 (博讯 boxun.com)

    
    作为八九民运的参与者,自然希望通过对赵紫阳的公正评价而向公正评价六四迈进一步,为自己讨回公道。六四受难家属对此感受更深,要求更强烈,应该全力支持他们的要求。
    
    而中共内部,现在已经难分甚么改革派、保守派,而是利益集团的结合。当年改革派的万里、田纪云、朱镕基都在压力下退却,背叛了自己的良心,屈服在中共这个强权的淫威下,除非现在良心发现,或者觉得反正自己的日子不长而放手一搏,否则也难期望他们可以做出甚么惊天动地的事。
    
    流亡海外的中国民运人士,自然借此表达自己的哀思,也是向中共施压的机会。然而可以预料,成果也有限得很。
    
    笔者看好当今中国年轻的一代。他们或经历过六四,也可能没有参与八九民运,关键在于他们有良知,对中共的暴政和虚伪有正确的认识。他们在默默的工作,把影响力向社会各个角落扩展,动员被压迫阶层反抗。这才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因为立场、角度的不同,对赵紫阳的评价也有不同。有把赵紫阳捧为盖世完人者;有基本肯定赵紫阳功绩,但摆脱不了他身为共产党人局限者;也有因为赵是共产党人而对他基本否定者。
    
    依我来看,中间的评价比较公允。赵在文革前十七年也为中共做了不少坏事。他的可贵在于文革后有反省,不但为改革开放立功,也在六四镇压中拒绝执行,并且事后一直拒绝检讨认错,这种风骨在共产党里很难找出来,连胡耀邦也被迫做检讨。但是赵紫阳也就是“洁身自好”,没有能够与中共彻底决裂。也许他有其他考虑,担心自己的家人受害。有这种考虑是人之常情,不能苛责,但也因此评价不能到达极点。
    
    但是无论如何赵紫阳保持了道德的底线。特别是在目前赵逝世的时候,大家应该同仇敌忾向中共开火,这种分歧就无谓大事讨论,还是应该在“反共”前提下团结一致。不管主张暴力还是和平,不管统独,也不管宗教信仰。
    
    当然,海内外也有一批投机分子,在赵紫阳逝世事件上扮演可耻角色。香港立法会一些亲共人士,因为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一句立法会为赵紫阳默哀“违反基本法”,那些奴才门为阻止默哀和闹大事件而玩流会把戏。他们以为北京把赵紫阳列为“敌我矛盾”而玩高调,没有料到北京后来又玩赵紫阳有功有过说,还要开送别会,虽然还有很大的保留,但是起码不把赵当敌人,于是把香港这些奴才搞得傻眼了,又纷纷做出检讨。
    
    海外的异议人士,因为本来就有不同的山头,在追悼赵紫阳事件上虽然能够尽量保持一致,但是“体制内”与“体制外”调子总归有不同。接近法轮功的大纪元因为刚发表“九评共产党”,把共产党这个肮脏的流氓集团全身剥光在全世界展示出来,他们与其他异议人士还组织“告别中共”的活动,悼念活动自然也与“告别中共”有关。然而这也许是一些“体制内”人士所难以接受与合作的。而把媚共人士拉进来,也使人愕然。
    
    笔者诚然希望中共体制内的“健康力量”能够挺身而出,至今仍然如此。希望在追悼赵紫阳问题上他们也能站出来号召民众,他们如果能站出来,无疑会加快中国演变的过程,也减少改革过程所付出的代价。然而不幸的,以往对他们的表现一再失望。只靠海外的智囊、旧部,又能有多大的作用?何况要承认他们也在老化的过程中。
    
    大纪元在讨论“九评”的过程中,不断有人提出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怎么办?因为这是中共迷惑人心的言论,也是“体制内”难以突破的框框。然而毛泽东在一月革命时早说过:“死了张屠夫,不吃浑毛猪。”没有共产党,还有其他,才有新中国。西方国家没有共产党,或共产党已经势微,人们活得更好。即使中国的国情,没有了共产党,还其他讲究爱心和人性的宗教组织,其他非政府组织也开始萌芽发展,无论如何,他们比共产党这个流氓黑帮集团好,他们会带人民走正路而不是邪路。东欧国家在演变中,宗教起了很大作用,期望中国亦然。
    
    ──转自《争鸣》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5/02/2005020613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