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温家宝总理:你被谁出卖?(图)
(博讯2004年07月12日发表)

    温马/《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刊登记者邱伟深度报道,“平安保险间接大股东“傀儡富豪”郑建源调查”,目标直指温家宝大公子温云松。而在温家宝担任副总理时期,有关其家人的任何经商新闻,都不大被人们提起。而今次《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刊登此文,首次证实在海外传播甚久的有关中国首富马明哲与温家宝交易内幕。人们不禁百般揣测其间的内情。

     1。首富马明哲自保 (博讯 boxun.com)

    温家宝丑闻被解开,可以说是与首富马明哲密不可分。温家宝为人谦和,作风严谨。不曾想,家人却搭上嚣张跋扈的中国首富马明哲。数年来,平安保险公司员工不断举报首富马明哲各种犯罪腐败罪行,但都得不到任何政府层面得干预。甚至在去年,内地《东方早报》和《21世纪人才报》更公开报道首富马明哲掩盖腐败犯罪,不惜收买深圳公按迫害复旦大学博士胡坤案件。

    首富马明哲不但没有因为腐败被揭,反而绕过深圳市政府管辖,直接被任命为全国政治协商委员会委员。更有传言,马明哲可能被任命为深圳市副市长,分管金融。

    而2003年9月,深圳市政府公开下文,免去马明哲平安保险公司总经理职务。同一任命免职文件中,都为深圳市正局级干部。而按照内地干部管理条例等规定,平安保险公司得干部管理归属深圳市政府管理。但长期以来,首富马明哲借助中央高层力量,长期游离,甚至凌驾在深圳市政府之管辖。广东和深圳政府官员虽有怨言,但慑于中央高层的干预,而往往敢怒不敢言。

    多年来,中纪委和国务院不断接到平安公司员工举报,对其中涉及3000亿国有资产的归属,以及马明哲本身十余年来所累积的经济问题多有揭露。尤其是一封署名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员工的举报信,更披露马明哲在平安保险公司内部会议上声称自己与温家宝家族交易密切。

    中纪委与审计署虽对首富马明哲问题掌握清楚,但考虑涉及中央高层,以及温家宝的一些动作,而对首富马明哲迟迟不能采取行动。2004年初,马明哲更获得温家宝的特批,获得在香港上市的特许。

    内地金融界,以及广东和深圳坊间认为,马明哲主动将自己的腐败利益与温家联系起来,暂时自保。

    2。首富上市暴露玄机

    2004年6月24日,平安保险在香港上市。温家宝在此过程中,给予两项特批。

    其一,是集团上市问题。因为截至目前,内地还没有一家金融集团上市公司,且内地实行金融分业经营政策,而平安保险集团旗下拥有银行、保险、证券和信托等多元化的金融业务,与国内现行的金融分业政策发生冲突。而平安集团之所以可以得到中国国务院的特批,不必实施金融分业经营的法规,亦得到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背后的支持。

    其二,是对25%以上外资股权比例的豁免权。也就是说,平安公司上市后外资股份必定超过25%,但这仍视平安为中资保险企业。目前平安四家外资股东总持股比例已经达到24.6%,根据中国外企有关法规,外资股份在25%以内为中资企业,超过25%则视作外资企业。根据入世承诺的保险业开放时间表,中资保险公司目前仍拥有一些保护政策。

    尽管外界对首富马明哲获得如此众多的特批纷纷质疑,但仍不明就里。毕竟,首富马明哲作为一个深圳市政府管理的局级干部,与位居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似乎还差十万八千里。

    但内地《经济观察报》刊登的一篇报道披露,位于平安保险股东名单之首的自然人,居然是原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鸿儒的长子刘方(见下表)。而2004年7月1日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邱伟的文章更披露,真正持有平安保险公司最大股份(73.6亿港币)的居然是一个假身份证的“隐形富豪郑建源”。

    《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对该神秘富豪的描述是:30来岁,常住北京,在美国留学归来后在北京创立了一家公司,一直从事IT方面的工作,曾经帮助平安保险以及一些全国性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从事IT项目的建设与咨询。而据数月前首富马明哲披露其与温家宝家族的交易内容来看,此神秘富豪正是温家宝长子温云松。

    于是,公众方才获晓首富马明哲特权来自何方,甚至连中纪委和广东省的司法机关都拿他没有办法。

    3。首富上市遭国际投资者抛售

    多年来,关于首富马明哲的是非传闻不绝于耳。而根据内地媒体的披露,仅在公司经营层面,马明哲面临三宗罪。

    第一宗“罪”:平安公司面临着高息保单的压力。在1995年至1999年期间,为了盲目扩大市场份额,平安公司所销售的高息保单,也导致该集团在低息环境下录得亏损,以贴现率10%及15%计算,1999年前的保单带来亏损251.29亿元及195.04亿元。

    第二宗“罪”:在过去3年平安曾因违规而被罚款740次,涉及罚款3200万元,另亦曾触犯会计违规、保险产品不当支付及误导性陈述等违规行为。 但每次,都被首富马明哲蒙混过关。作为直接责任人的首富马明哲,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惩处,反而“升任”广东省政协常委和全国政协委员。

    第三宗“罪”:本次平安完成全球发售后,汇丰控股将成为最大单一股东,持股9.99%,连同其余4名持股较高的股东,持股量合计共达38.91%,因此不少专家指出,如果汇丰行使自己的权利可能与平保最大利益不相符,对集团业务构成重大影响。

    自6月24日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后,平安公司的股价一度跌破发行价。尤其是在《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记者邱伟的文章刊登后,虽在新浪、搜狐、人民网、新华网转载该文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竟然都删除了,而海外媒体和内地知情人士可以清楚看到,文章中所指的正是温家宝的长子-温云松。

    随后一个星期中,平安公司的股票在香港遭投资者抛售。虽有摩根,高盛,汇丰等大行护盘,但仍一度跌破发行价。

    联想数星期前,国际投资银行-花旗集团解聘太子党赵紫阳四儿媳妇事件,国际投资者再次亲身体验投资中国的“政治风险”。

    4。温家宝牵涉首富案件

    温家宝上台以来,除SARS,查渎职案件,公开谈论AIDS等社会问题,曾赢得国内外民众好评。

    但令温家宝难以把握的,却是家人深深涉及首富马明哲案件。

    首富马明哲树敌众多。甚至曾公开发文声讨原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鸿儒,并在公开场合不避讳自己与原人大委员长和副总理田纪云的“交易”。在中国金融界和广东商界,首富马明哲一直被冠以“善于钻营而不择手段”,“过河拆桥”等恶名。甚至连提拔他的恩人袁庚,亦拿当年勤恳的小司机和现今嚣张跋扈的首富马明哲没有办法。

    温家宝家人经商的内幕,被首富马明哲踢爆。虽可使外界对马明哲的每一动作都要看温家宝眼色,但亦令共和国总理温家宝的日常工作和改革举措大受约束。除了要顾忌太太,公子与公主外,身边的马凯亦曾得到首富马明哲的好处而为其擦鞋。

    近日,新加坡英文《海峡时报》报道更指出,首富马明哲案件已经成为温家宝政敌牵涉和威胁其的利器。而如何处理好首富马明哲案件,也成为温家宝从政以来最大的挑战,不是一般智慧所可以解决。

    而由于马明哲涉案金额数以亿计,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腐败窝案。海外分析人士认为,温家宝要解决该问题,恐怕需要的不是一般的智慧所可以顾全。

    5。《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文章背景深厚

    自2001年,内地新闻界人士就曾披露,《《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以及其所属的南方报业集团与首富马明哲的平安公司同在广东省境内。两者关系曾因为1100万广告收买记者稿件而一度交情甚欢。广东省委宣传部长亦与平安保险公司高层人员礼尚往来,交情密切。因此,大凡有关首富马明哲和平安保险公司的负面新闻,都能够被及时地“隔离”。

    而7月1日《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居然公开披露首富马明哲73.6亿港币股份腐败交易,难免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首富马明哲主动要求《21世纪经济报道》刊登此内幕之可能。在反腐败风声日益趋紧,自己的腐败事迹不断被海外媒体曝光,尤其是在香港上市后,更多来自信息透明的压力,首富马明哲此时将与温家宝家族交易的内幕公布于众,颇有当年远华案主犯赖昌星的风格。当年,赖昌星在加拿大将其与中央高层官员的内幕主动披露,并透过海外民运人士盛雪出书,以换取不被加拿大引渡回中国。

    但也有海外分析人士认为,七月五号,《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又用头版头条刊载温总理三道批示,五部委再查商业地产,这样的报导。并在第二十页的下半页,刊出半版的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广告。为什么有这种前倨后恭的表现?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二十一世纪经济报导》的文章有针对性,没有高层撑腰,是不可能刊出来的,尤其现在都是利益集团之间,拿经济上的问题来互相敲打。

    但无论如何,此次温家宝将切身“享受”被首富马明哲出卖的“奶酪”。也许温家宝此次所将付出的政治代价,远非73.6亿港币股份所可以衡量的了。

    (附录)

     1刘方 通过北京恒丰永业经贸有限公司和北京裕昌隆工贸有限公司持有平安股东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股份30.4

       2叶选生 间接通过江南实业持有平安股份13.7

       3林友耀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0.4

       4俞建伟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0.0

       5刘振江 通过北京恒丰永业经贸有限公司和北京裕昌隆工贸有限公司持有平安股东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股份6.9

       6蔡晓红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5.7

       7张怡垣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3.0

       8武汉裕升商贸发展有限公司 通过北京恒丰永业经贸有限公司和北京裕昌隆工贸有限公司持有平安股东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股份2.0

       9张海 间接通过江南实业持有平安股份1.6

       10高智雄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3

       11张红泳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3

       12张琦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3

       13付彦波 间接通过宝华集团持有平安股份1.3

       14马明哲 平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0.8

       15深圳市正直方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由平安保险工会、平安证券工会和平安信托工会等最终持有0.8

       16孙建一 平安执行董事、执行副总裁0.7

    

    郑建源很可能是被人推到前台的一个“符号”,幕后操纵者另有其人

    记者 邱 伟

    2004年06月30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北京、杭州报道

    郑氏本无名,却因身为平安保险的间接股东而登上了富豪榜。

    在《新财富》杂志“2003内地富豪排行榜”中,郑建源因为控制着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和宝华集团(这两公司分列平安保险第5和第7大股东),郑的身价被估为33亿人民币,排在第三位。

    如今,平安保险上市当让郑建源身价倍增。上市后,源信行和宝华集团控制平安保险的股份为7.13亿股,约占总股本的11%。如果这两公司还是为郑建源所控制的话,那么按照每股10.33港元的发行价计算,郑建源的财富仅因平安保险就应达73.6亿港币。

    然而,本报记者调查发现,郑建源只不过是一个“傀儡”,徒有富豪之名,并无富豪之实。

    幕后操纵者另有其人。

    掩饰什么?

    为了追踪到郑建源的真面目,记者首先在北京市工商局查阅了源信行和宝华集团的登记资料,发现这两家公司变动频繁。

    源信行有两家,之前,一直持有平安保险股权的是源信行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现由王丹和汪春平两人各持有50%股权;而现在平安保险上市,持有平安保险股权的则变成了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其股东又是两家法人,即北京裕昌隆工贸有限公司和北京恒丰永业经贸有限公司,追到最后,一名为刘方的自然人持股最多,分别持有裕昌隆的75%股权和恒丰永业的80%股权,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亦为刘方。

    宝华集团在2002年12月变更为由5家法人近乎平均持股,这5家法人分别是上海兴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宏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汇宝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丰盛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宝源投资有限公司。对5家法人进一步追踪发现,最终持股的是蔡晓红、张怡垣等一些陌生的自然人,郑建源的名字不再出现,法定代表人也从郑建源变成了郑平忠。

    如此地隐居幕后,郑建源想掩饰什么?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源信行和宝华集团的办公地点均在北京新世界中心北办公楼15楼。记者赶往新世界中心,发现15楼已经成为一家体育用品公司。新世界的办公人员告诉记者,宝华集团早在一年多前就搬离了新世界,迁往地址不详。

    记者拨打114查询两公司的电话,均没有登记。然而,在记者翻看《北京黄页》时,却意外发现了北京宝源投资的电话和地址,宝源投资是宝华集团的股东之一,持有20.5%宝华集团的股权。

    记者致电宝源投资,一女士接电话。记者上来就问“这里是宝华集团吗?”,对方给予了肯定的答复。记者提出想找刘方,对方告知刘方不在办公室,办公室暂时只有她一人留守。记者再次提出,想联系到她的老板郑建源,对方回答是“郑老板在香港工作”。

    记者提出想了解有关宝华集团的进一步信息,对方却奉劝记者不要这么做,并说他们“有严格的保密规定”,就什么都不说了。

    记者随即赶往宝源投资的所在地德惠写字楼B座(也即宝华集团和源信行的所在地),发现德惠写字楼坐落在北京崇文区一个小街道上,而B座更是由破落的小旅馆改造而成,像宾馆房间一样的房子内塞满了各种小公司,而宝华集团即位于2楼的一个小房间内,空间不足20平方米。该写字楼绝对是一家低档写字楼。

    如此有钱的公司却租用如此廉价的写字楼,让人不免疑惑。

    更多的疑惑则接踵而至。

    记者接着在上海114台查询所有和宝华集团相关联公司的电话,最终只发现一家上海银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电话登记在册。上海银峰曾经的法定代表人亦为郑建源。

    记者致电上海银峰,从声音辨别是一女孩接的电话。和北京一样,上海这家位于金茂大厦的办公室同样只有一人留守,而且,这位女孩刚来工作一个月,她不知道老板的名字、不知道公司的业务,甚至连招聘她进来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记者关注到另外一家宝华集团的关联公司上海宏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持有宝华集团19.85%的股份。在上海宏华的工商登记资料中,曾留有该公司大股东兼法定代表人俞建伟的手机号码。

    记者拨通俞建伟的手机,刚说出郑建源的名号,俞便忙称“我不知道”,便随即挂了电话。

    一切都太奇怪了。

    身份悬疑

    关于郑建源,似乎一切都是谜团。

    到目前为止,媒体没有见过郑的任何一张照片,更从未见过郑本人,甚至连他的基本履历都没有。郑建源更像是凭空冒出来,一夜之间成为巨富。

    《新财富》在资料介绍中,称其“早年在北京从事轻工业产品的国际贸易”。记者致电《新财富》,其工作人员称,这句话也是从媒体上看来的,并不具有严格的真实性。

    也许,最真实的线索只有在他担任宝华集团法定代表人期间,在资料登记资料中留下的大陆身份证号码。根据身份证号码显示,郑建源今年33岁,广东汕尾陆河县人。

    然而,既然郑建源常年在香港工作,那么香港的工商登记应留有蛛丝马迹。

    通过对香港工商登记资料的查询发现,香港有一家公司,名曰“宝华控股”。资料显示,宝华控股有两位股东,其中Global Access Network Tech Ltd.公司持有99%股权,China Growth Investments公司持有1%的股权。而Global Access Network Tech Ltd.由郑建源持有999,999股,由tsoi tsui kuk女士持有1股。

    资料显示,宝华控股原先在香港新世界中心办公,1年多前,几乎是和北京宝华集团搬家的同时,宝华控股搬往香港国际金融中心1期办公,然而,记者致电国际金融中心1期的物业管理处,却被告知没有这家公司。

    资料还显示,郑建源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为香港常住居民。目前,郑建源登记居住地为东涌。东涌靠近香港新机场,此住宅区在香港没有什么名气,价位也是中低档。而在此之前,郑建源的登记住处一直是太古城,而太古城亦为香港的平民住宅。

    一切的指向都令人生疑:郑建源是一个真正的富豪?

    郑裕彤烟幕

    那么,真正的幕后老板是谁呢?

    第一个引人注目的联想人物是新世界集团的掌门人、香港知名富豪郑裕彤。新世界集团在香港拥有三家上市公司,资产逾千亿港元,包括新世界发展、新世界基建、新世界中国地产等。

    联想基于以下几点:一是郑建源和郑裕彤两人都姓郑,颇值得猜想;二是郑建源为世界眼科组织董事,而郑裕彤曾经资助过世界眼科组织的创立;三是宝华集团和源信行原来都在北京新世界中心办公,而宝华控股原来也在香港新世界中心办公。

    另外,重要的一点是,目前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平安保险的股权,除了从招商局直接购买的外,还有一部分来自于新世界集团。

    资料显示,香港新世界曾与武汉建设投资公司各出资50%成立武汉武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999年,武汉武新花费15037万元获得了中国平安保险4.4%股权。然而,就在1999年底,新世界方面把持有的50%武汉武新股权转让给了武汉宏基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后几经辗转,这部分股权被郑玉莺、郑泽良和汤巧莲三位自然人完全掌控,而这3位自然人曾是郑裕彤控制的位于广州顺德的周大福珠宝加工厂的工人。

    2001年8月22日,郑玉莺等三位自然人转让其所持有的武汉宏基股权,同时武汉宏基更名为武汉益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变更后,北京新源联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52.94%,上海银峰占47.06%。北京新源联动后即更名为宝华投资,在2002年12月,再次更名成为今天的宝华集团。

    2002年5月27日,武汉益利再次发生股权变更,上海银峰持有的13280.4万股全部转让给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新源联动持有的2720万股转让给北京旭业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7999.6万股转让给源信行。变更后,源信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武汉益利92%股权,北京旭业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其余8%。

    另有其人

    为了证实郑裕彤实际控制郑建源的猜测,记者赶赴杭州。

    在2003年中期,宝华集团收购了浙江省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目前的浙江信托,已经被郑建源的代表人实际控制,并有计划迁址北京。

    而且,据其内部人士透露,浙江信托在这次整体转让过程中,转让价格比照实际净资产出现了大幅度缩水,缩水比例达到了50%以上,宝华集团以非常便宜的代价获得了浙江信托。

    如此大的事件,同在杭州的其他几家信托公司应该对宝华集团的背景有所了解。

    记者找到了其中一家信托公司的总经理,当记者提出郑建源并不是最终的老板,而是一个“傀儡人”时,他用笑意表示了肯定;当记者提出和郑裕彤有关的说法时,他表示“听说过这种传言”,但随即他表示“这种说法的可能性并不大,实际控制者可能另有其人”。同时,他劝记者“不要关注这件事情了,因为很敏感”。

    另外一些信托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郑裕彤根本不是郑建源的最终控制人,郑裕彤顶多是个‘抬轿者’”。

    那么,最终控制人到底是谁呢?

    根据来自多方渠道的消息,对最终掌控者的描述是:30来岁,常住北京,在美国留学归来后在北京创立了一家公司,一直从事IT方面的工作,曾经帮助平安保险以及一些全国性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从事IT项目的建设与咨询。

    关于平安,到底还有多少故事?

    (特约记者区嘉仪、本报实习记者刘巍对本文亦有重要贡献)

    (图片:首富马明哲)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7/2004071211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