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言信: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博讯2004年06月06日发表)

    

     2004年6月4日,北京的天空阴云密布,从早晨开始,不时零零星星地下着小雨,相对于前几天的烈日当空,整个北京城笼罩在一片迷蒙的灰色之中。街上的人流熙熙攘攘,绝大多数的人们早已忘记了十五年前,发生的北京长安街上的那一桩桩血案。 (博讯 boxun.com)

     国外,在美国、欧洲的华人社会,声讨“六四”惨案的呼声轰轰烈烈,一浪高过一浪;国内,偃旗息鼓,不动声色,任你海内外巨浪滔天,哀声遍野,我自稳坐钓鱼台,以不变应万变,岿然不动。

     这是一笔拖欠了十五年的血债,债权债务简单明了,讨债人痛失爱子亲夫,悲痛欲绝,欠债人俨然视而不见,冷漠麻木。这十五年来,讨债人紧追不舍,抓住不放,利息无时不刻不在累积增加;欠债人赖账不敢,还债不能,只有一字方针:“拖!”能拖多久拖多久。结果,反而越拖越被动。

     这又是一笔转了几道手的血债,由于经手的中间人太多,时间拖得太长,债务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化。说是在讨还血债,还不如说是在讨还公道。

     原本是党政首要的普通债务,硬拉进了“戒严部队”来给党政首要擦屁股,不仅原来的一屁股臭屎没有擦干净,又弄得鲜血淋淋,解决了眼前的危机,长远来说却骑虎难下,后患无穷,只好又让国安公安层层出动,矛盾越拖越久,问题越拖越大,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追本溯源,冷静地分析一下,当年全部进城的30万戒严部队中,真正对普通民众下的了手,身穿军装开枪杀人的凶手不过千分之一,大约在300人左右。如果30万戒严部队中有百分之一的人,大约3千人在开枪伤人,那么后果就要严重得多,至少会有上千人的死亡,上万人的伤者。

     这就是说,能够下狠心,泯灭自己的良心,甘心沦为杀人凶手的,不过是极少数人,惩办这类极少数的杀人凶手,重新挽回“人民”解放军的良好声誉,为“人民军队人民爱”重整名声,应该是一件非做不可,迫在眉睫,丝毫也拖延不得的大事情。

     实际上,“六四”本身并不可怕,“六四”的“衍生物”才是最可怕的,“六四”是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新时代的开端,“六四”之后,中国社会走向全面黑暗腐败,一个贪官污吏权势横行,对普通民众欺压盘剥的时代开始了,中国社会大量不公平、不公正现实的存在,这是造成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不稳定状态的根本原因。

     所以,1989年以后的一切社会动荡的产生,包括“六四”十年后的法轮功,今天的“家庭教会”,都不过是当年“六四”的延伸和继续,是中国民众一种无可奈何的自发抗议。

     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自由从来就是昂贵的

     这个精辟的论断不是我得出来的,我没有这样高深的体会和思维水平,这与我看书的多少和悟性的高低没有必然的联系,是因为我没有这段刻骨铭心的生活经历,这句名言是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说的。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初期,美国黑人受到歧视的种族问题在美国南方达到了相当激烈的地步,美国南方各地,以伯明翰为中心,专门针对黑人的谋杀、爆炸事件也层出不穷。处在南方白人种族主义压迫下的美国黑人有几种选择:或者背井离乡,到种族问题相对缓和的北方来;或者走“武装斗争”的道路,组织“黑豹党”,用暴力解决冲突问题;或者像马丁.路德.金那样,既不能回避矛盾,又要一劳永逸地解决种族问题,选择了一条和平对抗的道路,促使美国联邦中央政府出面,取消国内的种族歧视现象。

     在这里,有一个政治大前提,即美国联邦政府是采取了民族和解的政策,下定决心要解决种族歧视的问题。没有中央政府坚决支持这个大前提,马丁.路德.金生前的全部努力只会带来更多的流血冲突,而且,只能停留在“我有一个梦”的幻想阶段。

     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教育人们要培养一种美德,这就是“无故加之而不怒”高深涵养。我受儒家的影响不小,惭愧的是,这个美德却始终没有学到手。我一看到贪官污吏的丑恶行为,就忍不住要拍案而起,有愧于领导的栽培,先儒的教诲。我倍感惊异的是,人家老外,从来没有读过儒家的书,却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教导做得非常好,以至于不是成为他们国家的立国先贤,就是成为世纪伟人。

     比如印度的圣贤甘地,南非的纳尔逊.曼德拉,美国的马丁.路德.金,这才是名副其实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世界各国人民一致认同的“三个代表”。

     我想,如果有朝一日中国政府(不管什么时候)也实行了全民和解政策,不再以单纯的镇压来解决国内的政治矛盾冲突和历史遗留问题,那么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会拥护这个和解政策,把个人的恩怨放在一边。

     我想,全民和解政策虽然只体现了一个“代表”,但是它代表了全国最广大民众的最根本利益,所以它为全国带来的“稳定”,是在积极、开放意义上的持久的稳定,而不是依靠“戒严部队”带来的那种消极、保守,后患无穷的的稳定。

     美国有一个中国所没有的节日,叫做“感恩节”,一个时刻牢记感恩的民族,谁都愿意同这个民族打交道,甚至争取成为这个民族中的一员。我认为,“感恩”这个含义在调节社会关系,调整人们的社会心态方面都有着非同小可的积极意义。相反,空洞、抽象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则很容易成为一句空话。在今天,你从那些住大房、捞大钱、白天大吃大喝、晚上嫖娼挟妓的贪官污吏们的嘴里再次听到这些话,真是虚伪的令人作呕。

     人生在世,就要时刻的知道“感恩”才行。你要感谢你的父母,是他们使你诞生在这个五光十色的人世间。人们感谢上帝,是上帝的教诲,使人们能够分清善与恶的区别,自觉去惩恶扬善,改邪归正。政府的“公仆”要时刻感谢“主人”国民,是“主人”的血汗养活了你,使你出门坐小车,回家住大房。

     先有了政要上层的“感恩”,然后才会有底层民众的“自由”。

     什么时候中国的政要上层懂得了对民众“感恩”,什么时候“六四”血案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6/2004060603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