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林牧:人民万岁! ——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博讯2004年05月21日发表)

     “八九”民运和“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了15个周年。在这15年中,起先是各地的民主青年以坐牢为代价,相继提出 “为‘六四’平反”的要求;1995年5月,我们45位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学者又发出“宽容呼吁”,提出“重新评价‘六四’”和“释放一切政治犯”的诉求,得到全世界一千余位著名的作家、科学家、国会议员、大主教的签名支持。1998年6月至2001年11月,多次出现全国范围百人以上的联名上书,一再提出“正确评价六四”的呼吁。2004年3月,揭发瞒报sars疫情的民族英雄蒋彦允医师上书中共中央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要求为“‘六四’正名”,得到国内外数千人的签名支持。总之,从“平反六四”、“重新评价‘六四’”、“正确评价六四”到“为‘六四’正名”等一系列活动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人权运动和民主运动了。本来,“八九民运”是“爱国民主运动”,“六四大屠杀”是反人权、反人类的国耻、国难和国殇,早已成为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的共识,也是中国大陆执政党内开明进步的党员、官员和军人的共识。

     就人民这一方面来说,根本不存在“平反”、“重评”、“正评”和正名的问题。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年复一年、持续不断地提出这个问题来呢?这绝不仅仅是为了给成千成万的死难者和受难者平反、昭雪恢复荣誉的问题,而是为人类、为中国人民争取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尊严的问题,是为中华大国洗雪国耻、挽救国难和维护法治推进民主的问题。也是为执政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维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原初宗旨,洗刷被暴君、悍将玷污了的形象。 (博讯 boxun.com)

    1978年12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人民万岁》的“本报特约评论员”长篇论文。这篇文章,是胡耀邦同志授意策划,由阮铭、林涧青主持的起草小组撰写的。他是耀邦同志紧紧抓住三中全会的中央工作会议为“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的大好时机撰写的一片政治纲领性的论著。

    “人民万岁”,是文章的主题,也是对“四五”运动的历史评价和总结。文章说:“1976年‘四五’这场革命的群众运动,不仅是党心、军心、民心的一次大检阅,而且是人民智慧、才能、斗争艺术和创造力的一次大检阅。”文章说,“运动发生之前,并没有谁来号召,谁来动员,谁来组织,也没有谁来确定斗争目标,拟定斗争纲领,准备斗争的旗帜。人民群众就是这场运动的勇敢战士,又是杰出的组织者和指挥员。要科学社会主义,要人民民主,要四个现代化,是运动的进程中群众自己拟定的斗争纲领。”

    这篇文章发表时,正是西单民主墙蓬勃兴起的时候,所以,文章把西单民主墙当作“四五”运动的继续,一并加以歌颂。文章说:“一切受到‘四人帮’压迫和欺侮的人民群众,从普遍的觉醒中真正的站起来。他们不仅鲜明的提出了政治要求和经济要求,而且尝试按照自己的方式,自己的手段,自己的步骤来推动这些要求的社会变革,尝试着给整个革命进程打上自己的烙印。他们懂得,……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首先必须割除‘四人帮’这个长在党和国家机体上最大的毒瘤…… 只有实现四个现代化,才能最终摆脱贫穷、落后的专制主义的残余,政治上高度民主,经济上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强国才能变成现实。”

    “八九民运”远承“五四”运动,近继“四五”运动和民主墙运动。“人民万岁”一文总结“四五”运动的特点和意义、作用,完全适用于“八九民运”,而且有了更高更大的发展。在政治上,它更加明确地提出了争取民主和反对腐败的问题;在组织上,它通过民主选举建立了高等学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工人自治联合会、知识分子自治联合会、市民自治联合会等人民自己的政治组织;在规模上,它发展到全国22个省、市,动员了千万余人;在时间上,当时持续了50天,事后又坚持斗争15年,在代价上,牺牲了成千人的生命成万人的自由。它确实是中国历史上没有先例的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

    怎样纪念“六四”15周年?我个人有两点主张:第一、官方和民间,官民内部的民主分子、中间分子、反动分子,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反人类罪行主犯之一李鹏不是已经把他诋毁八九民运和歌颂“六四”大屠杀的“六四日记”编撰成书了吗?李鹏之流反动本性难移,且让他胡说八道,满口喷粪,我们则要严词驳斥,满口喷血。有些人迫于集体决议和反动分子的压力,昧着良心说假话,拐着弯儿为“六四”大屠杀歌功颂德。我们要把他们同江泽民、李鹏及其死党区别开来,劝告他们再不要昧着良心去说瞎话和做错事了。有些人尽量淡化“六四”,企图让人民把“六四”淡忘了。我要告诉这些先生,宽容的前提是恶人要放下屠刀。当日本政府要员还在参拜靖国神社、抹煞南京大屠杀和企图霸占我国领土钓鱼岛的时候,中国人怎么能够淡忘“九一八”和“七七事变”呢?当江泽民、李鹏及其反人民死党还在坚持“六四”大屠杀有理、“六四”大屠杀有功而且继续挥舞屠刀侵犯中国人的生存、自由、安全、发展的权利的时候,中国人怎么能够淡忘刻骨铭心的“六四”国耻、国难和国殇呢?第二、对于中国大陆执政党和政府的领导集体,我还要不厌其烦的提一点建议:兖兖诸公们:你们到底愿意做后期邓小平和江泽民、李鹏的反动遗产的继承人呢?还是愿意做前期邓小平和胡耀邦、赵紫阳的进步事业的继承人呢?你们到底是真心实行“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真正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呢?还是打着亲民为民、代表人民的旗号,去维护一群、一党的特权和私利呢?你们是真心遵守中国宪法增补的“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庄严规定呢?还是要维护“文革”以后中共最大的侵犯人权的罪行并且继续把侵犯人权坚持下去呢?你们是真心实行“依法治国”呢?还是要维护“文革”以后中共最大的践踏法治的罪恶,并且继续实行挂在嘴上、写在纸上并不认真实行的“依法治国”呢?总之,决不能把“六四”事件看做一件可以拖过去、混过去的事情。对“六四”的态度,是试金石和阴阳界。是善还是恶?是人还是鬼?是为民还是虐民?望能做出最后的抉择。可以断言,不解决这个问题,所谓“三个代表”,所谓“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所谓“尊重和保障人权”,所谓“依法治国”,所谓“建设政治文明”,都是空话,都是假话,人民是不会相信]的。

    《网路文摘》,徐水良主编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5/20040521004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