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黑眼睛:我有罪!是我拘捕了天安门母亲!
(博讯2004年04月05日发表)

    黑眼睛更多文章请看黑眼睛专栏
       前两天,我寻找一些新的网友,之后告诉他们访问海外被封中文网的办法,国内的很多网民真是被蒙蔽天真得可爱,好象不知道有封网这回事,当我说这段时间封网封得很紧,上这些网不是很顺畅时,有个人问我“是谁封的网?” (博讯 boxun.com)

    
      这么简单的问题也要我回答,类似“网特”的简单答案本该随口说出,但我想了一下。
      我说,封网的是我自己,也是你自己,因为我们纳税养了那帮网特!
      突然,我觉得我(人民中的一员)罪大恶极!
    
      丧尽天理道德的事最近发生了:15年前杀了几百善良学生市民,15年来不理他们的母亲难属们申冤,前几天竟然又把几个申冤的老太太关起来,正如有评论说“邓小平杀死了她们的儿子,胡温还不许‘天安门母亲’们哭泣!”。
    
      那时我还假惺惺地愤怒和悲痛。今天,我向大家坦白了:我有罪!是我在89年杀了他们的儿女、亲人,15年来又不让他们哭泣,前不久又拘捕了他们!因为我是主人(中共政府这么说,实际也应该是),我是主子,是我不吃不喝不活也要大缴苛官杂税养着这恶狗政府、“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他们是我的仆人--公仆(中共政府这么说,实际也应该是),虽然是他们下的毒手,他们是操作者、执行者,但我是主谋!
    
      谁家的狗咬伤了人,你保准去找其主人论理,仆人干了坏事,当然主子要负主责,所以我真是罪大恶极!
      我今天大声地讲,其实我很痛苦,我的罪大啊!大声地讲出来,是为更好地赎罪!
      噢,天啊,我还在供养着这干尽坏事、还在犯罪的残暴专裁的政权--政府、邪教党、公检法等,我的罪大啊!
    
      我要坦白,我的罪还有很多:
      是我建的牢房、劳教所,我是养的“人民”警察、狱典害死、摧残了成千上万个法轮功的修炼者,我是主谋,是我纳税掏的钱。
    
      是我剥夺了人们的言论自由,以言治罪,封锁网络,是我关押迫害杜导斌、杨建利、清水君等言论犯,“人民”公检法都是我纳税出钱养的,这些事都是我纳税出钱干的!
      是我强行拆迁逼人自焚,干这些事的人都是我养的,这些事都是我纳税出钱干的!
    
      49年后的三十年,是我害死了几千万的无辜老百姓,因为是我养着这个政府,死也纳税出钱让他们做要死很多人的“共产主义”试验!
      ……
      我的罪罄竹难书!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有那么大的罪恶,竟还悠然自得。这些罪我不能再犯了,六四几百个冤魂、各种各样的冤魂都不会原谅我的啊。
      我还算是有良知的人,炎黄五千年文明的光环在我头上闪耀,我得对得起这光环。我意识到我的罪了,我决定从此开始赎罪!
    
      怎么赎呢?我要开除、解雇我这个恶仆人!--这罪恶的政权!--这恶狗政府、“人民”军队、“人民”公检法!一切我养的那些干坏事的人和组织!我不想冤魂不断地来向我告状、讨债。
    
      向朋友、网友宣扬人权与民主,我原来觉得那是在做一件好事,现在,我觉得那是赎罪!我就要通过这办法开除、解雇我这个恶仆人!
    
      以前,当我遇到“事不关己”的人时,就会算了,觉得不应该去打搅人家,但现在我觉得我有必要向他坦白我的罪,我觉得这样才能有效地赎我的罪。
    
      总之,我要努力让更多的人团结起来,行动起来,尽快开除解雇这个恶仆人。
    
      我要换一个对我唯命是从的仆人。他只要一干点坏事,我就能马上把他解职,再换一个!
      
      各位看官、读者,别笑,你的罪不一定比我轻。你如果比我年长,你养这恶政权的日子比我长;如果你比我年轻,你养这恶政权是不是比我积极?!
    
      广大读者朋友,每一个普通公民,我承认你是善良的,但我今天斗胆问你一句:你还默默、甚至是积极地供养着这样的恶政权,你的罪还要犯到几时?!(2004.4.4 于中国大陆)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4/2004040512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