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水良: 异域杂记(一):未来世界,会是流氓一统天下吗?
(博讯2004年03月31日发表)

     2004-3-28日于纽约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现代流氓的能量,不仅没有减少,相反却几乎与文明势力同步增长,甚至使人怀疑未来世界有没有可能成为流氓统治,流氓横行的天下,真让人丧气! (博讯 boxun.com)

    近来听到很多人评论台湾选举,说是笨蛋碰到流氓。看到阿扁讲话,说你连宋如果敢挨一枪,他就把总统职位让给连战。这让人想起过去上海滩黑帮抢码头,把刀子插进大腿,或者下油锅抓秤砣,说:“你敢吗?你敢就把码头让给你!”那样一种优秀历史传统。阿扁和台独朋友虽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并且如果有人把他们说成中国人,往往被他们认为是侮辱。但看来仍然不愧是华人这种优秀传统的继承人。只是阿扁多变,说话往往不算数,否则,今後选总统只要几个候选人比狠就行了,不要化大力化金钱打选战,省事省钱,多方便!

    六四以後,海外民运的情况,似乎也是流氓大得风流。华盛顿合并大会,闹国会,演出临时政府儿戏,自命汉奸卖国贼,大骂“爱国贼”,种种闹剧,中共民运和流氓民运,也把流氓手段运用得出神入化,淋漓尽致。正派人士只好退避三舍,旁观演出。最后只好眼睁睁看着狭义民运圈这个“码头”成为沦陷区。

    中国的社会,也是越来越流氓化。以文化圈说来,文革中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之类的文痞棍子得势,以致现在的民运圈,也有类似文痞棍子,余脉不绝。大陆文艺圈当然不用说,文学艺术,痞子化潮流势不可挡,连诺奖得主、文豪高先生,也不能幸免。即使海峡对岸的台湾,也是李敖这样的流氓文痞大出风头。不过,李敖毕竟还有点本事,而且痞得还算上路子,所以还多少给人留点敬意。到了政界,无论大陆还是台湾,痞子化,而且痞得不上路子,就更加没谱。大陆当然比台湾厉害无数倍,其伟大成就,大概可以说是创造历史之最。

    毛泽东是个大痞子,大流氓。自称无法无天,超过秦始皇一百倍,一万倍。他依靠一批流氓无产阶级痞子打江山。结果,共产党内痞得不如毛泽东的,如陈独秀,张闻天等等,都不是他的对手。蒋介石流氓帮派出身,但他要遵守帮派规矩,还要充仁义道德。结果被毛泽东打得落花流水,逃到台湾。如果没有美国舰队出兵台湾海峡,则小命休矣!

    苏俄布尔什维克和中共,都是痞子打江山,所以胜利後,打江山坐江山,一片流氓气氛。杀人不眨眼,财产都充公。苏俄一些城市女子也充公,让建立功勋的布尔什维克随意享用。中共打下江山,开头还有所抑制,让一些中国人以为是秋毫无犯的王者之师,仁义之师。但不久,就愈来愈暴露其本质。杀人如麻,剥夺百姓自由,天下禁口,任意胡闹,人为制造“自然灾害”,虐死饿死数千万,发动痞子文革,屠杀异己,为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平民,机枪坦克,血洗首都。到现在,警匪、兵匪、官匪一家,贪污腐败,洪水滔天,淹没神州大地。全国老百姓不得不称之为土匪,黑社会,有组织犯罪集团,畏之如恶魔妖怪。

    不独东方人怕流氓,西方人也怕流氓。宗教极端分子要消灭异教徒,大搞人肉炸弹,炸得西方一片恐慌。于是西方那些历来怕流氓的国家,怕这些人肉炸弹炸到他们国土,时不时就与美国划清界线。

    不过,连美国也怕流氓,民主党左翼,尤其是那些自由派,自由主义者,当然不用说,就是布什政府,虽然气壮如牛,声称不怕流氓国家,但实际上仍然还是怕的。他们敢把阿富汗,伊朗,北朝鲜定为流氓国家,邪恶轴心,却不敢把流氓老大中共政权定为流氓。敢打没有核弹的阿富汗,伊拉克,不敢打流氓老大庇护下、拥有核弹的北朝鲜。

    二战前,希特勒特别流氓,什么规矩包括流氓帮规全都不遵守,讲过的话,订过的条约,都随时可以不算数,所以他特别牛。法国,英国这些堂堂大国,只有退让的份。最后,希特勒逼得他们连退让的份也没有,只有送死的份,他们才不得不开始反抗。结果,一个法国,竟然顶不到一个半月就灭亡了。到这次反恐战争,法国又进一步发挥他们这种光荣传统,惹得美国老百姓牢骚满天,到处嘲笑法国人。二次大战,如果不是希特勒流氓流过头,与一起勾结瓜分波兰,发动二战的另一个流氓头子斯大林闹翻,去抢斯大林的码头,那么,全世界很可能一起并入他们两人流氓黑帮的码头。

    中国人的流氓传统,比西方人更强,因为中国没有英国和西方那样反乞丐流民的传统,历朝历代,流民众多,流氓无产阶级势力特别强。刘邦和项羽争天下,项羽耍无赖,撕毁先入关中为王的条约,自命霸王。但他又要装正人君子,不杀刘邦。而刘邦比项羽更流氓,後来搞得项羽没办法,只好搞恐怖主义,抓住刘邦老父作人质,威胁刘邦要烹刘邦父亲。但刘邦痞子痞得惊天动地,说,必欲烹而父,幸分我一杯羹。说我的父亲就是你的父亲,你一定要煮你的父亲,请分一杯羹给我吃。项羽没辙,只好到乌江自杀。

    现在的中共,流氓流得很有创造性。抓住几个自己的国人,象异议人士之类的人作人质,逼文明得有些慈悲之心的西方人让步。西方人没法,只好让步。然后中共就流放几个看不顺眼的,或者私下里对他们有些用处的出来,于是西方人大欢喜,称赞中共人权进步。如果有一天中共原子弹准备到足够多,可以制造核冬天,然后拉全体中国人作人质,让西方人服从自己,说:“你们如果不答应,我就炸死全部中国人,反正核弹之后,核冬天到来,你们美国人和全世界都活不了。”美国佬就一定没辙,中共就必然所向无敌。这就是中共的创造性。到那时,拥有大量核弹的美国人解决不了的,比中共更流氓的宗教极端分子,中共轻易就解决了,放几颗原子弹就可以了,按毛泽东的说法,“大不了死几亿人”么!这就是流氓的威力。以色列和美国,如果能够学中共和宗教极端分子流氓,问题早就解决了,可惜他们要讲人道,学不了流氓。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一统天下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3/2004033114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