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晨海:在农村是政治土匪,在城市是政治流氓—— 八评《中国农民调查》
(博讯2004年03月10日发表)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作者 晨海 (博讯 boxun.com)

     《中国农民调查》指出,中国农村基层政权运作中,存在一种产生张桂全式的村匪恶霸的特殊机制;我在七评指出,毛共农村官吏的匪性匪气是由来已久的,早在二十年代,毛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之时,就认定农村里的流氓地痞才是“最坚定最彻底最先进的革命分子"。所以,毛共的农村政权天生带有土匪流氓机制。

     人们问:仅是农村政权天生土匪流氓机制吗?中国城市的政权机制如何呢?

     我认为:毛共官吏在农村是政治土匪,在城市是政治流氓。

     毛共官吏一贯是政治土匪流氓,有中国现代史上第一号宠幸诗人、无耻专家郭沫若的诗为证。他在一九二八年写了一首被中共赞为“传世之作"的诗《匪徒颂》,其诗云:

     “鼓动阶级斗争的谬论,饿不死的马克思呀!不能克绍箕裘,甘心附逆的恩格斯呀!亘古的大盗,实行共产主义的列宁呀!西北南东去来今,一切社会革命的匪徒呀!万岁!万岁!万岁!"(郭沫若《女神》第107页)

     请看,郭沫若的臭诗直呼共产匪徒万岁,不是明明白白地说明毛共官吏的本质就是匪徒吗?

     这些匪徒进了城,仍然是匪徒。时候一到,匪性便大发作。

     最典型的,例如一九六六年的城市文化大革命:初期,红卫兵象暴徒一样,到处挥舞皮带,活活打死“牛鬼蛇神"。又象匪徒一样,到处抄家、破“四旧",公开放火抢劫民间的金银财宝。随后,是造反派之间动用枪支大炮“文攻武卫"、互相残杀;然后,是军宣队、工宣队介入,到处召开批斗会,把全国搞成红色恐怖集中营,强逼被害者“喷气式"下跪,给女人剃阴阳头,使全国人民在“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中再次遭受一场政治土匪的大洗劫大暴行。

     这一场文革,完全是一场匪化大革命,农村“土改"匪行的城市再版!它将毛共官吏、“革命分子”的匪性、流氓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发展到历史的新高度!将其政权机制的匪性、流氓性充分暴露无遗!

     六十年代在中国各城市里犯下这一切血淋淋的匪行暴行,是那些在毛共“红旗下生长"起来的“革命新一代”,完全是毛共的革命传统的又一次集中表现,也是毛共城市政权机制的又一次典型运作。

     看来,红卫兵、造反派、军工宣队,是六十年代的城市的政治土匪!其匪行丝毫不逊色于农村的流氓土匪,甚至更加轰轰烈烈。

     只是我观察:邓小人的腐败开放以后,城市的城匪是有点“与时俱进了”,的确减少了土匪行为,而大大增加了流氓行为。

     有如下民间顺口溜为证:

     “邓小平象月亮,贪污腐化到天亮"

     “一等流氓是贪官,吃喝嫖赌全报销"

     “官员四铁:一铁是一起扛过枪, 二铁是党校同过窗, 三铁是一起嫖过娼, 四铁是一起分过赃。"

     邓小平的八十年代,己是“贪污腐化到天亮"。到了江泽民、李鹏、朱镕基的九十年代,贪污腐化更成全国气候、更大规模、更具深度。例如成克杰、李真等腐败官员,个个均贪污受贿又养小蜜情妇,已成为全国城市官员的特色。

     李真在省委书记身边当过秘书,深知中国城市政权运作中的机制,所以他说:“拿一千万元来换我这个秘书职位,我也不干。"

     我观察,这主要原因,是城市的官吏掌握着城市土地转让和股份制公司的审批大权。这两者,是当代中国城市官场两棵最大的摇钱树。批一块土地,就能捞几百万元。批一个股票上市,也能捞几百万元。

     九十年代以来,城市官吏在城市住房商品化和企业股份制改革中大发横财。所以城市房价涨到天价,而股份改制却使工人跌下深渊。

     在这两者的“改革”中,是城市官吏一夜暴富的机会。于是一个省委书记身边的秘书职位,含金量之大超过任何想象力!

     所以中国城市政权,存在一种腐败机制。这种腐败机制,只能产生政治流氓。 这种政治流氓的特点,就是利用政府权力不择手段地疯狂地榨取老百姓的血汗钱。

     全世界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向老百姓一次性收取长达七十年的土地使用费?绐老百姓发工资,也没有一次性发七十年的工资?凭什么老百姓要预交七十年的税费?

     而中国政府在九十年代后大收土地转让费,不仅一收就收七十年的钱,而且按楼层计算土地转让费,例如一块地盖上二十层的高楼,就按每层楼的建筑面积各收一次士地转让费,一共收二十遍。

     如此荒唐地敲骨吸髓式地多收费,足显城市官吏的贪婪胃口之大。真是政治流氓,巴不得将老百姓多剥几十遍皮。

     这些政治流氓蛮横不讲理,也不讲任何信用。

     例如,毛共口口声声“保护华侨合法权益",可是华侨一九五0前在国内购置的店面房产,连国民党政府也没有侵犯,却在文革中被“人民政府”一概没收强占了。至今过去了近四十年,仍不退还产权使用权。中共中央办公厅在一九八一年还发下一个红头文件,蛮横规定:侨房落实政策问题,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造成华侨权益被严重侵犯四十年之久,也不能向法院起诉。

     很多老华侨大骂毛共:以党的红头文件管法院,侨房被政府强占四十年也无人管,如此不讲信用的政治流氓,真是狗屁不如!

     政治流氓不讲信用,最典型的是李鹏。

     一九八九年“六、四"那一天,我赶到新华书店,想买一份香港《文汇报》。在书店二楼,碰上一位人民解放军的年青军官,也想来买一份香港《文汇报》了解天安门屠杀学生真相。可惜,当天连香港的中共报纸《文汇报》也被禁了。我与军官聊起来,他义愤填赝地破口大骂:“李鹏是个政治流氓!"

     是呀,李鹏真是个政治流氓!

     中央电视台两天前刚播过:李鹏在人民大会堂接见王丹等学生领袖时,亲口说学生是爱国的;语音未落地,也是李鹏,当众宣读戒严令,竟说学生是暴乱分子。

     如此出尔反尔、信口雌黄,正是典型的政治流氓!

     我劝这位年青的军官:你要尽快升官,最好升为将军!因为中国的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身上;对政治流氓,老百姓毫无办法。而流氓是谁也不怕,只怕枪杆子。

     《中国农民调查》指出: 张桂全式的村霸,比封建社会农村中的恶霸,增加了“村落公共权力",所以“比封建社会农村中的恶霸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更大"。

     这是说,毛共的农村官吏,其实比旧社会的土匪恶霸还坏!

     同样,城市里的毛共官吏,比旧时城市流氓更坏!

     它利用政治权力对城市百姓的敲诈勒索,例如一次收七十年、又按每楼层的建筑面积疯狂重复征收“土地转让金",就比任何旧时城市流氓更凶恶更贪婪万倍!

     中国文坛有句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谁?中国城市官场也是如此:我是城市的政治流氓我拍谁?

     看那些城市贪官狗官大摇大摆地走进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我不禁想起当年那位也想买一份只印着“疾首痛心"四个大字的香港《文汇报》的年青军官。

     ——至今过去了十五年,也不知这位年青的军官当上了将军没有?

     我想念您!真正的人民解放军!

     由于《中国农民调查》没有涉及城市的官吏机制,这是我为它作的第八个注解,其余注解待续。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3/2004031011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