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晨海:是骗你没商量?还是投其所好 ----三评《中国农民调查》
(博讯2004年02月13日发表)

    晨海更多文章请看晨海专栏

     作者 晨海 (博讯 boxun.com)

    

     毛共在革命共产(即害命劫财)方面有天才,取得令全世界瞩目的成绩;在发展生产、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却极弱智,使中国人至今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穷人。

     为了掩盖穷相,毛共一贯弄虚作假。

     早在一九五八年,《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张至今让全中国人民念念不忘的照片:一群孩子高兴地站在水稻上面,说明水稻密植到连孩子也能站上去,其产量是一亩万斤粮。

     这是一幅毛共弄虚作假的最典型照片。

     直到今年,还有网友责问:毛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从小也看过种田,怎会相信"一亩水稻万斤粮"的天大谎言?

    

     我要指出,问题是:毛猴王需要这个谎言去反击彭德怀大将军的"意见书"。

     所以"一亩水稻万斤粮"的谎言,应是农村地方官员为讨好毛猴王而连夜驱使农奴赶工泡制出来的。

    

     此种具有毛共特色的弄虚作假的"光荣传统",在江泽民朱镕基时代也得到继承与发扬。

    

     请看《中国农民调查》第五章披露了安徽地方官员在迎接江泽民朱镕基视察时如何弄虚作假:

    

     一九九八年五月,朱镕基到安徽检查国有粮仓。

     当时,国有粮仓无粮。"南陵县峨岭粮站,已经是一家严重亏损的国有企业,除去其中的六号仓尚储有部分粮食外,其余号仓基本无粮。峨岭造假是从五月十八日这一天就开始的,兴兵动师,声势浩大,突击调运的一千零三十一吨粮食,分别来自三里、烟墩、工山、陈桥等地。前后二百余人参与了粮食的运输和进仓工作。"

     于是登上粮仓粮堆最高处的朱镕基,"十分开心地笑了";过后他特别表扬:"安徽是执行中央政策最坚决的地方之一"

     这是朱镕基任总理后第一次出巡,地方官员就如此"兴兵动师,声势浩大"地造假,所造成损失:“一千多吨粮食不是个小数字啊,来回运输、清理卫生、拆包倒包、清仓垫仓、水电消耗、粮食损耗、各种招待花销,外加影响了一季菜籽的收购,里里外外,就是十多万元呀!”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二日,江泽民总书记到凤阳县小岗村视察;之前三个月,小岗村突然"天上掉馅饼":

    

     "六月中旬,省委一位领导亲率省交通厅、省建设厅、省教育厅、省水利厅、省卫生厅、省新闻出版局等省厅局的负责人来到小岗。"

     "一所可容师生一百六十人,从一年级到五年级一条龙五个班的小岗村小学,六月动工,八月竣工。"

     "接下来,为小岗建造一座水塔,并于七月底完工,让小岗人破天荒地像城里人一样吃上了自来水。"

     "紧接着,由凤阳县建委统筹,县委、县政府六部门联合出资,为小岗村家家户户住房的墙面,一点不拉地刷上一遍涂料,又为一家一户建造了卫生厕所"

     "大包干"的展览馆,也随后平地而起了;村支部的办公室,也因为装修美化而"土枪换炮"了。

     "凤阳县电信局雷厉风行,替小岗村家家户户装上了程控电话。"

     "凤阳县林业局从百里之外的凤台县林场买来八百三十棵蜀桧,每棵都在两米高以上",栽在进小岗村的路旁。

     "以上各项工程总投入两百七十万零一千四百元,无偿的人力以及各家自备的材料,当然不在其中,那是无法统计的。"

     "这一项又一项工程,变戏法儿似的出现",仅仅是为了让江泽民到小岗村视察时看一眼而已。

    

     以上两则是现代中国最新版的"皇帝新衣",经典隽永,所以详录以供国人传颂。

     《中国农民调查》为此批评:地方官员是骗你没商量!骗总理骗总书记没商量!

    

     ——对此我很有疑问:是骗你没商量吗?

     《中国农民调查》写道:"高级领导机关下去的人,都被一级级一层层的下级干部前呼后拥,按事先定好的'视察'地点、事先布置好的人员去了解访问,能有多少真实情况?"

     既然是"事先定好"、"事先布置好",就只能是已经商量好了、是投其所好!

    

     这不是我乱扣帽子,请看老朱是如何带头文过饰非的:

    

     朱镕基对"农民真苦"作过批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虽非全面情况,但问题在于我们往往把一些好的情况当做全面情况,而又误信基层的'报喜',忽视问题的严重性。”

     请看,此批示第一句话首先否定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是全面情况。

     全中国人均心知肚明的"农民真穷"的全面情况,到了老朱的笔下,一下子变戏法式地变成"非全面情况"!

     于是农村的全面情况不言而喻仍然是"形势一片大好"?

     这不是典型的文过饰非、弄虚作假吗?

    

     总理带头文过饰非,最后倒霉的只能是农民。

     《中国农民调查》披露,就是在朱总理任期内,“这以后,国家非但没有把臃肿的机构及大量冗员下决心精简,而是为满足地方党政组织及下设部门不断增长的开支需求,不断地又以各种"红头文件"的形式硬性地给农业和农民增加了多种负担:比如,不但从农业税中派生出了农业特产税,颁布了《农民承担费用和劳务管理条例》,甚至还把村级组织的公积金、公益金、村干部的报酬和管理开支,以及乡村两级的办学、计划生育、优抚、民兵训练和修建乡村道路所需要的"村提留""乡统筹"也强加在农民的头上,并做出征收标准的刚性规定。这其中有许多本该是政府拨款解决的,最后却都发展成了农民负担的主要内容。”

     “初步估算,仅一九九九年与一九九六年相比,农民从农业生产获得的收入,至少也要减少四千亿元。二000年农业减产又减收,农民从农业生产获得的收入就比一九九六年减少得更多。”

     所以,朱总理认为“农民真穷”不是全面情况,而仅是“问题的严重性”?在他的任期内,此问题却更加严重了!

    

     所以有怎样的主子,就有怎样的奴才。首先是主子喜欢造假,然后才有地方官员奴才的弄虚作假。

    

     出于大家知道的原因,《中国农民调查》只能说是地方官员胆大包天地骗了总理、骗了总书记,而无法指明地方官员的弄虚作假其实是投其所好。这是我为《中国农民调查》所作的第三个注解,其余注解待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2/2004021305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