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朱学渊:“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
(博讯2004年01月02日发表)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连日读了报导《美国之音节目激烈争辩毛泽东功过得失》,想起三十几年前文革期间,我们几个朋友因“偷听敌台”而被判重刑。其时,家父已因“清理阶级队伍”被羁押多年,家弟亦因“诬蔑江青同志”而被上海公安局拘捕候审,此回再添我一人,慈母精神不堪负荷,次年即贫病忧患而辞世。而今次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还是由当年就高就《美国之音》的周幼康先生主持,而他又请来了“非毛”的《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和“尊毛”的“天普(Tempel University)大学教授、全球反独促统联盟会会长程君复”两人对仗。程教授为“毛主席”翻案的肆言妄论,令我有不胜今昔之感,只怪我早听了《美国之音》三十年。 程会长君复先生自言生于大陆,幼年饱经战乱,后随国府转进台湾,一九五六年来美留 学,至今已有四十七个年头,想必也是将届七十的人了。高文谦先生一九五三年生于“革命家庭”,其父因彭德怀案牵连而于军职上失用,其母系林则徐之后,因了解张春 桥夫妇之私节,而被囚于秦城监狱达七年之久,其舅父凌青,文革后曾任中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高本人后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 因“六四”之血腥,而对中共彻底失望,来美着述。程、高二君来自敌对的阵营,然而观点反串,形如冰火;乃至语言抗争,场面爆烈,倒也算是美国对各种言论的宽容了。 (博讯 boxun.com)

    高文谦对“毛时代”的看法是:“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都有切身的体验,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不是一个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而是不堪回首,我想大概没有什么人愿意 重新回到那个年代去。”高文谦还说:“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在中共立国时,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其实是毛一个人站起来了,亿万中国人民趴下去了,匍匐在毛的脚下,顶礼膜拜,任其为所欲为,其中包括象周恩来这样的人。”

    程君复则认为毛泽东“是代表一个中华民族的英雄,他把中华民族拯救出来。”还说“开放中国,这也是毛主席当时建立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是不可能今天有改革开放, 不可能有今天小康的社会的情况,也不可能今天有人上太空去。”他指责:“改革开放以后,有很少数的一批高级知识分子,而且是国内来的一些人,他们对毛主席的苛刻, 毛主席种树,他们吃果子不算,还要把种树的人痛骂一顿,或者把他毁掉,这是非常不道德的。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是中国人的悲哀。这些知识分子要自己摸摸良心, 要说说真话。”

    言间,程君复数次指责高文谦“胡说八道”、“胡言乱语”,高反问:“我不知道他根据什么给我扣这么个帽子?我讲的都是历史事实。难道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中国人在大饥荒的年代里饿死几千万人,这也能作为毛泽东是个大英雄的‘功绩’吗?”程 君复又插答:“你这个话胡说八道,我们亲戚一大堆在大陆,我一九七二年回去,没有一个被饿死的。”

    时间剩下半分钟,程君复说:“知识分子有共同标准,对历史的解释要客观,不能因为自己受了迫害,所以就有偏见;我没有受迫害,正好可以旁观者清。”高文谦说:“粉碎四人帮以后,胡耀邦、叶剑英他们做了一个的统计,中国有两亿人在文革中受到了株连,这哪是少数人的事情啊?”

    程、高二人之说,听众读者自有是非公论。程说他的亲戚中没有饿死的,于是断言举世 皆知的“大饥荒”,是高文谦没有“摸摸良心”的造谣,那就太离谱了。一九七二年, 笔者在四川省荣昌县峰高区直升公社二大队一小队劳改,获知该队(约二百人)于“灾 荒年”饿死数十人,老人几乎死绝,妇女三年不来月经。程君复先生身为美国大学教授,委兼“全球反独促统联盟会会长”,又自诩“我没有受迫害,正好可以旁观者清, 所以可以讲点公道话。”竟至于说出有违共产党都认可的事实的话来,实在是太脱离海内外广大同胞,太不利于“全球反独促统”的大业了。

    毛泽东死,“十年浩劫”才结束,邓小平多次强调“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程则 说,当今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是基于毛泽东建立的基础,就更流于悖谬了。人所皆知,中国经济上的“改革开放”,首功在于当年“拨乱反正”的邓小平;程君复的扬毛之说,就有贬邓之嫌,这不仅违背毛泽东锁国害民的历史;对若干问题已有定论的中共 当局,当然也是不能容忍的。

    程还说什么,大陆非毛、批毛的知识分子没有良心,是吃了果子的人,在骂种树的人。 我们且不说中国人民有没有吃过毛泽东的甜果果、苦果果;单说共产党里那最“没良 心”事情,就该数“一举粉碎四人帮”了,而那个抓毛夫人“江青同志”,还判其死刑 的第一人,就是众望所归、功勋彪炳叶剑英。程君复的此番言论将如何不得“军心”, 也就可想而知了。

    当前,中国民间底层出现的一股“尊毛热”,是中共官吏绝对腐败、贫苦阶级急速膨胀,人民极端失望之后果;但较之于二十多年前积极的“解放思想”和“检验真理”的“非毛风”,实在是一个大倒退。这还是要怪邓小平中途反悔,未能将他自己鼓动的“非毛化”运动贯彻到底,使党内一度的民主气氛,又回归专制独裁之妖风;他那登高一呼之威势,也被失智的“六四”子弹击成泡沫。于是,中国又一次失去实行政治改革,步入长治久安的机遇;时至今日,党已不党,国已不国。

    于今,国事不稳,民乱之箭已在弦上,共产党对这股“尊毛热”,孰喜孰惧?我以为是 “亦喜亦惧”。喜的是,毛的阴魂不散,共产党就能鬼魂附体,神神颠颠,混一天,算一天;惧的是,“资产阶级就在党内”、“打着红旗反红旗”和“造反有理”等“至理 名言”,亦皆出之于毛泽东之口。“毛泽东思想”既是杀人的刀,又是自尽的剑。

    说来,程先生虽有华夏血统,台湾背景,美国资历,反独热情,而之于半个多世纪来中国人民的苦难历史,共产党内的恩怨是非,却如一棵无知的“白丁”。而“美国教授”程君复的语言暴力,惟“爱国侨领”花俊雄、梁冠军的拳头暴力,可相比拟,如果共产党要利用这些人,以“尊毛复古”来推动“反独促统”的话,那就不仅会吓跑广大台湾 同胞,而正义爱国的大陆人士,也就只能与他们“划清界限”了。用共产党的传统术语 来说:程君复类,是从‘左’的方面干扰了“我党”的方针路线,在 政治上帮了“倒忙”,做了“台独”分子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了。

    二○○四年一月一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4/01/20040102125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