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贻春:妈妈,如果我被捕-----
(博讯2003年12月04日发表)

  如果我被捕,妈妈,请你不要为我而哭泣,请你不要为我而悲伤。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不想让你哭泣。我想,你应该为我感到骄傲,你也一定为我感到自豪。因为,你的儿子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和对不起任何人的缺德事,更谈不上犯有任何莫名其妙的和子虚乌有的颠覆罪!

    要说颠覆,也许这正是我不经意或有意识地走过的雷区,也许这正是我别无选择地走上的康庄大道,也许这正是我成为一个知识人的盛大典礼。是的,我承认,我是搞过颠覆,我也煽动过颠覆。对于这一点,我得实事求是地承认,我得向你、向我最亲爱的母亲作以诚挚磊落和大大方方的坦白。除了向你坦白之外,妈,我是不准备向任何一个拿枪的家伙做出任何一种有违人性从而也丧失人格的妥协的! (博讯boxun.com)

  我的颠覆,只是想把流氓颠覆成不流氓,只是想把野蛮颠覆成文明,只是想把无耻颠覆成害躁,只是想把腐败颠覆成廉洁,只是想把禁锢颠覆成自由,只是想把极权颠覆成民主,只是想把密室政治的肮脏、狭小与黑暗颠覆成共和国广场的宽阔、爽朗与亮堂。

  至于煽动,那就更是我的志向、我的追求和我生命价值的真实体现了。没有或不搞煽动,我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搞些其他的什么了。我总是把我渴求知识的学生煽动成青年知识分子,我总是通过煽动的方式,让我的朋友们明白我的基本立场。请问,没有蜜蜂们在百花园里面煽动着翅膀,芬芳甘甜的蜂蜜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妈,你儿子我的颠覆以及煽动颠覆,如果也算是罪孽的活,那就实在怪不得你儿子的天真、仁义与善良了,那就实在怪不得你儿子的浪漫、温柔与刚强了。

  妈,请你以毌亲的名义,请你以女性特有的细腻与直觉,给我好好地评一评理,给大家仔细地说一说,你的儿子究竟触犯了哪件哪桩见不得人的恶法?你儿子无所畏惧的、大义凛然的颠覆以及煽动颠覆,究竟生成了什么样何患无辞的欲加之罪?

  如果我被捕,妈,切莫为我而难过,切莫为我而忧伤。虽然我的生花妙笔被抄家抄走了,而我自由书写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同时也被肆意妄为地剥夺净尽,甚至我恐怕连一句正常的人话也不让讲出来,虽然武装到牙齿的红色王朝已然达成了它禁锢言论的黑暗图谋,但是,请你记住,妈,民主与自由的彩旗一定会在中国人的心灵里更加宽广地飘荡,也更加高远地飞扬的!

  如果我被捕,妈,切莫为我而惆怅,切莫为我而哀伤。一想到你为我揪心待命的悲凉,我的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就像五味瓶被打翻了似地宛如刀搅啊。做儿子的我就深深地懊悔,就感到我真的不是一个孝子。因为儿不但不能让你高兴,甚至连做到让你安心也不能,甚至不能让你多病的身体有一丝一毫的宁静了。妈,儿的千言万语在这里就只能汇成一句话了:请你多保重啊!妈。

  儿知道,你早已染霜的头发必定会为遭到劫持的儿子而满头飘雪,且大雪纷飞的,你对儿的乳名悲痛欲绝的呼唤就像那凄厉的北风一样,寒彻着苍茫的大陆、噤若寒蝉的荒原和被恐怖的积雪覆遮了半个世纪之久的灵魂的草原!

  妈,即便为了去除你的担心和恐惧,我也要矢志不渝,一往无前,屡败屡战,不屈不挠!我要以笔做刀枪、做大炮、做坦克、做飞机、做巡洋舰、做精确制导炸弹集束炸弹、做原子弹核弹氢弹,彻底炸毁超稳定的封建社会主义顽固堡垒和一党专政的流氓混蛋!

  我要紧紧揪住极权专制的尾巴不放,紧紧揪住文字狱的尾巴不放,紧紧揪住贪官污吏的尾巴不放,直到把它们统统地打垮,直到它们鬼哭狼嚎,直到它们哭爹叫狼!

  从这种意义上讲,手铐算什么,脚镣算什么,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枷锁算什么,所有的污泥浊水和所有的莫须有罪名,又能算得了什么?

  它们是迟早要被思想的伟力抛进历史垃圾堆的!它们是注定要被缤纷多彩的文辞给砸得个稀巴烂的!它们是必然要面临着天地良心的末日审判的!它们是应该而且可以迅即化为乌有的!

  妈,尽管在安放不下一张平静书桌的神州大地上我到处流亡并时常想起你伟大母爱的一缕缕温情,尽管你的音容笑貌总是在恶梦连绵的文字狱中带给我遥远得有些模糊的亲切回忆,但我不得不把在心头积淀已久的疑惑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是你使我出生在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的,是你让我成长在一个不是人的鬼地方的,是你使我见惯了奴隶们备受凌辱的场景的。你的责任确实很大!妈,你怎么不让我出生在一个自由的国度,你怎么不让我成长在一个免于恐惧的地方,你怎么不让我走进没有冤情的人间?

  妈,说实话,我真的好怪你,怪你不该把我降生在这么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

  如果人生有选择,我是决不会生活在这么一个无情无义无德无道的蛮荒之地的;如果命运能安排,我一定会大步流星、义无返顾地走向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人权、法治!

  妈,我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就已经是一件难以言喻的奇耻大辱了,然而,比这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竟遭受了共产极权半个多世纪之久的野蛮践踏,直到现在她也仍然摆脱不了谎言的欺诈与围剿、恐怖与暴力的偷袭、进攻以及拳脚相加!

  文字狱的魔爪抓住了拿笔的手,文字狱的黑暗蒙蔽了晶莹的眼睛,文字狱的烟雾污染了纯真的心灵!

  奇思妙想都被扫荡一空,天才创造都被斥责为异端,直言进谏都用手铐相向!这是什么样的焚书坑儒,这是什么样的思想坟墓?

  要知道,文字狱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倒是对于文字狱的可怕!

  只要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文字做石头,倾全力地砸向貌似强大的共产权权,那么作为共产统治本质特征之一的文字狱,岂不要在倾刻之间就纷纷坍塌了吗?

  只要在心里面认定了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完蛋,那么它的最终崩溃就是指日可待的必然结果;只要从根本上蔑视非法的红朝帝王之宝座,那么金銮殿的辉煌壮观就只能成为可供人们尽情嘲弄的老古董;只要旨在造成恐怖的文字狱不能游移我们早已为自由而入定的强大信念,不能穿透我们伟大灵魂的铜墙铁壁,那么文字狱的灾难将会永远地远离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

  如果我被捕,妈,我向你保证,我决不会停止我一如既往的歌哭,我决不会放弃我富于想象力的文字狂舞,我将会把水上芭蕾或晴空霹雳似的精神园舞曲进行到底,并创建出千古不朽的正义之美学,以向未来的公民们献上一份无愧于现代中国人的厚礼!这个厚礼的名字,叫做”自由”!

  我深知自由之可贵,但为了自由,我不得不面对凶恶残暴的文字狱,我极有可能不得不付出我视之为生命的自由之代价!妈,儿实在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之路了。因为出于作家的本性和良心,我不能停止笔尖的飞旋,我不能卡死思维的灵动,我不能让强奸民意的党控舆论给导向了奴隶般卑躬曲膝、献媚邀宠的无德无耻无道的三个代表所强制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

  在黑云压城城欲摧、高天滚滚寒流急的铁幕下,文字狱大有炸平泰山、黄山、峨嵋山之势。中华民族又处在被强权再一次蹂躏的悲惨境地!

  言论禁锢导致思想的普遍缺氧,更谈不上明媚的阳光,当然,光合作用也根本就没有。中国人直到现在连说话的自由都没有,何以为人?何以为现代人?何以为现代文明人?悲乎!呜乎?!

  是的,我也许会被捕,我可能或必定遭到人生的失败。但是,妈妈,请你记住儿的话,我的失败乃是自由思想的辉煌胜利!我的被捕乃是民主言论无可阻挡的火山喷发或冲天海啸!

  我将因失败而胜利,因被捕而光荣,因黑暗而明亮,因悲剧而不朽!

  是为记。

  

   儿:贻春叩首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12/2003120405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