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咖喱:决不认同《英雄》的英雄观——驳《英雄》制片人的票房论
(博讯2003年08月07日发表)

    自从张艺谋的《英雄》上市以来,褒贬之声不绝于耳。近日又有文艺界大腕金庸和陈凯歌坦率批评这部影片的主题,认为这部片子是空的,牺牲个人成就集体的观念是不对的。网上势不两立的网友唇枪舌剑,本不足奇,见仁见智,各抒己见,并非不利于中国电影的发展。张艺谋本人尤其显得很有涵养,从不对别人的攻击置评。

    片子既然已经出来了,私下如何检讨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公众怎么评价又是公众的事情。张导演是聪明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相信他今后不会再拍类似主题的影片。第一,大导演不会重复自己;第二,作为拍摄过《秋菊打官司》的导演一定有自己的良知,他本人不一定会赞同《英雄》的主题。 (博讯boxun.com)

    我宁可认为他拍摄《英雄》并如此设计被暴君感动而放弃刺秦的情节实在出于某种无奈,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之下,谋求一部电影的商业的成功不得不考量政治的因素。从这一点上看,我同情张大导演的处境。但是我不能苟同《英雄》制片人张伟平的说法。他说:“我们的影片是拍给广大观众看的,不是拍给一两个导演看的。我认为一部电影的票房市场是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只有保证了这一点,中国电影才能生存下去。

    据我所知,《荆轲刺秦王》在全国票房是1000万元,《英雄》是2.4亿元,谁更受市场欢迎,一目了然。如果《英雄》也拍成《荆轲刺秦王》那样,就不会有1100万观众去看了,所以《英雄》的成功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否定的,市场和观众已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至于说主题、内容是否空泛,这是仁者见仁的事。导演最重要的是拍出观众喜欢的片,而不是拿投资人的钱找自己的艺术感觉拍票房一塌糊涂的片。”上面这一席话当然是针对陈凯歌的批评所说的,我不认识陈凯歌,没必要给他辩护,但是张口闭口拿广大观众说事的嘴脸非常讨人嫌。本人也算广大观众的一员吧,加上本人的朋友算算能凑上三十多人,看过片子以后一致觉得遗憾,根本够不上大片,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和想象中的情景大相径庭。而且宣扬暴君秦皇为真正的英雄的观点非常让人恶心。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中国的现状,如果江泽民是秦始皇,他自然就该是真正的英雄,不然为什么他能坐在皇位上而你们只配做小民呢?该杀的不是专制暴君,而是那些不肯做顺民的人。

    愚民之愚蠢不在于他们什么都不懂,而在于他们不能够真懂。李连杰被深明大义的暴君所感动,似乎达到了真懂的境界,那就是这个世界实在是误解了暴君,如果暴君为了统一天下、稳定天下不得不当暴君,那么不管他怎样杀人放火都是有道理的。换句现在的话说,叫做稳定压倒一切。不心狠手辣、不杀人能稳定中国吗?孔夫子仁慈,为何做不了皇帝?所以照中国的国情来看,美国那几十个总统,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皇不是被国会掣肘便是虚君,算哪路的英雄。只有秦始皇、汉武帝、成吉思汗、毛泽东这些人才是英雄。他们都杀人出身,第一帮助中国解决了人口太多的负担,第二确立了中国政治的威权历史传承,第三让亿万草民彻底明白专制制度的刚性,你们只有老老实实的听候摆布永不要有犯上作乱的痴心妄想。所以欣赏《英雄》之后如果还不能把这套理论印在脑子里融化在血液中你就真他妈的的冥顽不化,真该和李连杰一样被万箭穿心。

    我不否认我等并不代表广大观众,但是电影是这样一种艺术,观众不是因为片子好才进电影院观赏,而是因为它有名才慕名而去。《英雄》广告做得好,上有党和国家的支持以至能在人民大会党召开发布会,下有声势浩大的广告炒作,如果钱的来路干净没有政治背景,我钦佩制片人和张艺谋的胆识和大手笔,不比美国拍摄《铁达尼号》的科麦隆导演差到哪里去。况且观众喜欢张艺谋喜欢张曼玉李连杰张学友这些明星,电影艺术也是明星艺术,观众即便对《英雄》一无所知也会慕明星的大名走进电影院。但这并不代表观众喜爱这部片子本身,和制片人所讲的《英雄》是为广大观众拍摄的豪情壮志风马牛不相及。你可以显示你的电影有庞大的资金保证,打得起巨额广告,即好像当年毛主席语录人手一本,天天挥舞,毛主席的确也挣了天文数字的稿费,但并不代表那本语录的艺术水平。希特勒当德国总理的时候差一点打遍天下,人们见面都要来一句“嗨,希特勒!”,也不代表人们发自内心的喜欢那么说。

    换成票房收入两亿五比陈凯歌的片子卖钱也不能说明那就是好片子,就像你不能说13亿人住在中国就一定比只有两亿五人口的美国好一样。一个国家好不好住过才能知道,一个片子好不好看过才能知道。什么叫广告策划?策划的目的是把消费者拉进来先,拉进来就完成任务。如果可以放马后屁可以卖后悔药《英雄》仍然进帐两亿五,我就真心祝贺张艺谋的成功和制片人的“广大观众”说。可惜在广告效应弗及的其他国家我亲眼看到《英雄》门庭冷落车马稀的境况,和国内的热火可能正合了世态炎凉一说。尽管如此我仍然为中国影片走出国门而高兴,如果张艺谋能够放开才智大胆拍摄不顾及政治他应该能拍出在国际上卖座的电影。

    我一向认为中国不缺人才,只是缺不被捆绑着手脚的人才。我钦佩陈凯歌因为他尽管渴望成功但仍甘愿追求理想主义者的定位,凭这一点,他批评张艺谋的《英雄》绝不会出于妒嫉《英雄》的票房成功。《英雄》的制片人大可不必英雄气短狗眼看人低。至于网友的评论认为《英雄》明显是给专制主义、极权主义唱赞歌一说,我宁愿相信这绝不是张艺谋的本意。如果张艺谋确有此意并打算以此来教导人民大众顺从专制热爱党,那他真是小看了“广大观众”,我们不会再看他的片子,全当那个拍摄《活着》、《红高粱》、《秀菊打官司》的有智慧有良知的让人喜爱的张艺谋已经死了,我们在他身上寄予的对中国电影的希望灭了。作为一个名导演,作品就是他的血汗就是他的全部身心全部追求,如果他自己都不珍惜这一切又怎么能让“广大观众”珍惜呢?如果他非常看重那两亿五的票房并不惜为之出卖良知而趋炎附势,那么这两亿五就是他最后的盛宴了。

    我不否认“广大观众”可能喜欢《英雄》的艺术风格优美的画面漂亮的张曼玉和大气夸张的表现手法,但可以肯定“广大观众”不认同暴君为真英雄的观念,对《英雄》的批评也主要着眼与它的主题思想。如果硬要说《英雄》的票房价值得益于和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完全相反的主题思想,硬要说“广大观众”愿意为了这个主题思想付钱,就不仅是没有自知之明而且亵渎大家对张艺谋的关爱了。真的无话可说,就此打住吧。03年8月7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8/2003080714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