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海涛:当局逮捕孙大午 醉翁之意不在酒
(博讯2003年08月07日发表)

      金海涛 (湖南长沙市, 中南工业大学副教授)

      前些时上海首富周正毅涉嫌巨额违规贷款被「请」去北京说明情况。近日媒体报导,又一亿万富翁孙大午被正式逮捕。人们对周正毅的被「请」或被「捕」不感兴趣。那无非又是大款和贪官相互勾结的故事、案件终了之日又是一群贪官现出原形而已。而孙大午的被捕却引起了人们的议论。 (博讯boxun.com)

      孙大午何许人也?据《南方都市报》报导,孙乃河北徐水县一位农民企业家,初始靠养猪、养鸡起家。1,000只鸡、50头猪,本属小本经营,但由於经营有道,逐渐发展起养殖业、种植业、加工业、工业,乃至教育产业等,涉猎甚广。最辉煌的时候,还曾明列全国私营企业500强。就是这样一位靠自己奋斗而做大的企业家,竟於一个月前被拘留。他的大午集团总部被查抄。罪名呢?据说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所谓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实际上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据报导披露,孙大午在从一个农民小作坊主成长为亿万富翁的过程中,十分「抠门」,从不给当地官员及有关部门送礼。这可说是中国富翁中的一个异类。在中国,你要想通过办企业发财,其它的本事先不必说,首要的是必须向官员行贿,包括金钱贿赂与性贿赂,也就是说给关键位置上的「公仆」送上金钱与美女,否则你将寸步难行。而後,银行、税务、工商、公安等部门,也是你必须礼拜的对象。而孙大午却不懂,或不屑於遵守中国商场上的这套游戏规则。这当然惹恼了地方官员与方方面面的上峰。栽跟头只是迟早的事。

      孙大午的事业发达了,为当地增加了税收,但官员们没有得到切身的实惠。他要想发展,需要向银行贷款,但他没有向银行的关键人物表示「意思」,当然银行不贷钱给他。他要向农民借钱以发展企业,官僚们就说你犯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你就必须被关进牢笼。这就是孙大午的可悲之处。

      如果说,孙大午的被捕仅涉及经济层面的事,那也太简单了。事实上,它更涉及政治层面的事。只不过中国的报纸没有新闻自由,那份报纸在涉及政治层面时却是欲言又止。应该说孙大午不仅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又是个仁义之士。他以自己开办的实业,令当地农民获得了实惠,解决了温饱问题。但中国广大农民的悲惨境地,又令他寝食难安。他屡屡就「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问题」发表激烈的言论,抨击当局的农村政策,并被邀去北京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发表演讲,直言农村的「八座大山」。这当然激怒了各级中共领导。应该说,这才是孙大午被捕、而当局不便言明的真正原因。今年5月份当地政府拘留孙大午後,曾在他的总部搜索所谓的「反动资料」。只不过中国的公开报导不敢触及这一敏感的问题罢了。

      中国的三农问题早已是个爆炸性问题,也是中国社会动乱的潜在危机。关心中国的仁人志士提出过不少建议,但都不为中共领导所采纳。比如,关於农村自治问题,如果实现了,那将导致中共被从广大的农村中赶出去,它当然不愿接受。然而,中共在农村的党组织已成欺压农民的恶霸。孙大午称之为「大山」已是十分客气的了,但仍然触到了他们的痛处。而孙大午的企业帮助农民找到了一条生路,其实为共产党作了一件好事:至少,那部份农民不致为饭碗去抗争了。然而相比之下,在农民的眼中,孙大午比共产党好,什么「三个代表」,统统是骗人的鬼话。这当然令各级中共领导十分不悦。

      什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那只不过是个表面的借口。孙大午为中国三农问题鼓与呼,才是他们欲治罪於他的真实原因。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拿孙大午做个靶子,对其他非议中共农村政策的人来个下马威,让人们闭嘴。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8/2003080709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