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老笨牛:看看腐败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贪官的大实话引起的深思
(博讯2003年07月15日发表)

    联合国负责中国开发项目的官员雷特纳曾经在伦敦的一个会议上表示,腐败目前是 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的公众受到这一问题的严重困扰。雷特纳表示,他将 同中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会面,向中国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以帮助中国反腐败。 

    据中国有关新闻报道,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动用五百万公款包养十三个「二奶」, 是大陆高官涉及同类操守问题之最,且贪污受贿上千万元,被江苏省检察院批准逮 捕,并将以犯罪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等罪名被起 诉。徐案的主要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清,仅在江苏省的南京和盐城两市,就查出确证 指徐其耀在六年多的时间内由嫖娼发展至长期包养二十多名「二奶」,其中由徐其 耀动用公款或以受贿赃款约五百万元为「二奶」们购买的房屋就达十三间之多。此 外还查出徐其耀贪污受贿一千余万人民币,另有十余万美元来历不明。 (博讯boxun.com)

    另外据报道,原中共河北省委办公厅主任兼省委督察室主任杨益铭涉嫌受贿一案, 近日被起诉。 在起诉书中指控杨益铭在1995年至2000年间共收受贿赂112.836万元。 另外,杨益铭在为他人承揽工程、提拔使用、解决经济纠纷、报考大学等过程中, 先后索要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0余万元。

    湖北报道,省委书记俞正声在大会上痛斥原湖北某市书记张二江是党内的败类, “吹、卖(官)、嫖、赌、贪”五毒俱全,据查1995年初至2001年6月,张二江通过 利用职权为他人承包工程、提拔职务、调动工作等手段,大肆收受贿赂,经查实共 39笔,计人民币82.8188万元,美元4300元。从1989年起,张二江多次与数名妇女发 生不正当两性关系,有2次同时与2名妇女进行淫乱活动,并有多次嫖娼行为;张二 江还长期包养情妇,购买和接收他人所送淫秽书籍、光碟在家中观看。

    据《工人日报》引用《楚天都市报》报道说,地方局级官员拱手将老婆送给书记大 人,而这些「官夫人」也愿意满足掌权者的欲望,说穿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 升官了,日后就可以把付出的代价补回来。 不仅如此,报道批评说,在大陆官场上, 部分政府官员利用地方「红头文件」等特权,以低价为自己购入大面积住房,电话 费可以根据级别报销。 报道最后以调侃的语气表示,大陆不清除「官本位」意识, 为了升官而不择手段的肮脏事就不可能绝?,说不定,哪天大陆又冒出个官员,为了 升官割下自己身上一块肉送给某某人的消息,也并非没有可能。

    说起贪官污吏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曾经试图将贪官污吏的人格和道德与在中国 社会最受歧视的一个群体--妓女相比,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贪官污吏的道德水准绝对 不如妓女们的高。我也常常思考贪官污吏在中国的长城因素到底是什么,看了一些 有关的新闻报导,特别是从一个贪官污吏的一句大实话中我终於探索出了贪官污吏 的长成因素是什么了。

    陕西宝鸡市公安局局长范太民在一份“忏悔书”中写道:“随著职务多次变化,自 认为管自己的人少了,约束也就减少了,对自己要求放松,直至走上了自取灭亡的 道路,滑向了深渊。”我相信范贪官说的是真话,实话,也许是心里话。如果人民 给范贪官以公民权力让他在说出自己真正的内心话的话,我相信他应当可能还会说 出这样的大实话的:“我们党的干部,特别是第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了,而更高级的 干部所作所为更是给我们这些中级干部起了表率作用,可以说我今天走向犯罪的道 路是同我们党对我及其我的同僚们过于惯从所分不开的。”

    小的时候听大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母亲如何匿爱自己的儿子,放纵儿 子的行为以至于无人能对其儿子的行为加以监管。后来那位母亲的儿子就犯了大罪 被判了死刑。临刑前儿子要求最后吃一次妈妈的奶,在妈妈给儿子喂奶时儿子一口 要掉了妈妈的奶头并说道:“都怪你不让别人监管我,这样我平时干错了事没有人 敢管我,长期以来我就把干坏事当作家常便饭,结果犯了死罪,而你却是让我犯罪 的源泉,所以我想让我死而你还活著是不公平的,那么你就陪著我一起死吧。”

    故事归故事,故事中的那个儿子诚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而故事中的母亲也的确是 有问题的因为她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对儿子的真正的爱。故事是虚构的,但故事所 表现的某种社会清b像和所反映的某种哲理却是货真价实的。小的时候还老听我的父 母亲常唱一首歌:“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那时候我不懂母亲和妈 妈有什么不同,以为我的妈妈和爸爸的母亲就是党而我的母亲就是我的妈妈,说实 话我更不知道什么是党在那个时候。

    不说别的,就是在QGLT上,早些时候当我将贪官污吏的情操与妓女的道德加以对比 分析时就被某斑竹严重警告。某斑竹只不过是党的喉舌的一个工作人员,自己是不 是党员我还说不上,但显然某斑竹是不容许我对贪官污吏进行批评的,因为在某斑 竹看来对贪官污吏的批评有损党的光辉形象。

    由此可见,要对贪官污吏进行监控是多么的困难重重。虽然中国共产党一直主张对 党员干部进行监督,事实上也的确建立了名目繁多的监督机制,但事实求是的说有 效监督几乎为零。有兴趣者可以检索我老笨牛以前的帖子阅读,看看我是不是说的 有道理。在美国时我为中国辩护说贪官污吏是绝对少数,但是在内心世界我自己非 常同意民间的这样一个说法:将官员们排列起来统统枪毙肯定有冤枉的,隔一个枪 毙一定有漏网的。

    对于贪官污吏,我还是那句老话:我绝对不相信没有办法,我也敢拿我的项上作注, 我有自信和能力,只要想为不出半年在中国绝对会基本铲除贪官污吏的长成机制。 可惜的是为了什么我不能说也说不出来的什么总是有人在无原则的袒护贪官污吏们, 天那,让我们怎么样才能将贪官污吏铲除了呢?虽然我们都知道贪官污吏不除国无 宁日,民无宁日,政无宁日,但为什么贪官污吏就是除不了也不能除呢?这难道也 是中国的什么特色吗?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7/20030715223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