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哪来的SARS瘟毒?——上帝!
(博讯2003年05月17日发表)

   柏林 于 [博讯论坛]

   自新世纪人瘟——SARS瘟毒制造出全世界恐慌之后,由于其瘟毒的烈性和中瘟症状的史无前例,无论是专业人士还是非专业人士,都在积极探讨SARS瘟毒从哪来。目前主要有五种说法:一、源自恶劣的环境卫生;二、吃出的灾难;三、病毒武器泄露事故;四、美国瘟毒武器投放;五、天灾。 (博讯boxun.com)

   本人虽是非瘟毒专业人员,却也不甘人后,在初步认定它是下凡瘟神的基础上,谨慎比较各种说法的依据真伪。现已完成辨伪探真工作,予以公告:天灾说成立,其余四种瘟源说法都站不住脚,极易否定;SARS瘟毒来自上帝;上帝,才是SARS瘟毒的故意投放者。

   先逐一辨伪,再来探真:

   一、源自恶劣的环境卫生。这个说法无法成立。因为,如果环境卫生差是SARS瘟毒的温床,那么,中瘟病人最早发现地就不应在相对富裕而环境卫生条件较好的广东佛山市,倒应发现在更加贫困而环境卫生条件更差的中国大陆内地广阔的农村,而且中国大陆贫困农村现在的环境卫生条件决不会比历史上更差,故SARS瘟疫决不会成为史无前例的瘟疫,而应是五千年来常发的瘟疫。

   又,这个说法的前提是认定SARS瘟毒早就存在于自然界,且存在于恶劣的环境中,然而,世界卫生组织认定,SARS瘟毒是全新瘟毒,即历史上不曾存在。

   二、吃出的灾难,灾源是动物源性食品。SARS瘟毒是一种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种类很多,普遍存在于家禽家畜和野生动物体内。人类所以得了这种人瘟,是因为吃了带有SARS瘟毒的家禽家畜和野生动物加工的食品。中国饮食文化的特点是重味道、重营养而轻卫生、轻检疫。“吃在中国”,“善吃”始终是中国饮食文化的特色。该特点广东人体现的最好——几乎无所不吃。所以,SARS瘟毒首先发生在广东人身上。

   其实,这个说法也无法成立:

   (一)家禽家畜和多种野生动物自古至今就是人类的肉食品源。人们也经常故意或无意生食、半生食某些动物源性食品。如果这个说法成立,SARS瘟毒的瘟害,就不应该最早发现在广东佛山,因为广东人的吃法早已推广到全国内地,推广到港澳台,推广到东南亚。更不会是史无前例的瘟疫,而是五千年来经常发生在世界各地的瘟疫。

   (二)如果生食动物肉品是SARS瘟毒传播发作的途径,SARS瘟毒就应当首先作用于肉食动物群。如果那样,肉食动物物种早该绝种。虽然肉食动物比人类的免疫力强些,但对SARS瘟毒同样没有免疫力,北京已经发生多起猫狗被SARS瘟毒传染致死的案例。如果把SARS瘟毒传染给各种野生肉食动物,相信它们照样中瘟而死。

   (三)最新消息,5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质检总局报告,采用食品SARS病毒检测技术对随机抽取的大量食品样品进行检测后认定,尚未发现任何食品、动植物及其产品中存有SARS病毒。检测方法是在人工控制的情况下利用病毒分离技术,将人为添加在食品样品中的SARS病毒有效富集、分离,采用RT—PCR(逆转录聚合链式反应)方法快速检测食品中的SARS病毒。这项由进出口商品检验技术研究所自主设计开发的食品SARS病毒检测技术,同天通过质检总局组织的专家鉴定。见http://www.ebiotrade.com/newsf/readnews.asp?recordno=L20035994113

   质检总局报告言犹未尽的信息是,动物源性食品不是SARS瘟毒的源头,食用动物源性食品没有患SARS瘟毒的危险。但从保护珍稀野生动物立场出发,建议同胞从此戒吃珍稀野生动物源性食品,餐饮业老板从此取消珍稀野生动物菜谱;除为药用所需,勿再捕杀珍稀野生动物。如能放下屠刀,改为素食,最为善哉:一为自身积德,二为子孙造福。理由见《神、天堂和地狱的真相》,http://bolin.netfirms.com/0206.htm/。

   (四)与第一种瘟源说法一样,本说法也是建立在SARS瘟毒早已存在的基础上,不同的是它存在于动物体内。但与SARS瘟毒是全新瘟毒的科学结论相悖。

   三、源自中国大陆正在开发试验中的生物武器泄漏。

   这个说法显然是对大陆军方各种高危武器开发生产基地所要求的安全、保密条件的不了解。无论是从保密的需要出发,还是从人群安全的需要出发,大陆军方各种高危武器开发生产基地,都是选择在相当偏僻的人口稀少的山区,且保安措施严格。如果中国大陆正在开发类似SARS瘟毒武器,那它一定位于人口稀少的大西北山区和近沙漠等地区;即使在中国大陆东部,也一定位于非常偏僻的人口稀少的山区。广东佛山显然不是这样的地区。

   因此,即使发生了未成熟的SARS瘟毒武器泄漏事故,首先中瘟的人群应是科研人员和基地附近的居民,决不会是远离病毒开发基地的广东佛山等地的居民。要是发生了SARS瘟毒武器泄漏事故,早就引起了中共中央党政军的高度重视、追查和防治,如此重大的事故信息也决不可能滴水不漏,中国大陆政府也决不会对“非典型肺炎”的瘟性表现的一无所知,也决不会在纵瘟、防瘟、抗瘟各个阶段,显得那样无知,那样手足无措和惊慌失措,也决不会发生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病毒科研最高权威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首席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院院士洪涛教授,以铁嘴钢牙的口气,发表贻笑大方的连篇笑话:先向世界宣布“衣原体绝对是主要元凶”的绝对笑话,继向世界宣布“衣原体和冠状病毒同时存在”的诡辩笑话,再于4月23日,即世界卫生组织4月16日宣布新世纪人瘟是新型冠状病毒、简称SARS之后的第七天,在中央电视台“被告”席上坚持无知的辩护笑话:“我们发现衣原体老跟冠状病毒伴随,很可能它们两个有什么协同作用,要么是协同,它需要它,要么是它感染了,铺平了道路,冠状病毒给衣原体的供给造成温床,铺平了道路,这种可能性都有的。”(见http://www.cctv.com/lm/562/31/85449.html)

   也就是说,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开发SARS瘟毒武器,洪涛教授不可能被蒙在鼓里而一无所知,也不可能主动以院士身份在公众场合表现出对SARS瘟毒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一无所知,去掩盖SARS瘟毒武器泄漏事故,要知道院士是来之不易的国内最高学术地位。

   综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仅没有发生SARS瘟毒武器泄漏事故,而且没有开发SARS瘟毒武器。

   四、美国病毒武器投放。

   美国是当前世界上科技最发达又被认为想称霸世界的军事强国,于是,它的科技能力便被无限放大,并成为投放SARS瘟毒的最大嫌疑犯。真假证据与理由有:

   (一)sars瘟毒最早在美国费城(地点有几种说法)发现,即2002年2月。证据是46岁的赫姆斯特里特被疑染疫致死。症状与SARS相似,初有发烧、头痛、气短、呕吐等症状。随即被紧急送往医院。这种类似流感的症状随之转为肺炎,并发紫疹症。几个小时后,赫姆斯特里特因抢救无效死亡。超过八十人疑受感染到医院求诊,其中七人要留院治疗。美联社和路透社当时均对此进行了报道,但后来没了下文。

   (二)美国生化科技的科研水平高,开发能力强,能在不到九个月时间内探明SARS瘟毒的基因密码,掌握了SARS患者的早期诊断方法,生产出了SARS疫苗和治疗药物,制作成了可安全生产、存储、也可安全投放的SARS瘟毒武器,并经军方和安全机关验收,经政府和国会辩论同意立即对中国大陆使用。

   (三)传说在倒萨战争前,美国全民打疫苗,名义是天花疫苗,实为SARS疫苗,并且布什带头打。

   (四)美国对中国大陆投放SARS瘟毒,为的是扼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速度,不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科技水平赶上美国。

   (五)美国在中国投放SARS瘟毒不是一处一次,而是多处多次。比如,香港的瘟源不是当时正在广东中山二院加班加点治疗“非典型性肺炎”患者的64岁老医生刘建伦带往香港的(他前往香港之前,该医院已有45个人中瘟,他于 2月21日乘大巴带病前往香港参加其侄儿在香港举行的婚礼,入住三星级酒店Metropole 的九楼),而是美国特工投放在该酒店的。假设的前提是刘医生是医学教授,亲自治疗过sars病患,应该懂得sars瘟毒是烈性瘟毒,不会成为公共场所的传播源,更不会故意传播给香港的医护人员(该假设的最基本前提,是肯定一直与中瘟患者打交道的刘医生知道自己去香港前未染瘟毒)。同样,北京的SARS瘟毒也是美国投放的,而不是从广东输入的,或不是以广东为源头的中瘟患者输入的。

   还有更多的理由和假设,还可能提出更多的疑问、假设和间接证据,以证明SARS瘟毒是美国投放的瘟毒武器。但是:

   (一)所有证明美国利用最先发现的SARS瘟毒开发成瘟毒武器的说法没有前提,即首先发现SARS瘟毒的说法无据,美籍华人名医、香港华人名医都确信:赫姆斯特里特患的并非SARS瘟毒,而是“脑膜炎球菌血症”,具有细菌性肺炎病征和出疹,而SARS瘟毒患者没有出疹症状。并发在她身上的疹子与导致肺炎和脑膜炎的细菌属同一种类——请参考《 中共企图将“非典”发源地赖到美国头上》(林保华)http://origin.sarsinfo.cn/article.html?&id=105237

   (二)如果不相信上一条理由,但没有理由不相信普世共认的进化论。进化论的特征是,新物种基本同步出现于地球各地。也就是说,如果SARS瘟毒真的先在美国费城出现,那它就不可能昙花一现于费城,而是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于世界各地,至少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于与费城生态环境相似的欧美各地。但至今没有证据显示,SARS瘟毒是物质文明较高社区的伴生瘟毒,相反的假设却是,环境污染严重的生态环境导致某种冠状病毒变异。如是,它又应该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于环境污染比欧美各国更严重的世界各地。可惜,无论哪种情况,都未发生。

   (三)美国主持的倒萨战争开战于今年3月20日,即在SARS瘟毒在多国爆发之后。但是,第一,伊拉克自海湾战争以后,早成了SARS瘟毒隔离区,外国SARS瘟毒几乎没条件传染进去。第二,伊拉克的重要情报一直受到包括美英联军在内的由联合国组织的情报网严密监视和收集,美英两国专家参与的联合国核查伊拉克生化武器核查小组,直到战前才撤退。因此,美国无疑清楚那里是否发生、流行SARS瘟毒。如果明知伊拉克没有发现SARS瘟毒,布什政府就没有理由命令对包括赴战部队在内的全民注射SARS疫苗,因为,那是无异于命令全民在夏天穿棉袄抗寒的惷事。第三、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军队是倒萨战争的盟军,如果美军需要SARS疫苗,参战盟军也需要,相信给美军注射SARS疫苗的布什当局,没有理由不给盟军注射SARS疫苗。然而,至今未闻此类报道。

   (四)要是SARS瘟毒真的先在美国费城昙花一现,并很快被利用开发成瘟毒武器,并胆敢用于战争,布什当局完全没有必要急不可待地发动没有联合国授权、反战阻力极大、战争成本极高的倒萨战争,也没有必要搞什么“斩首行动”、“震摄行动”、“开辟北方战线”等等战术行动。因为,只要通过特工或高科技投放工具,把SARS瘟毒投放到伊拉克各部队中去,就可让伊军基本丧失战斗力,等着瓮中捞鳖。这种战术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成本最低,连向美国国内全民注射SARS疫苗的成本也省掉。

   即使退一万步,SARS瘟毒真的先在美国费城发现,并很快开发成病毒武器,掌握了SARS患者的早期诊断方法,生产出了SARS疫苗和治疗药物,制作成了可安全生产、存储、也可安全投放的SARS瘟毒武器,并经军方和安全机关验收,经国会辩论同意立即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使用,以打击中华人民共和国“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速度,那布什政府早就乘机发瘟灾横财了: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向世界抛售SARS疫苗、查诊SARS病患的工具和治瘟良药,轻松地把美中贸易逆差倒成顺差,以补救九一一恐怖袭击、倒塔利班政权战争、倒萨政权战争背上的沉重的经济包袱和经济不景气,提高就业率。但至今,布什政府没有这方面的任何举动,显然不是故意放弃这个发财良机。最明显的事实是,美国瘟毒科研专家也和全世界同行一样,仍在苦苦地研究SARS疫苗等,而这不该是这些专家的装模作样。

   即使再退一万步,SARS瘟毒真的先在美国费城发现,并很快开发成病毒武器……至今仍以种种假动作隐瞒真相,布什当局也不可能使用瘟毒武器,尤其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针对中国大陆平民使用,更不可能在广东佛山投放:

   (一)虽然,以全民主权的标准看,美国是个弊端丛生的多党制民主政权,但不是恐怖政权。它的对外国策是向世界推广美国式民主制度,它在追求和扮演的角色是世界警察。如果它是恐怖政权,它早就可以使用它早已拥有的多种高危武器进行恐怖袭击和恐怖战争。但它没有这样做。

   (二)美国是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政权,对高危武器的使用不可能由布什政府说了算。即使布什政府能说了算,布什当局也做不到对使用瘟毒武器的信息保密到不露蛛丝马迹的水平,因为反对党党员、人道主义者、人权人士、反战人士、反恐人士,在布什政府中大有人在,总会有人向社会告发。瘟毒武器由军方掌握,军方也不是铁板一块,在瘟毒武器准备秘密使用期间,就可能被告发,因为军方不可能没有反对党支持者、人道主义者、人权人士、反战人士、反恐人士。一被告发,布什当局就得立即下台。因此,布什当局没有理由要冒这种大风险使用瘟毒武器对付中国大陆平民。

   (三)从倒塔利班政权和倒萨政权的两个战争过程可见,布什政府主持的战争都努力避免对平民的伤害,都不惜以高昂的人道战争代价,购买最小的战士伤亡和平民伤亡。就是说,至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布什政府是恐怖政府。

   (四)布什政府当前的对外政策主题是反恐怖,捣毁恐怖组织、推翻恐怖政权或邪恶国家。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贯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政权,也是其它恐怖组织、恐怖政权的最大支持者,但是,布什政府当前还不无力对付它,连侧面惹它也不敢。即使想惹它,也不会用瘟毒武器去大面积伤害无辜平民。

   (五)虽然,美国害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日益强大,但是,美国市场离不开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它提供廉价的劳动密集型商品,它的高科技产品和工业生活垃圾也离不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市场的消化,即两国是互为供求、互相依赖、共生共荣的贸易伙伴。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平民投放瘟毒武器,是害人也害己的愚蠢行为。布什政府的智商还没有低到这种自我伤害的地步。

   (六)即使布什政府想以中国大陆平民为伤害目标以达扼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发展势头,那他们应该知道,在中国大陆任一大城市投放SARS瘟毒武器都更加神不知、鬼不觉,在各大城市同时投放瘟毒武器远比分期次投放更安全,且有群发全国性大地震的恐慌效果。即使傻乎乎地选择分期次战略战术,那他们也当懂得,流动人流最大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在中国大陆政治、经济上的战略地位和瘟毒扩散效果。因此,最先的瘟毒投放地决不会选在广东佛山,继加香港酒店,再追加北京、山西、内蒙等省市。

   (七)如果要瘫痪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政权,熟悉孙子兵法、懂得“斩首”战术的布什政府,不可能把瘟毒投放在远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脑中枢的广东佛山。

   (八)中华人民共和国情报人员密布世界各地,尤其密布美国的各个领域。所有美国重大的政治军事情报都在他们的收集视野内。如果美国拥有SARS瘟毒武器,并对中国大陆平民使用,不可能逃过他们严密监视着的情报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不可能不立即口诛笔伐,发动群众掀起反美抗美大浪潮。

   五、SARA瘟毒是变异而成的吗?——物种变异说本是胡说

   SARS瘟毒所以在新世纪发生,被很多瘟毒专家解释成某种冠状瘟毒基因的变异。而各种冠状瘟毒基因变异的原因是环境污染,以致冠状瘟毒核酸类遗传物质也就是基因发生改变。这可能是最权威的说法。

   但是,气候变暖是全球性的,污染的环境也是全球性的,差别只在于局部污染严重,局部污染较轻。人类和人类已知的动植物物种没有变种,以动植物为主要寄主的病毒就没条件变种,所有微生物同样没有条件变种。

   其实,物种变异说本是胡说——变异不变种。

   大量的事实证明,在上帝创造的地球天地中,生态环境一直处于稳定的动态,这个动态是指地球自转和公转引起的昼夜气候变化和四季气候变化,和创造地球人类以后,按上帝规定程序有规律发生的周期性气候灾害。地史上不存在进化所需的气候渐变环境,也不存在令生物基因变异成新物种的生态环境,任何规模的殒石袭击都是上帝运用高科技手段牵引来的结果,也都不可能产生改变生物基因的环境。地球上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的气候环境都不能改变基因。“适者生存”法则在地球上无立足之地,地球上所有生物的变异,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亿变不异其种的变异,所有变异都在遗传的框架内进行:遗传传种性,变异变形容,即变异不变种,哪怕世界上最小、结构简单到仅由一个蛋白质外壳和包在其中的遗传物质核酸分子的有机单体——病毒。

   同时,所有自然的种内杂交后代全是种性相同、形容相异的变异体,所有自然的种间杂交可能产生的后代,虽是新品种,但都无传宗接代能力,如驴与马的杂交后代——骡,因此,人民把它们当做不育者的代词;科技含量低的人工杂交技术培育的种苗,同样都无传宗接代能力,如杂交水稻后代。

   既然种内杂交后代变异不变种,自然的种间杂交不产生可传代物种,地史上的所有物种便只能是上帝创造的物种,地史上所有新增的物种都只能是上帝补充创造的物种。

   大量雄辩的证据证明,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地球天地、地球万物、地球人类都由上帝创造并一直由上帝按照46亿年前编制的程序管理着运行;地球天地、地球万物的动态、地球人类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月宫中永生科学家们的电脑屏幕上显影显声,又都受他们的遥控设备遥控。因此,人人的命运都可用命运数术工具算、相、卜、摸等方法预测,家族民运可用风水术预测,民族和全人类命运可《八卦》《易经》预言,后人既可依史实检验预言的准确度,也可依预言推测未来的民族和全人类的命运进程。

   遗传与变异是最微妙的基因科学,以致六十亿人以上的人类找不到两个相同的指纹,以致在任何树种的天文数字般的树叶中,找不到两片形状、脉理相同的叶片。

   遗传与变异科学的奥妙,虽由现代科学给出初步的明细揭示,但上帝很早就向地球人类做了暗示,那就是上帝下放的佛教所说的“芥粒之中有三千大千世界”。显然,芥粒是个借代词,是当时可借代又最通俗的最小有机单体。现在众所周知的最小有机单体是DNA(脱氧核糖核酸)、RAN(核糖核酸)。谁都不会把人类与黑猩猩看成同种动物,但黑猩猩和人类的DNA居然相同。毫无疑问,不管人类人口达到多少亿人,DNA面貌都不会不同,但每个人的容貌必各相异。可见DNA仍是个三千大千世界。的确,基因科学家发现,一个脱氧核糖核酸分子由30亿个碱基对组成,其中携带的信息可印满1000本曼哈顿电话号码簿(见http://www.cpst.net.cn/beyond_discovery/rljycs/rljycs2.htm)。曼哈顿电话号码簿应该不会薄于奥克兰市电话号码簿。2003年奥克兰市白页电话号码簿是16开×1530页。而这仅仅是已知的30亿个碱基对的宏观信息,更微观的未知信息还在研究中,明天的研究成果很可能报告:每个碱基对都是一个大千世界,甚至每个碱基对仍是个三千大千世界。

   其实,“进化论错误,遗传传种性,变异变形容,变异不变种”的真理,不是新发现,不是新学说,而是中华民族祖先老早就揭发了出来、并用最通俗的语言普及全民族的古典学说,那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虎无犬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等等真言,可惜的是,百年来的民族精英,崇洋媚外,废典骂祖,弃法宝为垃圾,丢祖传正经而西取歪经当圣经。没想到真金不怕践踏,真理无法糟蹋,结果只能是一场端着金碗去要饭、戴着眼镜找眼镜的瞎闹剧。

   六、SARS瘟毒是上帝下放的瘟毒

   因此,SARS瘟毒不是进化或变异的新种瘟毒,而是上帝创造并下放的瘟毒。下放的方式,既可以直接从上帝的居所——月宫中,用高科技方法下放,也可以运用科技特技对潜伏在人体内或动物体内的某种冠状病毒基因密码作些改变而创造出SARS瘟毒。

   这太不可思议了。但对上帝而言,这不过是雕虫小技,比起对六十亿人口以上的人类,在每个卵子授精的瞬间,便注入各不相同的命运密码,注入我们十个月后才可算可相可摸可测的各不相同的命运,才知道与命运密切相关又形容各异的肤色、发色、眼色、气色、健全健康状况、五行相貌、高矮胖瘦美丑智愚灵笨……的技术,又不知简易了多少倍!

   上帝投放SARS瘟毒?简直是对上帝的亵渎,对上帝的诬蔑,对上帝的诽谤。上帝不是撒旦,不会如此可恶,不会如此恐怖。

   其实,撒旦是上帝的外号,撒旦纯是胡编乱造的《圣经》作者们为美化上帝而虚拟的恶神,目的在于将一切善举归功于上帝,让人民敬仰;把一切恶行归罪于撒旦,让人痛恨。其实,上帝是不是撒旦,撒旦是不是上帝,一想就清楚无遗:既然上帝是地球主宰,哪轮的到恶神撒旦撒野作恶呢?既然存在恶神撒旦,上帝怎么可能是地球主宰呢?与洋《圣经》相反,中华民族的“圣经”——由各种数术工具书合成的命运论,则宣传地球天地、地球万物、地球人类只有一个主宰,主宰是上帝,也是撒旦,人间发生的一切善恶都由一个主宰说了算:小至每个人的福禄寿康婚喜子息和贫穷凶杀病伤夭灾,大至民族运程中的兴与衰、乱与治、分与合、改朝与换代、战争与和平、风调雨顺与旱涝风虫诸灾。

   因此,上帝只是上帝,是善帝还是恶帝,不能以传统的善恶标准去评价。对上帝也是撒旦的真相的惊讶,是因为我们不认识上帝真相而产生的误解,是对上帝为什么要开辟地球天地、创造地球万物和地球人类的目的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解,是对上帝如何创造地球天地、如何创造地球万物、地球人类过程及其产品不了解而产生的误解。

   雄辩的证据证明,地壳中所有的生物化石都是上帝创造、繁殖并屠杀、速埋无数生命的结果;制造并埋藏在地壳中的所有煤炭、石油、天然气、可燃冰所需的无数生命体,都是上帝创造、繁殖并屠杀、速埋而成的结果;五千多年来洒在地球人类史上的所有血泪罪恶,都是上帝按他们早就编定的剧本导演的罪行。同样,当前人类的所有天灾人祸都是上帝制造的罪行,人间的一切不平、每个人生的病伤老死吉凶富穷福祸婚寡子息等等生命信息,都在上帝为各人编定的命运程序电子书上,由上帝一丝不苟地监视着运行。

   不仅SARS瘟毒是上帝下放的,爱滋病病毒也是上帝下放的。洪涛教授说,近三四十年来,平均每年发现一个到一个半的新病原(网址同前)。这是上帝的罪行还是上帝的善行?如果从推动病毒学、医学、基因学进步的角度看,难道不是善行?如果没有上帝的罪行,哪来今天我们须臾不可或缺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明天不可或缺的可燃冰?没有上帝五千年来制造的人间罪恶,中华民族哪来丰富的文学创作源泉?又哪有丰富多彩又言简意赅的成语、谚语、歇后语、名言、警语、格言、俗话、对子、名诗词歌赋?如无丰富多彩的文学宝库,和五颜六色、光芒四射的语言珍珠,汉语的形象、生动、深刻、含蓄、幽默、讽刺、婉转等等美学诸性岂不大为失色?从而与读来平淡无味的拼音语系语言的海拔高差,岂不要从珠穆朗马峰降为小山包吗?

   欲知上帝是什么,住哪里,欲知进化论错误、神创论成立的更多证据,请审阅《月亮探秘》和《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这两部电子书的使用权已归全人类,任何人都可在【明月网站】自由下载,以任何方式出版、发行,得利自享。网址是:http://bolin.netfirms.com/

   七、上帝投放SARS瘟毒的故意何在?

   上帝为什么不先在北京而先在广东佛山投放SARS瘟毒?为什么投放时间要选在中共十六大会议期间?为什么中瘟病例最先发现的时间恰在胡温专政集团产生的第二天?为什么它的瘟害区域以医疗条件最好的大中城市为主?为什么瘟毒不瘟天真无邪的少年儿童群体,为什么医务人员成了史无前例的瘟害对象?为什么中国大陆的中瘟死亡率比香港低?为什么瘟毒后来又万里长征北上、越过广袤大地直冲北京,把北京变成广东第二,再从北京向全国城市辐射?又为什么要流出大陆,进入香港,飞向世界?……

   上帝投放SARS瘟毒的故意是不是在暗示人民,SARS瘟毒的传染对象和扩散路线不是随意的,而是受上帝控制的?

   上帝是不是希望通过向北京当局也向世界发出的从远到近、从轻到重、步步为营、逐步升级式的瘟情警告,让中华民族、让世界人民自问:SARS瘟毒虽毒,对SARS瘟毒长达半年一纵再纵的专政党瘟是不是更毒?不讲人民人权的不是SARS瘟毒,而是专政党瘟呢?

   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因为——

   普及人权、建设全民主权、进而进入全球一国、人类一家的大同社会,明显是上帝当前在导演的大戏。人权,是上帝创造人类时赋予的权利,是每个人一出生就需要的权利。谓之人权天赋,天赋人权。如同自由于天空的鸟权,自由于海洋的鱼权,人权是在地自由于地球、在天自由于宇宙的权利。现在要普及的人权就是人人有权自由于地球、争取自由于宇宙的权利。人权不同于鸟权和鱼权的地方,是人的基本生存权需要温饱,温饱需要劳动就业和所得财产的安全;人有五官、大脑、手脚,需要包括言论自由在内的各种自由来维护自身和财产的安全;每个人的脾气、性格、智商等不同,各人的爱好、兴趣、追求、思想、道德水平互不相同并不断变化,需要种种创作、创造、发明、发现、娱乐等权力,需要越来越完善的法治秩序,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生活水平欲望。

   然而,在号称人民得到解放并拥有共和权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人权却不如鸟权、鱼权,绝大多数人的人权比脖子上扣着松紧扣的鸬鹚还少的可怜,比被穿上缰绳的牛马还少的可怜,犹如手戴手铐、脚戴脚镣的劳改罪犯,以致连行使、追求最基本的人权都属奢求,都可被任一专政权人随意剥夺,投入更残酷的刑事监狱。其中约占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约70%—80%的农民,就长期被迫成为“自由如野生植物、待遇如野生动物、财产任人集资摊派、人身任人欺压凌辱”的农奴,挣扎在求生、求医、求业、求学、求艺、求婚、探亲、访友、迁徙等等基本生存权可被随意剥夺的人间地狱中。

   束缚农奴自由的重重监狱,不仅仅有设在农村的户籍管制监狱,过去的大集体奴役制监狱和后来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监狱,随时随地可被随意追加的集资摊派制监狱,教育医疗条件最差且完全自费、生老病死、天灾人灾等毫无福利保障的野生制监狱,还有设在城镇以维护城镇容貌为名,通过对小本生意者和三轮车客运者的工具和商品的没收、拍卖、再没收、再拍卖的循环手段,盘剥进城谋生农奴的城管制监狱,还有……最恐怖的是设在所有城镇专门剥夺进城求生、求医、求业、求学、求艺、求婚、探亲、访友、迁徙等为目的的农奴人权收容遣送制度监狱。与时俱进而扩展的收容遣送制度监狱则针对所有无法办、无钱办、未办或办了未随在身的该城镇暂住证的人群,即包括持有城镇居民身份证、有工作、有生活来源的来自其它城镇的居民。在专政制度纵容下为非作歹的收容遣送权人,有权随意对身上没有暂住证的流动人口绑票乃至撕票。除非案子激起极大民愤并被捅破了天,收容遣送权人一般都和体刑犯人的狱警狱卒一样,若无其事地逍遥于法外,继续犯罪。

   最新的撕票惨案是2001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学院,先后在深圳、广州工作的孙志刚,于今年3月17日因未办广州市暂住证而被广州市公安机关和收容遣送中转站收容,一进去就遭受残酷的不断的体刑,以致身高1.74米、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于第三天在收容遣送医院中毙于非命,年方27岁。然而,这样的关天民命案件,连记者采访报道都困难重重。

   显然,这是一起以公安机关滥用职权、故意非法收容为发端,由监管机构的监管人员体刑被收容人员的渎职与虐待致死罪大案,依法应由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公诉。

   所幸《南方都市报》顶着极大压力发表了长篇报道《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所幸这篇报道激起了许多网民的到处张贴,激起了更多网民愤怒的口诛笔伐,群情怒吼激起的千重浪震荡着全国、震荡着中南海。不幸的是,责无旁贷而必须赶紧立案侦办的有权管辖广州市黄村街派出所、广州市收容遣送中转站和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的检察院,仍然无动于衷;具有监督下级检察机关立即立案侦办的广州市和广东省的检察机关,仍然无动于衷;可见他们一贯以来是怎样的一手遮天、草菅民命;不幸的是,无事不管、无事不包、无事不代表的大小霸天广州市委、广东省委仍然无动于衷,可见这个最早改革开放的经济发达省市的大小霸天,一贯以来是怎样的无法无天,藐视民命;不幸的是,一上任就祭出宪法、亲民旗帜的胡温专政集团,居然对万恶的收容遣送制度毫无捣毁之意,且以重视孙志刚惨案的名义,公然践踏其祖传的《刑事诉讼法》,即明知检察院管辖的刑事案件,却责令无管辖权的公安部委派钦差大臣(工作组)下广东督查,该钦差大臣居然组织省、市两级无权管辖的政法委、公安、监察、纪检、民政、卫生部门,夹持有管辖权的检察机关,组成浩大的专案组,专案组居然奔赴各省抓捕(不是调查取证)八名我相信是完全无辜的农奴当替罪羊——他们也是被收容、被体刑、再送收容遣送救治站的伤员,没有任何理由要殴打已经被殴打成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同是农奴子弟的孙志刚。被捅破了天的大案尚且如此查处,广东尚且如此无法无天,中央尚且如此无法无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哪里还有一线青天可找?25年来的专政法制建设,比起从商鞅到清末的封建法制,是不是法律法规规章越多而法治精神越少呢?专政法律越繁多的意义,是不是在满足越来越多的专政权人开发银行所需的万能钥匙呢?是不是在不断加重百姓早已沉重的锁链呢?

   不错。与百姓可怜的人权相反,专政权人享受的人权,因有权胡瘟人民的人权,却奢侈地逍遥纵欲在淫赌游玩自由的腐败天堂中。

   长期集屠杀、镇压、伤害、巧取豪夺、抢劫、强奸、贪污、腐败、绑架、恐怖……几乎集中《刑法》的全部犯罪方法和不敢入《刑法》的种种犯罪方法于一身,残酷剥夺人民人权的罪行的专政集团,已经罪恶滔天,恐怖之极。然而,更恐怖的是长期叠加诈骗愚民文化方法的犯罪——全面剥夺他们自给公民的种种宪级自由,以剥夺人民的政治五官权,封锁全民的嘴巴,任由专政集团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装神弄鬼、造谣惑众、诈骗世界,不断地向世界提交人民人权越来越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权报告》,不断地利用他们专政着的所有新闻媒体异口同声地向世界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讲人权,人民人权天天在改善,以致专讲人权的世界人权组织和最讲人权的西方各国,都在越来越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报告和媒体宣传的弥天谎言;以致本来就挂一漏万、点到为止的历年谴责中华人民共和国践踏人民人权的各国人权谴责议案,越来越少,越来越苍白乏力,越来越难通过会议表决;以致在最近召开的世界人权会议上,连一贯关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的美国政府,也提不出值得一提的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践踏人民人权的人权谴责议案。

   美国是当前世界上最强大也是至今最卖力关心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人权的多党制民主国家,世界人权组织是当前世界最高级的人权观察和谴责机构。然而,连美国都受骗而哑口无言了,连世界人权组织都受骗而哑口无言了,都不再关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急需的救命人权了。那么,谁来向世界揭发又谁能向世界揭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巨骗,是古今中外最大最无道的恐怖政权呢?

   没人。在六十亿人以上的茫茫人海中,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人权菩萨和识骗、揭骗高手。除了上帝,谁都有心无力。

   所幸中华民族是上帝的宠儿,是即将同化全世界所有民族的伟大民族,中华文化的精华是即将同化全世界的文化,中华民族明天的使命是引导人类走向一个地球,一个民族的大同社会。上帝不可能继续让中华民族的主体——约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大陆人民,继续挣扎在生死线上,继续挣扎贫困线上。不必现在就现身的上帝,有的是办法——那就是在广东佛山下放新世纪人瘟——SARS瘟毒。因此,SARS瘟毒下凡的主要任务应该是:

   (一)推动基因科技进步。

   (二)向世界突显中华最古老的文明——中医中药焕发出的抗治SARS瘟神神奇功能的万丈光芒。

   (三)通过大面积瘟倒医务人员这个史无前例的事实向人类揭发:民用医院本是面对百姓医病救人、疗伤救死的慈善事业机构,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民用医院都蜕变成了披着慈眉善目佛皮、有医无德——医钱不医伤病而向贫穷百姓疯狂吸血的魔窟,现在该是恢复古老医德的时候了。

   (四)通过瘟毒扩散到世界各地的恐怖方法引起世界新闻媒体关注瘟毒的来龙去脉,衬托并谴责比人瘟瘟毒更加恐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度,彻底地向中华民族、向全人类告发:中华人民共和国专政集团是古今中外最大最厚颜无耻的诈骗集团,中华人民共和国制度是比SARS瘟毒恶毒万倍、恐怖万倍的胡瘟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是古今中外最大最残酷的专政政权、诈骗政权、腐败政权、无道政权、监狱政权、邪恶政权、恐怖政权。它向人民疾呼:抗治SARS瘟毒的同时勿忘了抗治专政党瘟,中华人民共和国必须打倒。它向人民预告:诈骗罪行败露之日就是骗子的末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末日就在目前,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在内的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即将迎来世界上最公平而大放中华光芒的全民主权社会。

   吕柏林 2003年5月17日

   ————————————————————————————————————

   本文编入电子书《石器时代子虚乌有,神话传说传神传真》附件,书址在:

   http://bolin.netfirms.com/index1a.htm

   明月网站在: http://bolin.netfirms.com/

   我的电邮:[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5/2003051703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