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老笨牛: 强烈呼吁中共中央最高领导纠正在干部组织路线上的认识和实践方面的严重错误
(博讯2003年05月04日发表)

   俗话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且位卑不敢忘忧国。笨牛是个没有什么地位的一个穷知识分子,但却总愿意为自己国家的强大而苦苦思考。值此非典国难之时又闻我海军70官兵遇难,心情沉痛难以名状。然而我深知只有将悲痛化为力量,积极投入防治非典的人民战争,同时将对国运的担忧转变为积极的思考,提出强国富民的决策建议,才是当前最大的爱国主义。

   对非典国难和海军潜艇遇难进行系统分析,使我更加深刻地感到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袖人物的伟大和英明: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说实话这些年来党的政治思想路线的确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但为什么在实践中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呢?为什么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神圣性在持续不断下降呢?我认为关键的关键就在于近年来党在干部组织路线上犯了严重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错误,比如在干部选拔任免上的唯文凭是问和年龄刚性约束,就是令人难以理解的,而且实践证明也是有害的和危险的。 (博讯boxun.com)

   组织干部路线上的文凭化指标,为党内机会主义者的产生创造了条件,他们不以自己的勤政努力和政绩突出作为其政治上进步的条件,而是以投机取巧的方式获得一个什么学位证书为手段,达到自己官运亨通的目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党竟然会对这些机会主义者的投机钻营行为毫无警惕,反而为其鸣锣开道:他们可以置工作不顾拿上公家的钱,大大方方地拿到学位证书,趾高气扬地步上更高的领导岗位。试问,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们能够全心全意地实践三个代表吗?他们能够真正做到三个为民吗?将这样的人推到高级领导岗位难道能让人民放心吗?

   而在干部任免上年龄硬约束的作法,不仅荒唐的让人无法理解而且也极大的伤害了一大批长期以来为党为国家辛勤努力工作的中老年干部的积极性,是对人的生命价值的否定也是对领导经验和知识的习得积累过程的无知。在所谓的极端年轻化的干部路线指导下,一些诸如胡长清,李真等未经历过艰苦锻炼的所谓年轻有为的贪官污吏们,同样不是以自己的勤政努力和政绩突出作为其政治上进步的条件,而是以投机钻营的方式获得更高领导人的信任,从而实现其职务上的大飞跃。李真据说就是在7年中由一个普通职员跃进到正厅级的年轻有为的领导,在其混到正厅级时年方37,真是非常有为的。

   如今我们的国家并不是象什么歌曲里唱的那样走进了新时代,到处莺歌燕舞,而是困难重重,危机潜伏。面对这样一种局面,假如我们还能够坚持小平在世时所倡导的事实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和工作路线的话,我们就不能不对这些年来在干部组织路线上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错误进行反思,否则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必将毁于内部的蛀虫手中。因此,我强烈呼吁中共中央最高领导纠正在干部组织路线上的认识和实践方面的严重错误,给人民一个信心。以下是两篇有关干部任免年龄化问题的文章,转抄与此供大家参考。


继经济泡沫后请不要放年轻干部泡沫(非典之战中再问组织部) [拔剑白云天] 于 2003-05-02 11:08:47发表

   继经济泡沫后请不要放年轻干部泡沫(非典之战中再问组织部)

   我为什么要这样说,主要是对你们一味要求的年轻化不以为然(声明我不老)。请问有那个国家和政党是要求一味年轻化的?年轻化糟就糟在这个化上,这就是一个普及。请问吏治中的其它因素重要不重要,还有无其它标准?当然你们在说那是有前提的,是要德才兼备。对,此话非常对,但你们成批地提拔,我就不相信中国社会道德水准普遍下降中,就你们能一下子发现了这么多的道才兼备之人,可贺,但我又要问,符合规律吗?这是个制造而不是发现,临时制造出来的人,不是粗制滥造是什么?别说你们有超自然造化,制造干部大批地造,且都是合格产品,算了,说是刮阵风都比你们讲得合乎逻辑。

   再看此次非典之难,一批年轻的医护人员逃离战场一线,大批大学生不听指挥受到人民非议,当然还有一些年轻干部的逃跑尚未清算。这就足以造成了中国人要问组织部,这么一块经不起风雨的土壤中,你们从中选出的都是高产物?拜托了组织部中的大批挑手们,你们活活是神仙。这样讲是要让你们看清一个事实,在中国高速经济中,大批年轻人(含年轻干部)搭惯了快车,他们只认高速和捷径,这就是典型的人性经济商业化。那精神道德是搭经济快车也能搭出来的?那人格高尚也是用电脑一敲就自动上了脑中?所以说你们那个道才兼备用在一批年轻干部身上的依据是什么?在这种高速风中年青干部根本不问精神道德的培养,只要空喊三个什么六个什么,再说上几个学习学习什么的,就算是已有了精神且已高尚了。其实这不仅是将精神商业宣传化,事实是道德精神根本就让他们虚拟化了,大概你们指的有德了,就是指唱高调吧,看看现实吧,高调唱得最高的年轻人们在需要精神道德时的崩溃现象吧,不是他们不想拿出,而是根本没有。

   说到此我再想告诉你们一个常识,那精神道德不大被你们看不起,但那是需要时间才能在内心形成,那是需要汲取中华民族和世界优秀文化的营养才能培育而成,说到这你们满脸不屑,其实不具备精神道德的人就是华而不实之人,就是眼高手低之人。被你们看不起的中年同志在此次国难中又一次成了国家的砥柱,既便是央视的电视上出现的大批冲锋陷阵之人,我看大都是四十至五十五岁左右的人,这些人以自己精湛的个人技能和高尚的精神人格,再一次证明被你们所看不起所选不中的人,是怎样领导了那些年轻人和能样教育了那些年轻干部。我又要问你们,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非要让年轻干部去领导这些人呢?谢谢中华民族的传统精神道德这样为中国人所根植,没让你们提拔的那些疯狂敛财、生活腐化、无视群众、横行霸道的一些年轻干部领导掉(组织部你们去看看有多少年轻干部为此进了人民监狱)。我们在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高尚!几天来我每每想到道德荒芜的现状和精神人格的存在时,都要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鉴于精神人格是需要培育和积累的(工作理念、创新思路、人主经验、创业程序也一样,组织部少用这些来夸奖一些年轻干部,这些中年人更有),从此次国难中我建议你们今后还要挑选一些年轻干部(坚决反对年轻化,胡总温总吴总等等人杰不算年轻人吧),但主要要重用四十至五十五岁的干部,这个在世界上都是管理层组成的黄金年龄段,只有在中国才有干部年轻化一说,和组织部上经济快车看路边干部和收割干部的怪现象。通过此次国难,我希望你们改掉这个被证明是落后和缺乏人文科学依据的“化”字,而让相对年轻的大批中年领导继续领导这个国家,否则继经济泡沫后,你们又放出干部泡沫,放出道德人格泡沫,这真是泡沫时代了?有泡沫就要挤出,现在不是什么大力提拔年轻干部,而是怎样教育广大年轻党员、怎样在党性之后要大力培养年轻干部的道德、人格、精神,敢说这不是你组织部当前的一项重要工作? 


老笨牛关于政治生活中年龄规定的观点

   文章作者:[老笨牛] 2002-03-07, 21:47:35

   老笨牛关于政治生活中年龄规定的观点

   当前我们应当特别警惕中国社会步入年龄化价值体系的怪圈,尤其是在政治事务中更应当警惕这种违反基本人权的反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的怪现像。古今中外政治领袖的产生,除奴隶和封建社会制度外,大体上是由于领袖人物所具有的出类拔萃的政治智慧,领导和指挥才能,以及相应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资源而决定的。年龄的因素也许会起一定的作用,但绝对不是也很难成为首要因素。据我所知,目前在全世界的各种管理体系中恐怕只有中国才会搞年龄一刀切。究其原因还是缺乏正常有效的择优选任机制,所以官员的任免只好拿年龄来作文章。好在中国人天生的就没有问个为什么的习惯,反正上面这样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咱们只能是老老实实地接受执行。

   据报道,中国似乎有这样的规定,国家级领导人年不得过70,省部级不得过63,地厅(局)级不可过60,县处级不得过50,科级不可过40,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股级不可超过30的规定。我老笨牛笨,我怎么想也搞不明白这样规定的内在逻辑是什么,也就是说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央级领导人非要在70岁时下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邓小平第三次复出时应当已过70,可是中国不正是在这位70多老人领导下的走向改革开放之路的吗?我也百思不解为什么省部级领导人非要在63岁时下课?以我看,在这个级别上的领导人到了这个年龄应当是最成熟,最有经验的时候,也正是大干的时候,以年龄为由将人赶下台不要说这些省部级官员有意见,我老笨牛也觉得有点过分。再说那地厅(局)级官员,60岁时还正是壮年时期,凭什么让人家干得好好的非下台不可呢?这不是在浪费资源吗?要我看在这个层次上的官员在60岁上下也正是干事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一刀切。当然那些身体健康有问题的则应除外。

   与此相对的则是网友网友精卫填海在QGLT上撰文所指出的另外一种现像,这就是退休年龄的逆向化:“近年来有一项干部政策有成为制度的趋势,这就是退休年龄等级制:职务越高,退休年龄越高,职务越低、退休年龄越低。对干部退休年龄加以规定是因为年龄过高则精力体力难以胜任各项职责。假如干部职务越高,其职责就越轻,职务越低,其职责就越高,那么干部年龄等级制便很有道理。然而部长的职责就一定比局长轻吗,省长的职责就一定比市长、县长轻吗?我们实在很难得出职务高低与职责轻重成反比的结论。退休年龄等级制是一项不合理的制度。”老笨牛要加上一句,不仅仅是不合理的,而且是荒谬的不尽人情的。

   如果说规定了哪一级官员到什么年龄就必须下台令人难以理解的话,那么到什么年级就不能再提拔什么级别的官员之规定就更难让人接受了。据说现在在中国一般公务员要是在30岁以前没有当上科长就没有再被提升的可能了,而科长在38岁之前当不上副处长就没有再被提升的机会了,处长在42岁前当不了副局长就没有再被提升的希望了,而局长们在50岁之前升不到副部长在政治上也就没有什么大戏了。这里所说的各级官员提拔的年龄规定可能与实际规定有出入,但基本要点应当是准确的。我想请制定这些规定的人们给我解释一下你们做出这些规定的科学依旧是什么?凭什么规定一个人到了30岁没有当上科长从此就断送了人家在政治上的前途?又凭什么规定处长们在42岁前当不了副局长就不再提升了呢?这样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国目前的社会基本上是官本位的体系,在中国复杂的社会系统中其他各个系统都要以官员系统为参照,据说连和尚也有什么科级和尚,处级和尚,与局级和尚的讲究,更不用说将教授同局级,讲师同处级,助教同科级挂钩的?'7b象了。我老笨牛担心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学术领域会同官僚体系一样步入以年龄划线的乖圈,届时也来个什么42岁之前当不上副教授就没有可能再当了的规定,那可真害苦了国内的同行们。

   以我老笨牛的看法,中国在官僚体系中实行以年龄划线的做法不仅是不科学的,而且是反动的,很有可能给中国带来巨大的以年龄为要素的社会矛盾。这一点我们或许现在看不到,但我可以说它绝对会在今后的两三年爆发出来,其最为突出的表现将是那些因年龄因素而未能提拔重用的官员或在工作中消极待工,或对社会包括对下一代的报复。由此导致所谓的年龄群体利益冲突激化的社会现象,从而增加社会系统运作的成本。其实要避免走入年龄化怪圈并不难,只要我们推行官僚体系职业化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数个月前在QGLT上写过一篇答某网友的贴。在那个贴子里我提到我不会把县长当官来作而是把它作为一种职业来作。

   我想中国不妨从现在起将一部分官员职务职业化,为降低操作成本可以从县级政府做起,将各个职能部门的领导岗位职业化,再对职业进行级别化,比如一级科长,二级科长,三级科长,四级科长,等等。在此职业岗位上达到一定级别者可以等同处长职业的最低级别,比如四级科长可以相当与一级处长,五级科长可以相当与二级处长,依此类推。而达到四级科长的职业者既可应聘处级职业,也可继续在科长的职业上继续努力。这样作的好处是可以大大弱化现在的官员只能垂直晋升而无法横向发展的矛盾,而且也便于官员的培养和管理。更为重要的是让每个官员都有继续奋发努力的动力,也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从而降低社会运作成本。

   我奇怪,人们的寿命在延长,但中国为什么却将人们工作的年龄一再缩短呢?据说许多企业都在劝年刚过四十的职工搞什么提前退休,真是乖事。我的妹妹在北京粮食系统工作,她刚刚34岁可已经提前退休了好几年。据说这年龄问题是自上而下产生的。考虑到中国几年前的政治生态我理解在高层除了用年龄作硬性指标外恐怕再也没有什么好招了。但如果我们因此而将整个社会系统纳入年龄化,那我们的国家就会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能在什么事件或现像出现之前就给予科学的预测者是大智,待什么事件或现像出现之后能给予科学的分析者是中智,而在什么事件或现像出清b之后仍然不能给予科学的分析者是小智。老笨牛在许多问题上都表现出来了其惊人的大智,在这个年龄问题上同意笨牛是不会错的,希望决策者们注意,但愿我的好心能有好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5/2003050409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