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潇湘浪人:从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看全国人大
(博讯2003年02月19日发表)

   还有半个月就要开第十届全国人大了,选举新皇上新宰相新兵马大元帅,此等重大事情理应受到全国老百姓注目,事实却不然,我周围的人似乎对此都漠不关心,问到一些农民更是茫然而不知所措。

   连我自己都对此漠然,何况农民。 (博讯boxun.com)

   我在大学读书时,参加过一次区人大代表的投票。老师对我们说,这是神圣的一票,是无数烈士鲜血换来的神圣的一票,结果,候选人是谁?我们都不认识,候选人也没有来我们选民中发表什么演说,自我介绍一番以及他当选人大代表后如何为选民服务等等,那时我们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青年,都觉得受到了愚弄。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参加过神圣的人大代表选举,逃避了,弃权了。听一个朋友说,选票上写得花样百出,选举希特勒的也有,选举华盛顿的也有,选举婊子的也有,弄得政府尴尬万分。

   大家都懂得,区人大代表就是举手代表,除了会讲OK!OK!外,什么都不会。至于全国人大代表,应该代表全国人民。全国人大代表是怎么产生的?全国人大代表平时干一些什么事?我相信绝大多数老百姓是不清楚的。我有幸结识了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一些有趣的事情才逐渐明了。

   那是我在打工的时候,老板安排我们住在一栋比较高级的住宅小区。五六个人挤在三室一厅的房间里,生活本是辛苦劳累无比,下班回来吃过饭洗洗涮涮后就睡觉了。12层住着一个老先生,天天电梯里见面,开头是点头之交,久而久之便熟悉了。老先生是老前辈,有时候上街买的东西重了,提起很吃力,我们也乐意帮他提到他家里。老先生是一位教育家,著作甚丰,喜欢打太极拳,清早我们跑步,他打太极拳。他喜欢和我们年轻人交朋友,和我们有时也拉拉家常,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全国人大代表。

   那年3月份开全国人大了,他对我们说,他要去北京开会了,我很奇怪,问他,开会之前干吗不去选民那里征求选民的意见,看看大家对国家大事有何意见?也没有看到什么选民来您那里反映情况?他笑着说:“上面没有布置,我怎么能单独行动?何况我还有本职工作,选民天天来找我,我本职工作还干不干了?一些选民的意见也无法往上面反映。”我不明白为何选民意见不能向上反映,他解释说,“至少要十(?)个全国人大代表联合签名才能形成议案,又不准串连,代表中官员占多数,大家都谨小慎微,所以此事很难办,只能作来信处理,来信处理多半打回原地处理,没有什么用。”

   他开会回来后,我遇见他,想打听打听全国人大会议上有趣的事情,也问过他要不要向选民传达全国人大会议精神,他回避说,用不着,报纸上都有,看看报纸就行了,上面也没有布置要我们去传达。于是又重新天天干他的活,天天打太极拳,天天和我们在电梯里见面,天天点点头,也没有选民去找他,他也不去找选民,也不曾听说他向选民发表过什么演说,日子又这么过了。

   原来如此,中共召开全国人大会议就是叫一些人去举手的,是中共一个摆设,一个花瓶,一个维持中共权贵的荣华富贵特权生活的工具,哪里是什么反映民意,哪里是代表全国人民,纯粹是糊弄老百姓,哄骗洋人的玩意儿。只是听说现在皇上宰相兵马大元帅是等额选举,虽然不能写其他人名字,但可以弃权。我想,允许代表投票弃权是中共唯一的进步。比起五十年代苏联共产党中央全会朱可夫派兵用枪杆子顶着中央委员后腰去投票选举赫鲁晓夫当总书记,比起1913年10月袁世凯派兵伪称公民团把国会议员关在国会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准上厕所强迫三次投票选举自己当总统要好一些。但是和先进国家相比,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1991年8月19日,执政达70多年有雄兵百万的庞然大物苏联共产党终于垮台了,垮台原因众说纷纭。一头北极熊叫做邦达连科的在1996年6月号的俄罗斯《明天报》上发表文章说:“为什么在1991年8月没有一个共产党员站出出来保卫自己的市委和区委?”他自己解释说:“因为他们所有的人都摇摆不定,感到失望,不再相信,都过着双重生活。”⑴

   苏共为什么垮台?我想,70多年来苏共中央头头们以为苏联老百姓都是和1917年苏共开始执政时一样,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举手代表遍地皆是,随喊随到,于是一直玩弄着愚弄老百姓,欺骗老百姓各种稀奇古怪把戏,最后随着时代的前进,以至于弄得苏联老百姓和苏共党员对苏联共产党“感到失望”,“不再相信”苏联共产党,即使有雄兵百万,苏共最终也轰然一声分崩离析垮台了事,这绝对是一个重要原因。

   参考文献

   ⑴张捷,《中流》杂志,1997年第二期,第45页。

   二○○三年二月十七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3/02/20030219122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