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共产党宣言》的宣言:二 幽灵的暴政
(博讯2002年12月29日发表)


二 幽灵的暴政

    共产党的目的确实和其它一切政党不一样;使无产者上升为阶级,推翻现存的社 会形态,由共产党自己掌握和控制政权,建立一个反动的封建独裁王朝,继而剥夺无产者的一切,使无产 者沦为奴隶直至生存下去的基本权力都被完全剥夺,这就是共产党所要建立的封建独裁社会主义。

所谓有特色的社会主义代表的利益是共产党集团的利益,共产党封建独裁集团的残暴远远超过世界上 目前的其它任何一个执政党。利用阶级和阶级斗争、实行封建社会主义法制的法宝使共产党可以肆无忌惮地戮 杀他们的对立面或者持不同政见者。共产党进行的斗争不仅仅局限于阶级的斗争,而是对其它对共产党有不同 意见的人进行肉体上的消灭,一切和共产党不同政见的人民都必须要经历阶级斗争的清洗。共产党不是要彻底消 灭私有制,而是要把人民创造的财富劫为共产党独裁集团的“共”有资产。共产党也在鼓吹它们所谓的法制,奇妙 的是这样的法律不能、实际上也不可能惩治共产党内部的贪赃枉法,出于政治需要法律可以成为共产党手里的橡皮筋 , 对像决定法律量刑的尺度,“刑不上大夫”是封建统治阶级留给共产党的传家宝,惩治贪官污吏变成共产党排斥异己的 重要手段。过去的历史中,我们不难看出共产党人是怎么样对待自己的行为的,生产力和生产资料受到空前绝后的破 坏,国有资产在共产党手中大量流失的损失无法估算,然而共产党历来都是把一切责任推到他们的阶级敌人或者是死 人身上,或者美名其日:阶级斗争的必然反映。共产党从来就没有襟怀坦白地向人民承认过他执政期间的罪行和对国 家、对亿万人民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损失。在共产党人心目中,法律和宪法都是共产党用来对付人民的工具, 国家属于共产党,人民是他们的奴隶,奴隶没有这样的权力去追究这些罪行的责任,这就是共产党的宪章。

    在《共产党宣言》中,我们看到马克思预见了这一点:“在政治实践中,他们参预对工人 阶级采取的一切暴力措施,在日常生活中,他们违背自己的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辞。屈尊拾取苹果,不顾信义、 仁爱和名誉去做羊毛、甜菜和烧酒的买卖。”马克思完全、真实地表现了共产党赤裸裸的一言一行。 (博讯boxun.com)

    共产主义历史的发展使我们看到共产党对人民所实施的封建独裁统治和愚民 政策。共产党内部的残酷斗争加剧了派别分裂和权力争夺,从托洛茨基、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王明、高岗、 林彪到赵紫阳,当今借反腐公开大规模的排斥消灭异已的一系列残酷斗争,大体经历了“七、八年一次的残酷斗 争和无情打击。在共产党个人封建专制的政治体治下,民主荡然无存,从事政治成为最危险的行当,为共产主义奋 斗的箴言变成争权夺利的杀机。

共产党苏维埃斯大林时代仅十七次代表大会的代表被割掉脑袋的有1,108人, 139名中央委员有近80人被捕、被杀,21名部长只留下4名,11名国防委员全部被清洗,最高军事委 员80名委员,只剩下5名,空军和海军将领无一能逃脱,被逮捕和被枪毙的军官达35000人,15个加盟共和国书记 被枪决了12个,大规模的杀人触目惊心。从共产党的高层仍至基层,一切敢于揭露特权和反对官僚主义或者持不 同意见的人就被视为政敌加以逮捕或消灭肉体,前苏联斯大林执政期间有2,000多万人遭到杀戮,这骇人听闻的 数字占当时近九分之一的苏维埃人口。

封建社会主义对民主的剥夺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尤其令人发指。共产党的 人民公社运动把千百万人民抛入苦难的深渊,共产党集团争权夺利而引发的意识形态论战又将几千万知识分子 送进人间地狱,坑儒打击知识分子的大清洗株连近千万人,更为可怕的是这样的清冼延续二十多年,受清冼打击的不少 知识分子中不乏无数热血青年,他们还热血沸腾的在百花齐放就被扼杀在百家争鸣的陷井中,他们当中能够有幸回到 人间的人已是躬腰鸵背、两缤白发。有谁为这千百万的孤魂野鬼承担过一丝一毫的责任或者是把那些蓄意制造冤案、 假案的暴君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由于不断、不停、人为的制造假案,共产党独裁专制集团和人民之间形成尖锐的冲突, 共产党在“加强法制和维护秩序”的幌子下,不断地修改一系列伪宪法和“法律”、“条令”,把人民的不 满行为纳入反革命行为实行镇压,为了达到争权夺利排斥异己的目的,不惜设置陷井,伪造借口,动用军队坦克、机关枪、火焰 喷射器大规模屠杀手无寸铁的人民群众,共产党手中党卫军的枪口对准人民,一手策划和制造了二十世纪最大、最残酷的六 四惨案,其手段和当年希特勒制造啤酒馆事件同出一辙,这在二十世纪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

我们需要了解一下“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民政府”的“宪法、法律。”共产党在世界上不到百万分一,“人民政府”所能代 表的人数少得可怜,民主党派在共产党的政府里不过是一件摆设,共产党要求民主党派首要条件是民主党派不能有自己单独 的政治纲领,任何时候必须和共产党唱同一个调,从高喊着以共产党为核心、为共产党服务、坚决拥护共产党领导这样一个 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一手泡制出来的伪宪法和为共产党服务、没有任何人可能监督、由共产党说了算的政府,这样的“法”, 除了镇压人民和持不同政见的民主人士没有其它任何用途。共产党在举起屠刀的同时也在高喊争取民主和自由,千千万万的有 识之士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成了共产党的刀下鬼。

近一个世纪以来,共产党扼杀人民民主和自由的大量事实充分暴露了封建社会主义社会的黑暗,共产主义在毁 灭生产关系的同时不断地制造新的“反动阶级”或新生的“反革命份子”,实际上一个新生的封建独裁剥削阶级伴随 着共产党确实产生了,这正是共产党权力统治集团。

无产者及人民的自由被剥夺,一切人发展的条件被毁弃,封建社会主义不断宣扬阶级斗争扩大化,视人 民的自由为洪水猛兽,共产党时刻担心失去他们为所欲为的天堂,一天不搞政治运动,他们就会坐立不 安,只要一听到民主的呼声就会恐慌无比。

在现存的封建社会主义社会里,共产党为了牢牢地控制政权,竭力推行个 人崇拜,共产党高层的个人崇拜每一个历史时期都达到一个顶峰,从斯大林到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还是毛泽东,金日成或者邓 小平江泽民,共产党不搞个人崇拜就绝对不可能维持政权存在,不论是谁 ,一朝成为领袖,马上就变成伟大的核心,就要给 自己套上一个救世主的光环,一言一行,都放射着夺目的光芒,他说的话,字字是真理,只有他的理论,才是人世间的准则, 人民是万万不能违背这个准则的,否则就是反动阶级,就要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投入监狱甚至掉脑袋。

共产党占有了生产力和生产资料,剥夺了人民基本生存条件和受教育的权力,封建社会主义教育对共产党来说是一 个彻底歪曲历史的机会,为了控制思想的传导,共产党肆意地更改和歪曲历史,为我所用是共产党的特长,我们不妨看一 下共产党的教育,共产党所有的教科文中,拼命地编造、改写历史,实行法西斯式教育,共产党标榜自己的教育是义务教育, 保证每一个适龄儿童都可以受教育,而实际上适龄儿童的上学率不到十分之三,共产党从来也没有实施过义务教育,就是 在共产党高喊经济改革的同时,教育收费成直线上升,一个适龄儿童一个学期费用几乎占据了一个普通家庭近二分之一的支 出,由于教师工资水平普遍太低,学校不得不用其它手段增加收费,这样那样的费用,压得人民喘不过气,致使许多劳动人民 的子女不得不半途辍学。共产党天天都在高喊“希望工程,”呼吁社会捐款办学,实际上社会捐款和赈灾资金还是进了共产党 的腰包。

共产党天天都在抨击资本主义腐朽生活方式,可是在封建社会主义社会每一个城市的角落里都遍布暗娼明妓,国有 资金大量流失,国营工厂严重亏损,工人大量失业,为了生存的失业人员不得不走上出卖肉体的道路,不少人不得不为自己 的生存而不停的奔波,流落街头或沦为娼妓的就是无产者自己。每当歌舞升平的夜色来临,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都是那些 自称是公仆共产党员。美女前拥后抱,出酒楼进歌厅,共产党的权贵不用花一分钱,自然有人为他们付帐,这帮权贵是那 样贪得无厌。共产党的官僚懂得权、钱的交易,不管你要办理什么事,不仅需要出大钱、小钱,甚至连共产党人自己嫖妓 睡暗娼的钱和小费都必须要别人来承付。共产党的廉政就是这样官冕堂皇。

尽管共产党都是那样的道貌岸 然和振振有词,这些见不得阳光的风流韵事和大量收取黑钱的交易依然如故,充分暴露了共产党完全丧失一个执 政党的基本风范。

共产党集团在镇压人民的反抗中,不惜把表达不同意见的人当做阶级敌人对待,以至到自身真正的先进份子都 有被作为阶级斗争对像进行专政。由于共产党历来是一人专政,唯我独尊,唯我是核心,因此造就出一支无能、低效、 奴性和霸性混为一体的干部队伍。封建独裁个人任命制扫荡了层层筛选人才的机制,全民的选举不过是共产党的一种把 戏,只要以我为核心,不管有没有能力都可以加官进爵。赫鲁晓夫靠不断向斯大林打小报告渐渐博得斯大林信任进入苏维 埃最高政权而成为斯大林的掘墓人,以至斯大林死后也不得安宁直到名声狼籍。林彪紧紧追随毛泽东,时时不忘高呼万 岁也没能逃脱倒毙温都尔汗抛尸大漠的悲惨命运。江泽民踏着民主人士的鲜血登上封建独裁的宝座,当今的共产党中国, 共产党的腐败实是用文字难以表达,在人民的呼声中,共产党也作出反腐的表面文字游戏,但实际上反腐又成了共产党清 除异己的重要手断,历史证实,共产党的腐烂决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共产党,只有共产党彻底垮台才能谢罪于人 民。

纵观共产党个人专制的统治,自上而下对任何事物都不求甚解,往往用诸如“研究、研究”,“考虑、考虑,”这 类语言搪塞对方提出的问题,只要手上没有讲稿,他们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当权力集中在个人手里的时候,公众 的权力就失去任何政治性质。专制、独裁、封建主义的政治权力,是共产党集团用以镇压人民而有组织的暴力,无论 任何一个共产党国家,共产党用以关押民众或持不同政见者的监狱增长率也是骇人听闻,今天扩建的监狱,明天又人 满为患,在封建专制统治下,共产党集团完全依靠镇压和暴政统治人民,根本不可能有自由和民主,更谈不上有人权一 说,共产党彻底地抛弃、背叛了无产者,丧失了人民的信任,谁也没有回天之术来挽救它们灭亡的命运,就连共产党自 己的党员们都漠不关心其命运,人民已经觉醒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继东南亚的缅甸共产党第一个垮台,不 可一世的缅甸共产党一日之间在地球上彻底灭亡,庞大的苏维埃帝国同样摆脱不了彻底垮台的命运,布尔什维克 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烟消云散,这是历史的裁决。世界上任何一个共产党集团都坐在一座座活火山上面,一旦愤怒的 火焰喷发,都要被烧得一干二净。欧洲共产党集团的彻底灭亡表现了人心所向,人民所向。《共产党宣言》曾为此提供 了可靠的佐证:“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这正是 共产党灭亡时的真实写照。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2/12/2002122909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