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博讯2002年03月01日发表)

—文明坐标理论应用之二—

在改革开放初期,文革年代的痛苦阴影在大多数人心中留有深刻印象。所以当政策反向改变带来的物质实惠,和精神上的宽松气氛所产生的反差,让大多数人来不及思考就下了“完全肯定现在、彻底否定过去”的结论。只是当按新的方向走了一段路後,再次产生了另外许多同样令人难受的问题。于是又出现一批鲁迅小说中的“九斤老太”、甚至只是听见过“九斤老太”讲故事的“六斤、七斤”们,象当初一些人在文革後憧憬光明未来一样地,留恋起过去的另类“美好时光”来,而且以似乎理直气壮的种种理由来极力鼓吹,希望再次实践,给现政权造成极大威胁。可惜他们的表现给人的印象毫无新意,只能令人产生某种“历史重现”的担忧!再一次暴露了中国人总是“向後看”的积弊,而一个只知道“向後看”的国家或社会,无论走什麽道路,都是没有前途的。中国的历史本来已经证明了这个问题,只是因为没有对历史作过真正客观的分析,从而找到产生的深层的共同原因,一味只知道拿现在的缺点和过去的优点比较,而忽略今天的缺点和过去的缺点之间的“互为因果”关系,让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落入不断“循环”的苦难之中。

现在就以毛泽东那个时代为例来说明。不可否认,那个时代的确创造了中国最辉煌的一段历史,积累了到今天还没有吃光的“老本”(想想要是没有当时人“宁愿不穿裤子”的精神搞出来的“两弹一星”,现在会是什麽处境就知道了)。但是问题在于,没有人能够真正找到或说清楚其中的原因,才会造成赞成者理直气壮鼓吹恢复,而反对者只能绕着圈子来回避,谁也说服不了对方,最後还是靠权力分胜负的现实。其实只要以文明坐标来认识这个问题,是一点也不困难的(见图)。

ͼ

在《文明的图解》(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2.html)一文中,在明确指出精神文明是决定人类文明的主轴、而且以价值观和行为表现,在本质上和动物世界的差距来衡量进步程度的同时,提出过一个“正、负社会能量互为消长”的概念,也就是由物质文明创造的社会总能量中,正负能量比例跟社会精神文明程度直接对应。

现在忽略横坐标的(历史)时间概念,仅用它代表五—六十年代不同社会物质文明的相对水平。如果当时发达国家已经达到X2点,而中国只在X1点,两者的确有相当大的差距(注:这里的一切分析,都只是“定性”的,没有准确的数量或比例关系的概念)。但是西方所鼓吹遵循的所谓“丛林法则”,按上面这样的标准,当然不会有很高的程度,比如在Y1点,这也是符合实际的,因为在那种观念影响下,人的行为模式在主观趋势上,总是跟社会希望的“分工合作”背道而驰的。这时产生的正面社会能量由O.Y1.y'1.x2形成的面积代表,Y1.Y.X'2.Y'1形成的面积就是其负面能量。两者相减(抵消)後的面积S1才是净的(有效)正面能量。

再看中国的情况,“新中国”成立後,新政府的政策、行为和国民党後期的贪污腐败形成明显的对比,获得大多数民众的拥护和信任,积极主动地响应、配合政府的每一个号召,有效地抑制了许多对社会不利的影响(如贪污腐化、黄、赌、毒)。可以认为,在客观表现上,产生了“相当于”文明程度比较高的效果,达到Y2点。这时产生的正面社会能量由O.Y2.Y'2.X1形成的面积代表,Y2.Y.X'1.Y'2形成的面积就是其负面能量。两者相减(抵消)後的面积S2,才是净的(有效)正面能量。

这时一切就很清楚了。因为当时虽然两种社会由于物质文明水平的差距很大,造成社会正面能量的差距也大,但是因为因为精神文明的程度不同的结果,使得真正的有效正面能量的差距(S1-S2)大大缩小,甚至有S2反而大于S1的可能。再加上极权制度可以最大限度地定向、定点、甚至加以集中地利用这些能量,所以能够在一部分特定的范围(如体育、两弹一星等)内,短时间内就取得西方不能想象的巨大成功,也就毫不奇怪了。就象用放大镜可以把温度并不太高的地面太阳光集中去点燃纸张一样。

但是需要强调指出的是,上面在评价那时中国的文明程度时,用了一个“相当于”的定语,以突出表示那并不代表那个社会的真正文明程度。因为那只不过是整个社会在极权的强行控制、操作下的结果,而不是全社会大多数民众素质和觉悟的自然体现。一旦这样的外力条件不存在(有能力和魄力的领袖毛泽东去世),这种表现也就随之消失。今天那个社会和毛时代有如此大的反差,就是最有力的证明。那种所谓“道德沦丧”的说法其实是不太正确的,因为那里上千年以来,真正在大多数人(尤其上层人物和读书人)心中存在的,只有“忍”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两条准则(而且还是“不求甚解” 版本的),即使“解放後”到“文革”中都没有“沦丧”过,现在更公开认同。以这样的观点来认识那里的历史和社会发生(包括“文革”和现在)的现象,几乎没有解释不了的问题。而“道德”在这样“准则”的阴影下,就从来没有在人心中成过“气候”,当然也就谈不上“沦丧”。

可惜的是,今天那里有一部分人,根本没有真正研究那个时代的客观条件和成因,只是因为不满当前政策可能产生的一些社会弊病,就拼命鼓吹重新回到原来的政策路线上去,是十分错误和危险的。

首先,那样的时代,一定要有一个特殊杰出的、能够随心所欲地驾驭其他所有人去忠实按照自己意图执行的强势领袖。而这样的领袖,是以社会长期而惨重的牺牲和失败为代价,才能生成的,所以有 “五百年出一个伟人”的说法,因为需要较多时间来积累没有强人时代产生的痛苦,使之达到不堪忍受的程度,并忘记强人时代带来的另一种同样不堪忍受的痛苦。以那里的现状,可以肯定在相当一段时期内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了。

其次,这样的社会制度,是以牺牲个人的尊严、扭曲人格和应有的自由及个人的幸福追求为代价的,是一种错误的、违背真正人权、民主(都不是指现在联合国的那种版本)的方式和目标,根本不符合文明发展的方向。

而且,就算由于某种机遇(国际环境的变化或掌权对手的重大失误),得以让那个时代重现,也只不过是让那里的历史陷入新一轮的循环而已(比如重新分成几大块混战),没有什麽“进步”可言,而且只能以痛苦的失败为结局。

毫无疑问,毛泽东时代是那个国家历史上的一段不能否认的“辉煌”。但是历史永远不应该成为未来的“样板”,这种“向後看”(包括喜欢看胡编瞎诌的“历史剧”)的习惯,才是中国比西方真正落後的地方。

应该将这段“辉煌”,当之无愧地看成是对世界未来的伟大启发和思想贡献。因为它以如此大规模(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的集体实践,并为此让中国人付出巨大而惨重的代价(因为是强制和带有欺骗性的“模拟”),为“精神和物质的相互转化”这个重要哲学命题提供了大量正面的有力证据,而这个命题的接受和正确运用,将是人类未来摆脱目前已经日益明显严重的危险趋势和困境的希望所在。但愿那个国家,不要现在再从反面来为这个“命题”,提供数据和证明了!

(注:如果不能看图或希望查阅其它相关文字,请移驾《新的里程碑》查看同名文字。http://home.computer.net/~pyd/czl0228.html)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2/03/200203011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