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博讯2014年12月10日发表)

    25年前的今天,达赖喇嘛尊者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份荣耀肯定了尊者长期坚持的和平非暴力路线。身为藏人,我非常欣喜地看到,25年后的今天,尊者的和平非暴力精神已经在全球各地结出了累累硕果,并在华人世界里获得了更加广泛的认同。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短短几句感言,代表了各界的声音。感言的内容,肯定了尊者依然坚持的非暴力路线和他一生努力不懈的二大使命,支持了西藏人民的非暴力抗争。我由衷地感谢所有撰写感言的汉人朋友,你们的支持和声援对我们是一个鼓舞。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达赖喇嘛住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负责人贡噶扎西提供
    
    (1)西藏的流亡是十四世達賴喇嘛非凡存在的寫照:在那條從雪域高原伸延到熱帶森林、連接起荒郊曠野、通往達蘭薩拉的路上,藏人曾經戰士牽著僧侶的手,犧牲者守護朝圣者的長叩;如今尊者劈開信眾腳下的荊棘,仁波切們用悲憫和仁愛護著藏民族的神圣和莊嚴。十四世達賴喇嘛和他的族群彪炳了人類追尋自由的史冊。
    
    流亡西藏的價值是十四世達賴喇嘛人格精神的血肉文本:藏人在漫長六十多年的地獄般生活中,拒絕成為獻媚的奴隸;在對抗苦難和暴政過程中,拒绝淪為粗鄙的賤民。他們越過了卑瑣、狂妄、仇恨、自私、陰險、下流、刻毒、冷漠、無恥的精神深淵,始終如一地恪守着自己高貴的人格。
    
    十四世達賴喇嘛和他的流亡西藏是二十世紀共產主義劫難中西藏復興的基礎:它為藏族保存了十五萬人種,點燃了他們繼往開來的薪火:宗教、語言、醫學、文藝以及相應的生存方式與風俗習俗;它還建立了這個古老封閉民族自我更新並融入人類現代文明的道路:現代教育思想及其教育制度、自由主義思想和文明政治管理制度、宗教神秘與現代人體科學之間的對話、、、、、、。它是西藏文明繼絕存亡的保證。
    
    自從我認識了尊者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加措,他和他的流亡西藏就成為我遠望當歸的一個心靈家園。祈願尊者的精神價值成為拯救淪陷之大陸中國的諾亞方舟,祈願他健康長壽並早日回到自己的故鄉。
     北明(Bei Ming),作家,美国维吉尼亚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2)二十五年前,达赖喇嘛尊者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就如评委会主席Egil Aarvik当年所说,把奖项授予尊者,除了感谢尊者在倡导非暴力斗争方面的贡献,希望借此影响中国的事件对并对学生为八九民主运动做出的努力表示认可。当年的学生,早已经飘零四方,几近湮灭。但尊者在国际舞台却影响日隆,尊者对爱与慈悲、非暴力理念的倡导,早已经深入人心;所推动的中间道路,国际支持亦硕果累累。由于尊者和其族人的努力,让藏人这个族群、宗教和文化得到最大程度的保存和发展。我作为一个中国异议人士,对尊者长期以来关怀中国的受压迫人士深为感谢,对藏人为了自己的自由来未来所进行的不屈斗争深为敬佩。藏人在争取自由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意志、团结和执行力,都将是中国受压迫民众学习的榜样。在未来与北京这个市场新极权的抗争的过程中,我们不需要互设前提,只需要更多的互相支持,直至获得我们各自都想要的自由。
    北风(Bei Feng温云超),媒体人/访问学者, 美国纽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3)今年的12月10号的国际人权日,是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纪念日。在此,我首先向达赖喇嘛尊者获此殊荣25周年表示诚挚的祝贺!长期以来,达赖喇嘛尊者一直倡导和平非暴力的理念,提出了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保护西藏的传统文化。不断在全球宣扬他的这些和平理念,倡导宽容,博爱,为中国乃至世界和平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到目前为止,尊者的这些善意与宽容虽还未能感化亵渎普世价值与人类尊严的专制政权。但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希望达赖喇嘛尊者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感化中国普通民众身上,能够真正让普通老百姓了解他所倡导的“不追求西藏独立,只要求在中国宪法之下的真正自治”的理念和宽容,博爱的人权价值来扭转由于中共媒体向老百姓宣传的“达赖喇嘛就是要搞西藏独立”而形成的错误认识。这将对中国以后能够和平走向民主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陈光诚(Chen Guangcheng),美国天主教大学政策与天主教研究高级访问学者,威瑟斯庞研究院人权问题高级研究员,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的高级顾问,现住美国华盛顿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4)五十五年前,在暴政驱迫下,当达赖喇嘛率领一众藏人出离故园,血泪交织,备极千难万险,逃离中国笼罩,进入世界天地。谁也无法预测:这一支离別家乡饥寒交迫的流亡之旅,会面临怎样的困境,会遭致如何的历史后果?
    
    结果竟然出人意表。这一哀绝惨痛的悲剧,这一宗教与文化流亡的血与泪,却不期然地浇灌出了一部人类历史上罕见的灵性远播的史诗,一路把其神秘信仰的火种从世界屋脊坠落、散布、燎原至全球,这是人性与神性交相辉映的璀璨征程。
    
    当代,人们注意到世界范围的佛教复兴浪潮。而这一复兴的主要因缘正是伴随着藏传佛教的全球传播出现的。达赖喇嘛以其非凡的智慧、深邃的教义、悲悯的情怀,童真的心灵,幽默的谈吐以及博大宏阔的胸怀征服了世界。尊者於1989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正是这一成就的重要像征。
    
    毋庸置疑,二十世纪达赖喇嘛引领藏人出雪域入世界的戏剧性的历程,作为一桩纯粹而凄美的精神扩展的故事,势将载入人类史册。谨以此恭祝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二十五年。
    陈奎德 (Chen Kuide),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美国维吉尼亚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5)达赖喇嘛尊者于流亡途中,以远见卓识和坚韧意志,历尽千辛,全力保存西藏的宗教与文化传统,人类的无价之宝。并向世界弘传以爱为本的藏传佛教,影响至深至远。而其“中间道路”的主张,足以化解民族仇恨、实现汉藏和解。荣膺诺贝尔和平奖,对尊者而言,实至名归。
    
    达赖喇嘛不仅受到全体藏人的爱戴,也受到全世界大多数人的爱戴。反观中共领导人,无一人受到全体汉人的爱戴,更无一人受到全世界大多数人的爱戴,非但如此,还遭到全世界大多数人的批评与质疑。由是,达赖喇嘛的智慧、德性与声望,远在中共领导人之上,乃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政府声称: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么,中国政府至少就应该承认,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正是中国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今日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官场腐败透顶,亟需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以正世风,以救精神,以渡众生。
    
    中国需要达赖喇嘛,让年事已高的尊者回到西藏,并前往五台山朝圣,不仅符合西藏人民的愿望,也必将符合汉人大众的期待。笔者真切盼望,春暖花开的这一天,早日到来!
    陈破空(Chen Pokong),旅美作家、政论家,现居美国纽约。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6)过去一年多来,我有幸两次见到达赖喇嘛尊者聆听他的演讲,翻译了多篇关于尊者访问北美行程的英文报道,还见到了多位来自西藏境内外的藏人并同他们交流,大大加深了我对尊者、藏人和西藏问题的认识。
    
    外界对尊者以中间道路解决西藏问题的主张有各种议论,但我相信尊者的态度是真诚的,正如尊者总是以“兄弟姐妹”称呼听他的演讲公众,总是强调我们地球上70亿人类的各种共同点,他呼吁“我们应接纳彼此为同类,而不应执迷于像信仰、种族之类的次级差别”。既然我们70亿人类都应该彼此接纳,那为何汉人、藏人和其他民族的人不能和睦相处呢?为何要执着于统一或独立的问题呢?
    
    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尊者关于佛教的观点和行动却很让我佩服。尊者强调佛教徒不应该满足于履行宗教仪式,而要用理性去检验和研究真知。尊者坚持数十年与包括宇宙学、神经生物学、心理学在内的各门科学家对话,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显然,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实至名归。
    陈闯创(Chen Chuangchuang),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美国纽约
    北美地区汉人朋友对达赖喇嘛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感言
    (7)1989年10月5日凌晨,当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传到美国的时候,尊者正在美国新港海滩的一位美国友人家里,和一组西方科学家准备进行为期两天的对话。在这个历史性的日子里,尊者决定和科学家的对话照常进行。尊者在1979年第一次访问美国的时候,就访问了哈佛大学,接触了当代科学界一些杰出的物理学家、生物学家、神经科学家,向他们提议佛学和当代科学对话,这一提议得到了很多优秀科学家的热情响应。从此以后,尊者和科学家举行了很多次对话,特别是在他倡导下成立的“心智与生命”研究所举行的对话会,至今持续近三十年,已经举行了27次。尊者推崇古印度佛教那烂陀学院的理性传统中的科学精神,主张作为一种知识体系的佛学要向西方科学开放,要和当代科学交流,在寺院教育中引入科学教育课程,并且在科学和理性的基础上,提出了超越宗教的世俗伦理的观念。达赖喇嘛和当代科学家的对话,硕果累累,成为东西方文明之间的桥梁,是当代世界通过对话促进文明、进步、世界和平与人类幸福的典范。
    丁一夫(Ding Yifu),作家,美国宾夕法尼亚州
    
    (8)12月10日是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请达赖喇嘛尊者接受我的衷心祝贺。25年前达赖喇嘛尊者获奖之时,正是“六四”屠杀过后不久,全民抗暴、揭示“六四”真相、要求平反89民运和结束中共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的运动正在展开。达赖喇嘛尊者获奖,对于处在“六四”后恐怖政治环境中奋起抗争的89一代和全国民运人士,是极大的鼓舞。我在“六四”屠杀中被解放军坦克辗断双腿,当时正因身体严重伤残而心灵极度苦痛,达赖喇嘛尊者获奖,也给了我勇气和力量,25年来这种勇气和力量一直激励我矢志不渝献身中国民主运动。
    
    2010年10月14日,达赖喇嘛尊者来旧金山湾区弘法,我有幸聆听伟大尊者对人生的开示,在法会上受到尊者的接见。达赖喇嘛尊者亲自为我加持和祝福,这种幸运和幸福将伴随我终生,享用不尽。
    
    达赖喇嘛尊者是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1997年评选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尊者欣然接受这一称号,是“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光荣。我作为现任“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珍视这份光荣,并将其作为做好会长工作的动力。
    
    达赖喇嘛尊者曾说,他的主张与89民运天安门广场学生的诉求是相同的。25年来,89一代一直得到达赖喇嘛尊者的关怀和支持,89一代也一直与达赖喇嘛尊者心心相印并坚决支持尊者的主张。
    
    我相信达赖喇嘛尊者的“和平哲学”不仅对西藏的未来也将对中国的民主转型具有极高的现实意义。今后,无论中国和世界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与达赖喇嘛同在,我们都与藏人同在。敬祝达赖喇嘛健康长寿!
    方政(Fang Zheng),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美国旧金山
    
    (9)二十五年前,达赖喇嘛实至名归,荣获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25年过去了,历史证明,达赖喇嘛无愧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荣耀,他为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威的奖项增添了权威。谨向尊者致以由衷的敬意。
    胡平(Huping),《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美国纽约
    
    (10)“如果人们认为我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家,那我就非常难过。”假若达赖喇嘛尊者持这样的人生观感,那我以为其精神生命背景是独具自身特征的藏传佛教文化。它让我联想起的不是世俗意义的功利政客,不是“无诚实可言”的权势角逐者惯于自我表白的心术和权谋。当此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际,我在此表达特别的敬意!
    
    藏传佛教文化让我想起的是拉萨布达拉宮,想起雪国西藏的雪山和草原,想起从少年时代就令人神往的藏人的歌声和舞蹈,我曾经着迷到梦想去青藏高原目睹“穿着红衣裙的牧羊姑娘歌唱着从雪山上飘然而下”,为此今生第一次被执政者送进监狱。我不反对而是兼容不同的信仰、包括社会政治信仰,但我特别尊崇的是藏传佛教人文领袖的达赖喇嘛尊者!我今生至此早过古稀之年,渴望能重返生我养我的故园,我也象一个普通藏人一样希望暮年的达赖喇嘛尊者也能重返故土西藏雪国!!!
    
    今天整个世界的走向和历史进程,不决定于任何狭义的党派意识和意识形态争端,而决定于公正、道义、平等的公民意识,其先决条件决定于穿越时空的自由精神文化!!!不同民族、国家包括东西两半球文化,可以互为比较、取舍和兼容,西方基督教文化如此!东方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汉学文化如此,在雪国西藏根深蒂固的藏传佛教文化也同样如此!!!
    
    对我而言,东方中华民族人文艺术独具自身色彩、特征和内在能量,却不排斥包括藏传佛教文化在内的任何不决定于政治表象而是生发于“大自然原生态”背景上的文明和文化。感谢达赖喇嘛尊者曾为我英译自传写序,数十年前我一部作品,曾由台湾出版中文,现由一位美国女博士完成英译并在美国出版,此书非新闻报导或讲故事而是“诗化哲学”表达,名《沉思的雷暴》。值此达赖喇嘛尊者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年,作为不同族裔文化沟通的一份礼物,特此敬赠“雪山与草原”西藏精神大智者和西藏人民!!!
     黄翔并夫人张玲(Huangxiang and Zhenglin),诗人、作家、书画艺术家,美国纽约
    
    (11)在此时刻请接受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以及旅居温哥华华人,对尊者的美好祝愿。作为一个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和自由人民衷心爱戴的世界级的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理念、道路、思想和精神,将引领人类文明的发展走向。令我们感到快慰的是,尊者在一个多月前访问温哥华的时候,欣然接受我们的邀约,会举行一场面对中国移民的关于“信仰和道德“的大型讲座,这将是我们为之翘首以盼的盛大节日,我们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扎西德勒!
    黄河边(Huang Hebian),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 敬贺,加拿大温哥华
    
    (12)2014年12月10日,是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的纪念日。在25年前的这一天,1989年,尊者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委员会的主席表示“这同时也是对甘地的贡献的缅怀”。尊者被正式的授予奖章,因为委员会希望承认他为西藏自由作出的努力和他对非暴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努力。
    
    对于一个佛教徒而言,尊者不仅仅是世界和平的使者,藏族文化的守护者,藏族人民心目中的精神领袖,他也是佛陀教义的承载者与传播者。佛教在西方的兴起与渐进,尊者的贡献不可磨灭,他对佛教事业进入西方世界所奉献出的努力,是佛教西进的里程碑。而因为尊者的住世,我总能生起无上的信心,去面对人世间的各种苦难;因为尊者的慈悲,我看到世人的慈悲;因为尊者的仁慈,我能看到佛陀的仁慈。
    在此值得纪念的日子,祈请尊贵的达赖喇嘛长久住世;祈愿世界每一个角落得以安宁;祈祷每一个人都能如愿回归家园,家人团聚。
    黄慧云(Huang Huiyun),佛教徒,美国佛罗里达州
    
    (13)我第一次见到达赖喇嘛是2008年3月底,藏区3.14大规模抗议不久,他向我讲述了近半个世纪以来西藏在共产党统治下的经历,文革的痛苦与时代的变迁,也表达了对汉藏两族友谊的支持。达赖喇嘛对我的鼓舞和加持让我坚信两个民族的文化多样性不应成为纷争的根源,而是政治智慧的基础和国家生活的创新源泉。于是我和朋友们组织了一系列的汉藏交流活动,收获了共识与友谊,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与肯定让我们坚信未来两族和解的必然、共同建设家园的美好远景。
    
    达赖喇嘛作为观音菩萨的化身,用悲智的愿力化解汉藏两族的矛盾与隔阂。他对历史趋势的清晰判断,不随着短暂的困顿和外界的批评而改变,尊者所提出的中间道路给我们巨大的信心。我们明白历史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深入不同群体,倾听并服务于他们的合理诉求,赋予他们能力 、与他们分享现代文明的成果,并把他们纳入一个多元化公民社会的重建进程中来。
    孔灵犀(Kong Linxi),中国留学生,美国纽约
    
    (14)达赖喇嘛尊者说过,他只是一个简单的佛教僧人,他的信仰是佛陀的慈悲。在流亡之后,尊者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局面,肩负着领导藏民族保存和延续藏文化的责任。很多人以为,身处异国他乡的流亡藏人很快就会消失,藏文化的衰落已成定局。但是尊者从来没有绝望过。尊者秉持佛陀的教导,相信良好的动机和行为必定会结出美好的果实,更相信古老东方的佛教智慧和慈悲,将有益于全人类。他在全世界旅行,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他向全世界的人们传授佛教的知识和修养。一年四季,在印度达兰萨拉、在拉达克、在欧美的大城市和大学、在一切需要他的地方,他向各个种族的人讲经说法,授戒灌顶,弘扬佛法。他一再教导说,佛教作为一种知识体系,需要我们认真去学,深刻地思考,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实践。他在深思熟虑后对藏传佛教作出一些重大改革,使之适应新的时代。他提倡并亲自和世界其他宗教交流,提倡弘扬所有宗教共同的普世价值和普世责任。在尊者的领导下,最近半个世纪中,藏传佛教就像西元八世纪莲花生大师预言的那样,已经传播到了世界各地,造福于全人类。不久前,尊者在纽约专为汉人佛教徒讲经,以这样的方式,尊者亲自参与了经过长期“阶级斗争”后的中国社会道德重建。
    
    尊者曾多次说过,他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到五台山朝拜佛教圣地,为汉族佛教徒讲经弘法。在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际,祈愿尊者的这一良愿早日实现,愿中国汉地佛教徒早日与尊者结缘。
    李江琳(Li Jianglin),当代藏史独立研究者,美国宾西法尼亚州
    
    (15)25年前,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他长期坚持的“和平非暴力地追求藏人信仰自由”的理念与实践。这份荣誉给予他,实至名归。尊者当之无愧!
    
    半个多世纪的流亡没有丝毫损毁尊者的光辉。相反,他的智慧,博学,谦逊,尤其是对人类平等博大的爱赢得了全世界人民的爱戴。他的驻世,是藏人之福,是中国人之福,是人类之福!
    
    追求民族平等与自决,以及倡导信仰自由的路从来都是布满了荆棘。当我们面对中共这样残暴的独裁政权时尤其如此。尊者逾半个世纪的流亡历史,藏人前赴后继的自焚始终没有“感动”独裁者。最近,中共更是将呼唤“和平理性”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伊力哈木终身监禁,并将民族大学七名学生分别判处三到八年有期徒刑。我多灾多难的祖国真是前途多劫啊
    
    然而,我们始终坚信,苦难对于强者是通向彼岸的垫脚石,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一定能唤醒越来越多的人,团结起来,反抗暴政。在这艰苦抗争的过程中,我们就更需要尊者的开悟和指引。祝愿尊者长久驻世!正义终将战胜邪恶!自由终将战胜专制!民主必将在中国实现!
     李恒青(Li Hengqing),高级审计师,美国华盛顿特区
    
    (16)采访尊者前后卄年,深深体会到尊者崇高的心灵,将其个人和民族的苦难,化为慈悲与关怀,散播到世界各地。
    
    前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蓝托斯就说:「达赖喇嘛所以能从一介比丘,成为全球风靡、景仰的卫大人物,完全是他道德的力量使然。」
    
    尊者總是从全人类的角度出发,「愿吾住世间,尽除众生苦」,是他每日念诵的祷文。他致力弘扬同理心、世界一体的概念。他所接触的每一个人,都当成是老朋友。他坚持和平非暴力,从1975年以来,即拜访各个不同宗教寺院.教会。而在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前,尊者更和羅馬天主教皇保祿二世等多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连名致函美国小布什总统,力劝慎勿发动战争.
    
    在與中國的關係上,尊者多年來致力汉藏和谐,积极找机会和中国人对话,向华人传法.他不断提醒藏人要对中国人慈悲,他本人更是常常为中国人祈祷。
    
    前美国总统小布什,在颁给尊者国会金奖时说「希望中国欢迎达赖喇嘛访问中国,中国会发现到这个好人是位和平、和解之人。」
    
    前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女士,也一直强调「西藏是世界良心的挑战」。
    
    當今乱世何其有幸,能有这么一位慈悲为怀、以天下众生为己任的长者,总是用最天真的笑容,最深遠的智慧,教化世人创造正面、善良的力量,期盼人类和谐、世界和平。感谢藏人同世界分享这位最慈悲的智者!祝愿尊者一切圆满成就!
    林宝庆(Lin Baoqing),前美国世界日报驻华盛顿特派员,美国华府
    
    (17)弹指一挥间,年近八旬的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已经25周年,这位老人依靠他非凡的智慧和毅力带领十数万藏人流亡数十年,也因为他的不屈的理念和坚守让藏汉之间维持了数十年的和平,希望中国政府重启中间道路对话,让达赖喇嘛尊者早日回家,西藏问题若在达赖喇嘛尊者有生之年解决,实乃亿万汉藏同胞之幸。
    秦伟平(Qin Weiping),独立经济学者,美国华盛顿
    
    (18)感谢中国政府,他对人民自由的剥夺,造就了中国两位诺贝儿奖得主;也要感谢中国政府,因着他们的专制与蛮横,令得达赖喇嘛出走印度,这一出走,不仅使得佛教走向了世界,也令得达赖喇嘛的慈悲与智慧使世界得知,更让达赖喇嘛有了自由选择学习进步的机会,今日的达赖喇嘛,无论是科学还是宗教,都能侃侃而谈。历史必将证明,他的这次出走,伟大之处不亚于人类走出非洲、也不亚于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走出红海。当时的毅然出走带来的此后种种,我这个佛教徒只能感叹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每每看到尊者自在洒脱的行止,都会想到,尊者一定不在乎外界对他的看法的,不管是妖魔化他,还是得到的所有荣耀,包括诺奖。于他而言,诺奖是对他的慈悲心、中间路线的肯定;而于外界而言,这一奖项即是对数千万藏民的同情、也是对中共高压专政的沉默反对。值此尊者获得诺贝儿和平奖二十五周年之际,向尊者顶礼,同时也希望未来的中国,不会再有受难者。
    染香姐姐(Ran xiang),佛教徒,美国纽约
    
    (19)十四世达赖喇嘛创造的奇迹,不仅是将濒临灭绝的藏传佛教传播到了全世界,也从佛教当中引申出人与自然的和谐伦理,这也是一种普世价值。对于中国来说,在经历了竭泽而渔、掠夺环境的“经济起飞”之后,亟需补充新的文化价值资源,以修补从社会到生态的破碎。中国文明自古有“西天取经”的传统。今日的“西天”,就在青藏高原。
    苏晓康(Su Xiaokang),中国流亡作家,现居住在美国特拉华州
    
    (20)1989年,当中共用机枪坦克镇压了那场发生在春夏之交,惊天地泣鬼神的民主运动之后,中國陷入暗夜低泣的混沌与绝望。我感觉中国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什么都没有了生命的能力。
    
    我8月份到加拿大,年底,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猛然,自由、人权、和平、苦难、博爱、怜悯、中国、西藏,都轰然链接了起来。我知道,世界在注视着中国,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达赖喇嘛;由于达赖喇嘛,世界会对那里的苦难,投射一份关爱的眼神。25年来,达赖喇嘛所到之处,抚慰多少悲苦和无助,开启多少渴望和智慧,平复多少冲突和怨恨。在他面前,关爱、慈悲、尊重、和平、理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信条。
    
    那一年,达赖喇嘛在答谢词中说:“我的获奖重申了我一贯的立场:如果用真理,勇气和决心作武器,那么西藏将被彻底解放。”相信,达赖喇嘛给予中国的宝贵忠告就是:如果用真理,勇气和决心作武器,那么中国将被彻底解放。”祈祷这一天尽快到来。
     盛雪(Sheng Xue),民主中国阵线主席,加拿大多伦多
    
    (21)达赖喇嘛是促进人类和平和非暴力运动的重要领袖,对促进臧人民主政治、争取藏人自治权利、推动藏汉民族交流和解、倡导民族团结和宗教宽容、增进人类心灵和谐与自我解放,都做出了极其卓越的贡献。
    
    1989年揭开了共产专制阵营瓦解的序幕。中国的学生市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正如尊者获得诺奖时所说,受难者的努力没有白费。25年来,民主政体越来越多,专制政权仍在倒行逆施。中共在经济上和军事上日益强大,但排斥政治文明,肆意侵犯全人类的自由和尊严。在中共统治下,各族人民尤其是藏人和维族人正在遭受巨大人权灾难,而世界各地的大多数政客们对此要么轻描淡写,要么视而不见。在这个犬儒化的世界,这个需要彻底改革的国际秩序之下,像达赖喇嘛这样为人类和平、自由和人权而不断呐喊的世界领袖,实在太少了。
    
    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值得纪念的重要事件。在此向尊者表达崇高的敬意和诚挚的祝贺!
     滕彪(Teng Biao),人权律师,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美国博士顿
    
    (22)在尊者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际,我代表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及我本人,向尊者达赖喇嘛表达我们的敬意!25年来,尊者以行动表明,这一奖项名至实归。中国民主党致力于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因此,我们认同尊者在中国实现藏族政治和文化自治的主张,钦佩尊者在和平解决汉藏之间历史和现实问题方面做出的努力。我们衷心希望尊者早日回到西藏,实现藏族同胞的愿望,并与中国其他民族一道,推动中国政体向着宪政民主方向和平开放转型!
    王军涛(Wang Juntao),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美国纽约
    
    (23)地球屋脊上這個神秘、虔信而無辜的民族,在1950年代遭遇了亙古未有的劫難。寺廟傾覆,經書焚毀,伽裟蒙塵,哈達鍤血。成千上萬男女老幼篳路藍縧,顛沛轉徙,為着信仰、尊嚴、自由,書寫新的出埃及記。一個弱小民族從此融入偉大、高貴、流亡的悲劇命運。
    這是20世紀一部神跡般的史詩,藏傳佛教一次鳳凰涅磐的復活,人類終極價值一次美玉珍饈般的啟示。值此禮崩樂壞吉兇未卜的全球化當世,西藏文明的存在與選擇,不僅攸關一種古老宗教的興廢燃滅,而且象徵着人類這個靈性物種的存亡繼絕。
    
    50餘年間,僅僅羈滯在極個別西方藏學家日志裡的經文教義,洇沁着民族的血淚、不被征服的意志,及無限的悲憫、仁慈、博愛,傳布於世界而無遠弗屆。千百年來,西方始終難以進入杔方的心靈,25年前,諾貝爾和平獎終於作出歷史性選擇。
    
    這一切,都因為一位平凡而卓越的天才人物,一位注定將善化並升華人類心智的宗教領袖,一位把他的人民帶向新路、將再帶他們歸返雪域高原的藏族英雄——尊者達賴喇嘛。
    王康(Wang Kang),中國民間思想家,美国维吉尼亚
    
    (24)25年前,尊者荣膺诺贝尔和平奖殊荣,真乃实至名归。自摩西之后,你可何曾见过一个宗教领袖,既是自己宗教的护道人,又是它的全球弘扬者;既是暴政下的反叛者、革命家,又是行政组织创制者、改革家、外交官和现代化领袖;既是思想家、教育家、伦理道德领袖,又是修行者、质朴的僧人;既是民主主义者,又是世界主义者;既是出世者,又给自身民族、邻居民族和全球做出无量贡献的入世活动家?非达赖喇嘛莫属!如果说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宗教领袖还时常以怒立威,那么这位佛教领袖却永远慈悲为怀、悲悯天下。以弱抗暴、以柔克刚、以爱化恨,于无生心、避免极端、奉行中道,这就是尊者达赖喇嘛的构建永久和平之道。环顾当今世界,没有一位领袖人物能够同时兼备尊者领袖能力的高度、宽度和深度。这是藏民族的幸运和福气,也是世界之福。
    夏明(Ming Xia),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美国纽约
    
    (25)达赖喇嘛尊者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漫长艰难历程中,以他的睿智、慈悲和友
    善在世界范围赢得了崇高声誉和广泛支持,他不仅是藏族的宗教领袖与灵魂
    人物,也是华人最真挚的朋友和仁厚长者。
    
    中共恐惧尊者的精神力量,长期以来不敢让中国大陆民众了解尊者的著作、
    言论(包括文字、音频和视频)和西藏问题的真相,千方百计对尊者以及长
    期在艰难处境中坚守与抗争的藏族流亡者予以抹黑和妖魔化。但乌云不能永
    远遮挡太阳,中共的谎言与暴虐统治最终无法持续下去。
    
    25年前,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这是对他本人和藏族流亡群体几十年追求
    和平、正义、真理的褒奖与认可。在中共统治集团变本加厉地迫害藏族民众
    的今天,我们更加感恩和珍惜尊者为追求在历史界定中并无争议的藏区中实
    现真正自治以及与包括汉族在内的各族群和睦共存的长期不懈努力,愿尊者
    健康吉祥,愿流亡藏族民众回归藏区家园的意愿早日实现!
    夏业良博士(Xia Yeliang),前北大经济学教授、现美国智库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美国华盛顿特区
    
    (26)自古以来,历史的长河中总会出现这样的人物 -- 他为和平事业奔走呼吁,他为大众福祉忍辱负重,他对芸芸众生慈悲为怀,他的大爱无有疆界,他的睿智发人深省,他对毁谤一笑了之,即使是刀笔吏们所雕饰的所谓“正史”,也无法掩盖他的熠熠光辉,达赖喇嘛尊者就是这样一位伟大人物。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 周年不但是西藏人民的骄傲,也是世界华人的骄傲,更是对全世界热爱和平者的极大鼓舞。
    小凡(Xiaofan),流亡作家、时政漫画家,美国加州
    
    (27)得知今年是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纪念。在此祝愿您能借助佛教的力量,更好的把和平精神与佛陀的精神传递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让更多人和佛弟子受惠! 最后祝愿您身体健康!
    宣文豪(Xuan Wenhao),佛教徒,美国新泽西
    
    (28)西藏,圣洁而多难的土地。在那里,宗教已经与藏人的生命融为一体;在那里,面对迫害,藏人弃暴力而不用,临危险而不惧,宁愿自焚亦不伤害他人,用惨烈的方式,来表达对自由的向往。这足以让人性尚存者,拷问自己的良知。
    
    地域的也是国际的,民族的也是人类的。六十多年来,在自己的土地上,藏人不能正常使用自己的語言、信仰自己的宗教、学习自己的文化,不能享有自己的土地与资源,却被迫同化,被迫移民,被迫流亡、、、、、、西藏人民在宗教、文化、资源诸方面所受压迫,乃是人类历史的黑色样板。未来的后人会认识到这一点;今日之我们,也有责任体认到这一点。
    
    达赖喇嘛尊者,提倡以仁爱取代仇恨,以和平面对暴力, 他有力地将為人类和平、宗教和谐与西藏自由这三大使命,與所采用的非暴力和平解決問題之方式,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并做出了杰出的、难以取代的贡献。
    
    1989年12月10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一天,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此乃名至实归。
    
    达赖喇嘛离开了他所热爱的土地,流亡他国五十五年;在西藏乃至整个中国大陆,听不到达赖喇嘛尊者的声音,看不到他的影像。这些事实有力证明,中国当局是何等恐惧和缺乏自信;而授予达赖喇嘛诺贝尔和平奖,是何等的富有价值与意义。这个奖项,不只是颁发给尊者本人,同时也是颁给一种精神,追求自由、和平的精神;这个奖项,不只是颁发给尊者本人,同时也是颁给所有为自由、和平而抗争的所有西藏人民,和全世界各地有着同样理念与梦想并为之付出的人们。
    
    追求自由,乃人类普遍的天性,亦上天赋予人类之不可让渡之权利。任何形式的奴役与迫害,都是对人类尊严的损害。西藏自由,不只是西藏人的自由,也关系到全人类共同的自由。
    
    达赖喇嘛尊者曾经表示:“我对中国政府感到失望,却对中国人民充满希望。”为着和平、自由、民主的目标,汉人、藏人及其他各民族,自当团结一致,同心协力,以建立宪政中国,实现自由民主——此乃全体藏人、全体中国人的希望。它必将成为现实。谨以此文,纪念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
    肖国珍(Xiao Guozhen),北京律师,美国首都华盛顿
    
    (29)达赖喇嘛心中有大愛,表現為三個方面:一是他的『无私精神』,半個多世紀以來,他为藏人權利、为汉藏团结、为中国和世界和平奔忙不息。 二是他的『慈悲精神』,包括他的公正、胸怀博大、待人平等精神。三是“非暴力精神”。
    
    达赖喇嘛对西藏文化圈和全世界的影响力,不仅与藏人的宗教信仰有关,而且与达赖喇嘛个人的崇高品格直接相关。
    
    流亡,對達賴喇嘛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但在任何困境中,達賴喇嘛總是能發揮他藏傳佛教精神領袖的作用,他流亡五十五年,對藏人、對全人類作出了三項偉大貢獻;
    
    第一,使藏傳佛教傳播到全世界。
    第二,達賴喇嘛是藏人權利的捍衛者,他提出的『中間路線』的核心精神就是捍衛藏人權利並維護『漢藏團結』。達賴喇嘛流亡五十五年中,使西藏文化圈在印度、歐美的部分走向了民主化、現代化的道路。
    第三,達賴喇嘛是不同宗教對話、團結的倡導者和世界和平的捍衛者。
    嚴家祺Yan Jiaqi(在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前一週,在巴黎拜會達賴喇嘛的一名漢人),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首任所長,美国华盛顿郊區
    
    (30)今天,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也是诺贝尔和平奖一年一度颁奖的日子。西藏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25年前荣获了1989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世界各地各界人士都在纪念这个具有世界史意义的日子。
    
    西藏民族在近一百年来、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政权的统治压迫下所经受的苦难在人类历史上鲜有匹配者,而幾乎处于绝境的藏人在其领袖达赖喇嘛的带领感召下,长久坚持以善立心、以和平立行,以非凡的恒忍和自我牺牲精神不屈不挠地争取着民族的解放,更显得其苦难可泣其奋斗可歌,藏人因此赢得了世人的同情和敬佩。
    
    达赖喇嘛尊者的伟大就在这具有世界史意义的苦难和奋斗中彰显出来。试想,一个十几岁就开始肩负一个民族的信仰和政治重任,不到二十四岁就踏上流亡之路、与自己的家园和人民生离、在流亡中承担着领导这个民族保护自己文化、宗教、环境、反抗民族压迫争取民族平等自由责任的宗教政治领袖,能够长期践行善与宽容的原则,从来不煽动仇恨和暴力,在绝境中从不失望,在残酷的民族压迫之下提出中间道路且不顾误解、妖魔化,不辞辛劳跋涉于全球各地宣扬之,这样一个人的内心是多么光明、善良、自由、和谐和强大!达赖喇嘛尊者是真正的和平使者,和平于他不是权宜之计而是真心所是的自然显露。达赖喇嘛尊者在人类历史上呈现了一个“善是可行的”例证,我相信,将来不久,他和他的人民的信仰和实践将会证明:善是强大可赢的。
    杨建利 (Yang Jianli), 公民力量发起人,哈佛大学研究员,美国华盛顿。
    
    (31)与甘地、馬丁•路德•金、教宗若望•保羅二世等世紀偉人併肩而立的達賴喇嘛,在艱苦卓絕的環境中丰富和發展了人類非暴力反抗的精神資源——這一精神資源,也被劉曉波等中國的反抗者拿來為我所用。在此意義上,達賴喇嘛也是中國民主化必不可少的開拓者之一。
    余杰(Yu Jie),作家,美国维吉尼亚
    
    (32)达赖喇嘛坚持中间道路,这一政策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理解,也得到汉族自由知识界的支持。前不久我有幸访问达兰萨拉并拜访达赖喇嘛,与尊者就这个问题深入探讨,再次感受到尊者希望找到解决问题途径的殷切之情。值此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际,我谨表示诚挚的祝贺,祝愿藏、汉两个民族和中国境内的其他民族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张博树(Zhang Boshu) 中国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美国新泽西
    
    (33)達賴喇嘛尊者獲諾貝爾和平獎25週年之際,從一樁小事情我看到了一個大成果。
    
    今年10月底,在一個私人餐聚上與友人閒聊,談到達賴喇嘛到紐約講經的事情,另一位一向被我看作是“恐共”、“親共”的人物,竟然湊過來問我們誰可以幫她買張入場票,她想听“講經”,我強調說是“達賴喇嘛講經”,她湊近我小聲說“我知道”。後來她說去聽了,三個字:很震撼。我問不怕影響家人在CCTV前程?她說她還看見好幾個去聽的也是體制內的,還有的是親友,他(她)們信佛。我也很震撼,我彷彿看到了達賴喇嘛尊者數十年來一句句“講”過來的成果,他不僅影響了我們一大批流亡海外異議人士,還影響越來越多的“親共”者,這些人將會有意無意傳播達賴喇嘛的佛緣和理念,同時也就是在更高層面上消弭中共對尊者的“詆毀”,沒有槍彈、流血,讓謊言不攻自破,這是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所走的和平抗爭道路的崇高境界,達賴喇嘛尊者25年來一直用愛心守護著這個普世價值,不僅打造了藏人民主制度、行政中央,尊者的“中間路線”是直接實踐這個榮譽的極其重要的環節。我看到的是一個智慧的大成果。
    張菁(Zhang Jing),中国妇权创办人,美国纽约
    
    (34)1989年,在出走西藏第三十個年頭,達賴喇嘛獲諾貝爾和平獎。又二十五年過去,再來回首這段歷史,益發感到這是一個偉大的精神事件。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率領下,數万藏人帶著自己的典籍和宗教、文化越過雪山,在邪惡勢力所不及的異域他鄉重建了自己的寺廟、學校、流亡社區和民主制度,並把自己的佛教文化傳向整個世界。這一壯舉,在歷史上也許惟有摩西率以色列人出埃及可與之相比。能親眼目睹這一人類奇蹟,並與達賴喇嘛和他的追隨者同世,是我莫大的榮幸。
    
    同為流亡者,我謹向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達我誠摯的敬意和感激。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他和流亡藏人的存在和堅守,溫暖著我們的心,昭示了另一種精神的可能。
    敬祝達賴喇嘛健康長壽!就靈魂而言,他是不朽的!
    鄭義(Zheng Yi),中國流亡作家,美國華盛頓
    
    (35)达赖喇嘛出境流亡已经过了五十多年,他的非暴力主张为西藏人民的苦难博得了举世的关注。他倡导的『中间道路』思想,是能够创造多利多赢格局思想,也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的需要,除非它没有政治智慧。这位受了五十多年折磨的谦卑僧侣,却以悲天悯人赢得了世界的认同,不止一个西方人对我说,他的影响已经超过罗马教皇。人类历史只产生过不多的几位圣人:释迦、基督、甘地、、、、、、,在达赖喇嘛的身上我也看到了一种脱凡的圣性。达赖喇嘛是我最敬仰的伟人。
    朱学渊(Zhue Xueyuan),独立学者,美国德州
    
    (36)在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之即,我的内心充满崇敬之情。尊者达赖喇嘛是令世界上所有热爱和平、追求信仰的人无比敬仰和尊重。他是喜玛拉雅神山聖水之子。他是青藏高原的雪山奇峰之神。他是藏汉人民不畏强暴以坚忍、智慧、信念用生命追求、传播、奉献、佛陀仁慈之爱的天使。
    
    本人有幸于2009年在纽约拜见尊者并为其创作书道作品《陽光雪域》祝福达赖喇嘛他72岁寿辰,当时尊者的音荣笑貌和他对我的亲切话语永志难忘,瞬间的场景划过时空月夜那一刻的幸福令我欣然恒久。在此我祝福达赖喇嘛尊者身体健康、长寿!祝福达赖喇嘛尊者对世界和平奉献出的的仁慈之爱与雪域高原共存!
    鄭連杰(Zheng Lianjie),旅美当代艺术家,联合国和平使者,美国纽约

(37)“我衷心地祝贺达赖喇嘛尊者荣获诺贝尔和平奖25周年。您作为藏人精神领袖在流亡中的坚守,慈悲与开创,也为全世界热爱自由反抗强权的人们燃起了一盏道德的明灯。祝您健康,长壽。

萧强(Xiao Qiang) 《中国数字时代》创始人,总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专俜教授;美国加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12/1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14/12/2014121008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