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西兰(纽西兰)新报举行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座谈会(图)
(博讯2009年09月23日发表)

    
    
新西兰(纽西兰)新报举行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座谈会

    
    九月十九日下午二时,新报编辑部举行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座谈会。在举行座谈会前,新报已大量刊登了对中共建政六十年有感而发的文章,作者、读者对这一非常性的日子都有许多心理话要讲。
    
    
    新报编辑部对于住在奥克兰关心中国政治民主的华人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地方,许多人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精神家园。每年总要在此聚会几次,会会老友,谈谈移民生活的体验,当然谈得更多的是他们念兹在兹的祖国,他们是一群真正地爱着自己祖国的人士。
    
    座谈会由新报主编陈维健主持。他说今天的会议,不拘形式,随意发言,在中共统治下生活过来的人,特别是度过了中共整个统治期的老人,一定会有很多感想,有许多心里话要说。因为中共从1949年执政开始,从“镇反肃反”、“反右斗争”、“人民公社”、“大跃进”直到“文革”的前三十年将中国弄到崩溃的边缘。文革结束后的三十年,依然是变着法儿的乱搞,“清除思想污染”、“六四镇压”、“国有公有制转私”、工人下岗失业、农村乱征土地、城市随意拆迁、医疗教育产业化老百姓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中共折腾中国,折腾中国百姓,可以说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特别是人民公社期间,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在粮仓里有粮的情况下,全国饿死三千五百万人,这是亘古未有的罪恶,这个罪恶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从中国历史上抹去的。当年出现人相食的惨况时,刘少奇就对毛泽东说,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俩都要上史书的。今天中共暴政终于到了老百姓忍无可忍的地步,每年有几万起的群体反抗事件。最近中共掀起一个“不抱怨运动”,中共作了怎么多的恶,造了怎么多的孽,还不让老百姓抱怨,真的是很荒唐。今天大家来本报聚会,就是让大家来抱怨一下。在大家发言前,我先转述一下开会前一位读者的来电,这位读者,来纽不久,他说很想来参加这个座谈会,但由于交通问题不能前来,希望能将他的想法在会上于大家分享。他说他到纽后,参加了几次华人社团会议,他没有想到,这些会的内容和中国的政治学习党组生活会如此地相似。对于在中国已经为人所厌弃的东西,在海外复活,让他感到十分震惊。他很想来听听不同的声音,也想谈一下对中共政权的看法。
    
    最近在纽的华人社团给纽西兰政府写了一封信,以所有纽西兰华人和中国十三亿人的名义,对达赖喇嘛即将访问纽西兰表示了愤怒。要求纽西兰政府拒绝达赖喇嘛访问纽西兰,说否则将伤害十三亿中国人民的感情。对此,与会者都表示这样的信,实在不可理喻,几个社团就可以代表全休在纽西兰的华人,纽西兰华人有来自不同地区和国家的,政治理念各不相同,怎么就被他们代表了。再说这些社团的成员,大多数已经是入纽西兰国籍了,由一批外国籍贯的华人,来代表在中国的十三亿人,其荒唐性是毋庸置疑的。当然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在民主社会可以向政府表达自己不同的观点,甚至可以游行抗议,但千万不要将自己的看法,说成是所有人的看法。这是专制政权下的特征。就像当今的中共政权一样,中共自己非常清楚,他们的利益早已和百姓的利益相对立了,但是他们依然说中共政权是代表人民的政权。有一位《新报》的老撰稿人,读了一篇他对此问题的看法的文章。他说,你们不欢迎达赖喇嘛来纽,但我们欢迎他到纽西兰访问。达赖喇嘛每次到纽演讲时,一票难求的景象,最好地说明他是深受纽西兰民众欢迎的一位精神导师。
    
    一位来自北京的与会者说,中共政权已经糜烂透顶,找不到一块好肉,部队也是一样卖爵鬻官,从连排长开始,没有一个官不是靠用钱贿赂出来的,甚至是公开地明码表价。有一位与会者说:中共为了六十周年大庆,挥霍民财,搞阅兵式,这种阅兵式是花拳秀腿式的耀武扬威,中国的军队敢于跟那些夺我土地的国家碰一下吗?另一方面,国庆六十周年,北京军警林立,草木皆兵,几万上访冤民都被清出北京,周边几个省成为北京的护城河,他们这样搞,他们的敌人到底是谁,不就是中国老百姓吗?
    
    一位来自上海的与会者说:现在中共反贪,其实落马的贪官都是政治上的失败者。如果真的要反贪,首先应该让干部和他的家庭的财产透明化,但是这个“阳光法案”提了不知多少次,从来都没有实行过。因为中共的贪污是自上而下的。他举例胡锦涛儿子胡海峰最近在纳米比亚的中饱私囊一案,和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平安保险所得72亿的股票案,他将二个案件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其受益的金额如何换算而来也算得分毫不差。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温家宝不同于其他中共领导人,他还是清廉的好官,不能将他儿子的事算在他的头上。这位发言者,又对温家宝在平安保险一案上,其所作所为,作了具体的说明。他说胡温二个人在对儿子犯案的问题上,都是共同的参与者。达尔是《新报》的老作者,他对中共政权作了全面的分析,他说,这个政权本质上是一个外来政权,它最初在井冈山成立的是“苏维埃政权”,1949年又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它二次成立的政权都是以外来的马列主义为其指导思想,其政体都是拷贝苏联的。而中国自古以来的一切思想和社会形态都被拆指为封建反动的东西批判铲除,直到现在中国的宪法上还写有“四项基本原则”,而四项基本原则均是马列苏共的东西。现在有许多人高喊爱国,但对中共政权性质,是什么样的东西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他们爱的国是什么样的国。在谈到爱国时,大家的话就更多了。有人说,这些爱国者,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已经被称为“爱国贼”,他们所谓的爱国其实是爱党,而他们爱党也不是真的,他们爱党是因为爱党可以得到利益。有的说如果真的爱国的话,他们就不会对海外发生层出不穷的反华事件,和中国领土领海被他国所侵占事件不闻不问。就像当前发生在缅甸果敢事件一下。缅甸果敢等四个特区,是在六十年代,中共为了让缅甸承认他们的政权,划给缅甸的。现在为了石油利益又出卖了特区政权,让缅甸军政府厮杀华人同胞。
    
    一位来自台湾的与会者在发言中说,中共其实和国民党是兄弟党,是一丘之貉。都残害百姓的专制主义政党。有人对他将中共与国民党相比表示不同的意见,认为共产党对百姓的凶残是与国民党不可同论的,在民主问题上国民党是多少的问题,共产党则是有无的问题。他对此表示,国民党之所以比共产党好一些,是在于共产党和国民党分属两个不同的爸爸,共产党是以苏俄为父,国民党是以美国为父。来自法轮功的与会者表示,她曾经是共产政权的法官,中共作了多少孽,犯了多大罪,她最清楚。有人认为现在中共政权和毛时代的政权相比已进步多了,但是只要看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共政权的性质一点都没有变。中共作恶多端,来日无几,神要灭中共。所以大家对中共的垮台要有信心。
    
    一位在中国有着法律背景的与会者表示,中共已把中国人的精神道德全面地摧垮了,因此,中共即使倒台,中国社会也并不因此会变得更好。他认为中国的许多问题并不仅仅是共产党的问题,而是中国传统思想意识的问题,中国要建立民主制度会比较困难,他对中国的前途比较悲观。一位退休的教师谈到中共政权时,他说中共政权的崩溃,一定是出在金融房地产上。他说,现在中共四万亿投放市场,老百姓没有得到一点好处,经济也没有回升,钱都跑到股票楼市中去了,这加大了金融楼市的风险。中国象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市民生活水平较高,手上也捏着一些股票和房子,但一当股票和房市出现了问题,他们一辈子的积蓄就全完了。现在放在中共政权头上有二颗定时炸弹,一颗是股票,一颗是房产。他对此作了深入细仔地分析,脉络清楚,说得头头是道。
    
    一位第一次来参加新报活动的与会者为了参加座谈会,在家已列好提纲,对中共六十年的执政作了全面性的分析批判。他语调沉稳,不温不火,侃侃而谈,他从对住在他家中的几位留学生谈起,说我家中的电话机上,插着一面青天白日的小国旗,学生问我,你为何要插国民党的旗呢,你是国民党吗?他回答说,我不是国民党员,但是你们崇拜的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一批中共领导人,都是国民党员。他们听了瞪大眼睛,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说这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才是推翻满清政府后,真正的中国国旗。而你们挂在墙上,插在车上,披在身上,画在脸上,为它笑,为它哭的五星红旗,是一面什么样的旗呢?它是一面党旗,这面五星红旗中间这颗大星星就是中国共产党,四颗围绕着它转的是四个阶级。而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外来的政党。而这个政党为了夺得政权大打内战,屠杀同胞。五星红旗是用中国人的血染成的。
    
    他说最近读了一篇文章说中共能够夺得政权,是因为受到千千万万的人民拥护和支持取得的。并举例三大战役中老百姓支前人数多达八百八十多万,还有无数的车辆、牲畜、粮食等等物资。陈毅为此,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他说中共有无数的谎言,但陈毅的这句话却是千真万确的真话,当年他也参加了支前工作。中国老百姓为中共夺得政权,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中共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呢?当年中共至所以得到老百姓的支持,是因为向他们承诺分土地,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如“沙家浜”所唱让老百姓“一日三餐有鱼虾”。但是中共夺得政权后,农民不但食不果腹,分到手里的土地没几天全部收回去了,昔日的自由民成了中共政权的农奴。在人民公社的过程中,饿死的三千五百万人,几乎全是农民,这是弥天大罪。中共最对不起的应该是农民。中共建政三十年后,虽然在形势的逼迫下将土地分给农民,但是农民依然对土地没有所有权,政府可以对农民的土地随意征用。多少农民在失去土地以后,生活毫无着落。这两年政府说要减轻农民的负担,搞新农村,免掉农民的农业税。交税本是百姓对国家应有的义务,把农民对国家的义务取消了,到底是对农民的爱呢,还是剥夺了农民作为国家公民的权利?因为减轻农民的负担,有许多渠道,把那些苛捐杂税减掉就可以了。现在农民是应该交的不让交,不应该交的费用则一定要交,而且让你倾家荡产。比如农业灌溉,水是上天给农民的资源,现在灌溉也要农民交费。浇水化钱这样的苛捐,中国历朝历代都不曾有过。他发言所涉及的面非常广泛,历数中共建政的种种罪恶,不但入木三分,而且幽默诙谐,妙语连珠,赢得一阵一阵的掌声。他发言后,有许多与会者向他提问:中共虽然罪大恶极,但是中共手里有枪杆子,百万军队,老百姓奈何不得。他说:我看百万大军犹如一堆兵马俑。刚才那位先生说军队的腐败就可以证明这一点。现在的中国军队只能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而不能打仗。就像刚才一位发言者所说的那样,这么多国家的领土割让出去,那么多海外华人遭受欺侮甚至屠杀,中国的军队为何不吱声呢。有人问共产党何时会倒台,这是我们许多老人的心愿。他说,其实共产党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说国庆六十周年,已到了耳顺之年,人一过耳顺之年,不就是行将就木了吗?
    
    新报的活动每次到了结束之时,与会者总是恋恋不舍,在中共政权下遭受共同的苦难,把大家感情距离拉近了,对国家的真挚之情,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与会者希望《新报》能多办一些这样的座谈会,让我们这些移居海外的华人,有一个真情流露的地方,也让海外华人发出不同的声音。
    
    新报编辑部整理发稿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intl/2009/09/2009092309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