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科科律师:张展的最后一次律师会见·张展未上诉
(博讯2021年01月17日发表)

    
     2021年1月13日本周三下午一时许,我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来会见张展。
    
    这是我第五次来会见她。
    
    

    
    在浦东看守所大门外,我将武汉市民手写的明信片给执勤人员看,问如何交给被关押在看守所的人。
    
    执勤人员说,看守所不收明信片,书也不收,带字的都不收。但对于已决的当事人可以通过邮寄的方式投递信件。
    
    无奈,我只能自己先保管。
    
    经过出示随申码(健康码),经警戒线进到看守所大门外的院子里。到看守所帐篷处领取防疫承诺表格,再到值班窗口提交律师会见手续。
    
    在看守所大铁门旁戴好手套,提交律师证,换取看守所的出入证。
    
    偶遇上海戴佩清律师。
    
    今天她也来会见她的当事人。
    
    她曾为张展案侦查、审查起诉阶段的辩护律师。
    
    在律师会见室外的长廊,等待看守所提人。
    
    过了几分钟。
    
    张展步态自如走进律师会见室。
    
    上周三1月6日会见即偶遇斯伟江律师那天,张展气色尚可。今天又黯淡了一些,略微憔悴。
    
    但精神不错。
    
    我问她,你上诉了吗?
    
    她说,她没有上诉。
    
    上周三1月6日正在上诉期十天内,当时我问她是否上诉。
    
    那时她说,上诉会将她与本来的意愿偏离。
    
    她说:“不想上诉,不想在封闭的逻辑圈打转。”
    
    “上诉除了引起他们紧张、防卫的情绪以外,没有敲打他们的心。”
    
    “只有连接耶稣基督,只有上帝的大爱才能给到(触动)他们。”
    
    “我认为外界的关注不能让他们悔改。”
    
    虽然她说她吃水果、点心、奶粉冲剂之类,但不肯吃青菜、肉类和米饭。
    
    她说:“只要在看守所一天,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如常吃饭。”
    
    “吃饭表示我承认我是一个被关押在这里的罪犯。”
    
    她讲她也对看守所的人员说:“你们的敌人不是我,恐怕是天上看不见的恶魔。”
    
    她说,她常常趴着看守所的栏杆“演讲”,“用最大的声音”传递她的态度。
    
    作为律师,无比担忧她的身体状况,却也毫无办法。期待更多的会见,能够让她家人稍稍放心。
    
    我尊重她的意愿,但也让她签了一份上诉状备用。不过我也说,我不会主动交,等她自己启动上诉。和她计算了截止期限,各种起算情形。
    
    据她收到书面一审判决书的时间,我估算最晚的上诉截止时间在2021年1月11日周一当天。
    
    随后马上预约了最早的会见时间即本周三1月13日。
    
    在本次会见中得知,看守所在上周律师会见翌日找她谈话希望她不要上诉,反而让她觉得自己的不上诉决定草率了。
    
    当然,她在祷告中感觉自己关于上诉“心里是空的”。
    
    这次我说,圣经话语也要求爱惜身体啊。
    
    她说:“保养自己身体,不如过敬虔的生活。”
    
    前段时间她做身体CT检查,看守所医生说肠胃没有问题。但现在吃一点东西会引起胃痛。
    
    她也提到,看守所人员对她说,再不好好吃饭,要用更粗的胃管。
    
    但愿不是真的。
    
    期间,戴佩清律师会见她的当事人完毕过来探望片刻,隔空声声劝张展要吃饭。
    
    张展寂然无声,半晌,未置一词。
    
    但对戴佩清律师的关心,她表示感谢。
    
    我说,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律师会见了。
    
    我找出武汉市民写的明信片,念给她听。
    
    “你是一粒麦子,一束光,千万粒种子。”
    
    “张展好孩子,武汉人民挂念你!感谢你!”
    
    “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以马内利的神与你同在。”
    
    “该走的路你已走过,美好的仗你已经打(过)了。保重!”
    
    “我可以不愧疚了。但希望你做(作)要求(决定)时保重自己,为母亲多保重自己。”——杨敏(其称24岁女儿因新冠去世)
    
    其中艾晓明老师的明信片说:“张展你好!我们爱你。感谢你来到武汉,惭愧没有帮助你,为你受的苦而心痛。愿你保重身体,期待早日相聚!”
    
    倔强坚定的张展忽然眼眶盈泪。
    
    她说:“我自己有些地方做得不好。要勇敢坚持下去见证上帝良善的光。”
    
    她说:“感谢艾老师,她拍的纪录片全部看过了。尊敬她,崇敬她。希望艾老师保守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自己。”
    
    她说:“希望出来以后可以和武汉的朋友们再次乘船、渡江,一起去街上拍照片”。“在武汉是一段珍贵回忆,希望重温在武汉和朋友们的美好时光。”
    
    会见结束的时间临近了,看守所走廊处白衣人员不时进来催促。
    
    虽有千言,却是无语。
    
    匆匆道别。
    
    出来到浦东看守所的办理会见窗口,工作人员说判决生效后律师不能再要求会见了。家属本来可以见,因为疫情哪怕是视频会见也需要有关部门批准。但也不说是哪个有关部门。
    
    如果外面要交付衣物,需要在看守所的当事人先写接济单申报。
    
    在会见时张展说,圣经不能接收,除非小说之类读物。
    
    这次会见,张展说:“以后的路会比较难走。”
    
    但愿上帝祝福张展。
    
    祝福张展的妈妈和他们家庭。
    
    感恩大家一路相伴!
    
    一同守望她健康归来的一天!
    
    

    张展案开庭翌日与张展妈妈邵文侠女士合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21/01/2021011720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