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博讯2020年06月02日发表)

    

    
    (法广RFI 杨眉) 周二各报有关中国的报道涉及多个领域,法国的地方大报《西部法国》刊登了法国知名地缘政治学者法国智库蒙田学院的特别顾问多米尼克 默瓦西(Dominique Moisi)的评论文章,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文章开门见山地指出,西方如果从此与中国分道扬镳,代价将十分昂贵,问题并不在于是否应该与中国反目为仇,各奔东西,而是在于应该如何调整与中国的合作。
    
    文章指出,北京政府在耐心地等待之后,利用全球各国政府忙于应对新冠危机的机会加速对香港的收管,撕毁1984年中英针对香港回归而签署的联合声明。因为北京方面已经意识到,今天的西方不再是1938年或者1968年的西方,不会因为香港而揭竿而起。而且北京十分明白,血腥镇压可以帮助守护政权。1979年,也就是八九六四运动爆发的十年前,伊朗国王就是因为拒绝向民众开枪而不得不流亡他乡。
    
    那么,应该如何应对一个修正主义的中国?作者认为,在出台对策之前必须首先对今天的国际形势做出准确地评估。虽然,北京无视一国两制的行为同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相对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欧洲是否也可以如同当初制裁俄罗斯一样对待中国?作者认为,西方对俄罗斯的依赖同中国不可同日而语。过去,世界可以离开俄罗斯而继续生存,但是,今天,如果象某些人说的那样,与中国切断关系,那么,代价将十分昂贵。所以,作者认为,问题的关键是必须调整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必须摆脱对中国的过渡依赖!而要达到此一目的,意味着必须欧洲内部必须首先团结一致。与中国在科技,经济以及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并没有结束,欧洲必须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中国今天的行为虽然越来越接近当初的俄罗斯,但是,中国并不是俄罗斯,因此,欧洲应该采取的对策也不应该仅仅是一味地遏制,或许欧洲也应该同中国人一样从长计量,制定出长远的规划。
    
    如果说这篇文章带有明显现实政治色彩的话,观点周刊网站的同一内容的文章则立场更加鲜明。
    
    中国如何一口一口地将我们蚕食!
    
    文章的作者是在舆论界活跃了几十年的资深评论员吉索尔曼(Guy Sorman),文章的标题是:中国如何一口一口地将我们蚕食!作者指出,中国政府利用新冠危机的机会,对内对外加强监控,而西方却坐视而对,束手无策。
    文章详细解释了所谓沙拉米战术,也就是切香肠战术的来源,指出这是独裁政府一步一步的消灭异己而达到集权目的的惯用手段,在过去,希特勒,斯大林都是使用了类似的战术,今天中国政权也使用了同样的战术。对内一步一步的消灭异己,从刘晓波,到非政府组织,维权律师,再到新疆维族人。对外,香港,台湾,南中国海,一直到世卫组织,再加上朝鲜,以及中国对欧美的间谍活动。中国政权从长计量,而西方国家却似乎束手无策,除了一个张牙舞爪的特郎普之外,缺乏协调一致的对策。
    
    作者随后笔锋一转指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切香肠战术最终失败的原因无外乎两点:其一是内部的反抗,其二则是由于政权的贪得无厌。至于内部反抗,中国国内的民众揭竿而起的可能性目前看来似乎是微乎其微,除非中共政权内部出现内斗,正如当初的前苏联一样。至于中共政权的贪得无厌是否会导致北京全面吞噬香港与台湾?正如当初希特勒入侵波兰一样。作者认为,倘若果真如此,美国与日本届时无疑会做出反应,而欧洲到目前为止仅仅做出了几乎无声的抗议。这不得不令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令人费解的倒不是中国,而是始终麻木不仁,无动于衷的欧洲。西方作为一个整体似乎急需精神分析专家的治疗。
    
    此外,中国新疆自治区副主席遭贪腐起诉以及台湾为靠近美国而付出沉重的代价等等议题是费加罗报以及挑战网站的关注议题。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20/06/2020060223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